《血未冷,大圈》
第390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照片最后,掉落出来一张纸条,纸上写着一行字。
  “大圈的人,你们应该知道我扣下这些人是什么意思,三天后问题解决不了,我再给你们传过去一些相片······洛杉矶的海很深,扔下几具尸体也掀不起多大的浪花”

  魏丹青颤抖着手指着这些相片,咬牙说道:“丧心病狂了是么,好,好,好······”
  魏丹青一连说了几个字就没再往下继续说了,黄连青轻声说道:“叔,跟我去见我爹地,还有,这件事别让安邦知道”
  “呼”魏丹青点了点头,说道:“我心里有数,他那边得瞒着才行,放心吧”
  黄连青开车,载着两人前往黄子荣的公司而去,到了公司下面的时候,时间还没有八点,黄连青下车后说道:“叔,你俩在这坐一会我爹地应该还没有过来,我去买一点早点”
  魏丹青摆了摆手,她走后张来旺就问道:“冲着你来的,还是真的就因为赵宗德的原因?”
  魏丹青寻思了一会摇头说道:“我出来的事那边没人知道,也没有露出消息,赵宗德又不知道我是谁,所以奔着我来的可能性非常小,不是这个原因,应该是单纯的赵宗德撑不住打击跟上面的人开口了,要真是奔着我来的,沈天养可就不光是单单的就插这几刀了,这些相片里肯定是一堆的尸体了,而不是说什么三天之后了”
  张来旺顿时松了口气:“不是就好,不是就好”
  魏丹青犹豫了一会,拿出大哥大按动着一个他平时很少打出去的号码,电话拨过去没有多久,对方就接通了。
  “魏爷?”电话里的人声音很年轻,也带着一丝喜悦:“您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香港那边才早上吧?”

  魏丹青声音轻柔的问道:“这边还早,很长时间没有过问你们了,你们那边怎么样了?”
  洛杉矶唐人街,临近街尾,有一家普通的中餐馆,餐馆门面不大里面只有六张桌子,但收拾的非常干净整洁,布置的很有中国风的味道。
  餐馆吧台,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趴在吧台上,手里拿着电话正一脸笑意的跟里面的人说着话:“还好,开始有点不太习惯,不过几个月过去就好多了,您每月都给我们汇来一大笔钱足够开销用了,而且餐馆的生意还可以,我俩过的挺好的”
  这青年的旁边,站着个大概只有十来岁不到二十的小年轻,剔着精干的短发,手插在口袋里歪着脑袋听着里面的人在说。
  讲电话的青年伸手扒拉了下他的脑袋,然后笑着说道:“魏爷,您是不是有事找我们啊,不然您可轻易不会给我主动电话的”
  “哎,苦了你们这两个孩子了······”

  这青年笑了笑,说道:“魏爷别这么说,要不是你们我可能还是个拎着刀在街头砍人的小马仔呢,他也肯定还是那个小要饭的,您给了我俩很多东西了”
  电话中魏丹青,叹了口气,难得的露出了一副犹豫的态度:“本来,我打算最近几年内都不用你们两个的,过段时间再说,但现在来看,家里有麻烦了”
  “唰”这青年和旁边的人两人同时一愣,随即反应很快的说道:“是和洛杉矶这边有关?”
  几分钟之后,这青年挂了魏丹青的电话,斜了着眼睛看着面前不太爱说话的小年轻,轻声说道:“沈天养,唐人街的大佬之一,很有名啊!你肯定也听过吧?”
  这小年轻仔细寻思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伸出一根拇指比划了一下,那意思是沈天养在唐人街属于这号人物。
  “当初在香港,周相晓对于我来说就是神坛上的大人物,别说杀他了,我都觉得自己一辈子可能连个说话的机会都没有,我更从来都没有想过一天他会死在我们的手里,所以说啊······这世上一切皆有可能,而只有你想不到的”
  多年后有位体育明星进入商场,有一句广告词一连多年都流传于坊间,其中说了一句话叫一切皆有可能。
  这句话用在这两个年轻人身上最为恰当不过了,当初他们两一个是街边的小乞丐一个是最不入流的小马仔,但谁都未曾想到的是,就是这两个人成为了香港社团界的一个传说,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人热聊的话题。
  这两个青年,就是当初在旺角杀了周相晓然后就一直消失了的陈小文和于战北!
  杀了人后,陈小文当场就趁乱逃脱了,随后于战北被抓但却被李朝阳以他在大陆犯事的缘由给从香港警局里要了出来,从此陈小文和于战北就鸟无踪迹了,谁也不知道他俩去了哪里,就连安邦和老桥都不知道,而魏丹青也从来都没有提过这个事。

  时隔一年,一年前于战北和陈小文弄了个假身份辗转两月最终来到北美洛杉矶,然后就扎根在了唐人街。
  香港,少了两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愣头青,洛杉矶却多了两个陌生的他乡人!
  挂了魏丹青的电话之后,陈小文和于战北就来到餐馆后厨,一个厨子一个洗碗的大妈还有一个服务员正在里面休息。
  “啪,啪”陈小文拍了拍手,然后从身上掏出一叠钞票放在了台子上:“王哥,刘嫂还有小良,这是这个月的工钱,你们拿着”
  叫王哥的厨子看了眼台子上的美钞,不解的问道:“小老板,还没到发工钱的时候呢,你这是·····”
  陈小文呲牙笑了笑:“没事,先拿着吧,对了,你们先干着,我和小北要出去几天,这几天店里你们就自己照顾着哈,等我俩回来再说,行么?”
  陈小文说完就拉着于战北从后厨里出来了,然后来到餐馆后面,这里有一间房,是平时他俩住的地方。
  陈小文回到房间里后,就把卧室里的床给推开了,然后刨开地砖从里面挖出一个箱子,打开后箱子中露出一叠码放的整整齐齐的美钞,至少要有好几万了,这些钱是这一年中魏丹青资助给两个人的,让他们能在洛杉矶很好的存活下去。
  “不回来了,是么?”一直沉默的于战北忽然开口问道。

  陈小文的手一顿,愣了愣后摇头说道:“当然不回来了,不然我把钱都取出来干嘛?也可能······是我们没有机会回来了”
  “哦”于战北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随即就没有反应了。
  这是两个很奇怪的青年,年纪都很轻一个二十刚出头一个还没满二十岁,原本两个人是不可能相交的两条平行线,但却因为机缘而凑在了一起,从此以后陈小文和于战北就扎堆生活在了一块,达到了如胶似漆的状态,并且还由此衍生出了一幕接着一幕让人惊叹的传奇。
  后来,安邦就曾经评价过他们一句话,大圈因为他们而精彩了!
  取完钱后,于战北就和陈小文出了餐馆,然后两人来到唐人街一条胡同里很不起眼的一间小店外,这是一家枪店。
  在亚洲一带,枪店只能属于传闻中的东西,但是在美国枪店就和便利店一样,有执照和黑的枪店遍地都是,买枪就和买烟一样方便。
  “啪”陈小文从身上掏出一叠美钞数了数之后,放在柜台上,里面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抬头耷拉了钱一眼:“型号,配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