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948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直到后来山海界大变,神农氏封锁山海界,巫族在世间已近乎灭绝。与此同时,又因妖帝夋和帝喾的争斗,导致殷商之时,血祭之礼盛行,存留世间的太岁,几乎尽数被转化成了真龙脉。至此,巫炁在世间也濒临绝迹。
  回到我自己身上,一直以来,因为身份特殊,所以我的修为增进,南宫远比我自己更加上心,所以他才会暗中布置一切。
  他此时的苦笑我能理解,甚至他暗中布置的一切,我也都能理解。但问题是,通过这般伤及无辜的手段制造出来的太岁,即便让我成功进阶阳神天师,也与我的道不合。所以,哪怕有阳神天师的诱惑在,我也断然拒绝,根本没有丝毫犹豫。
  当然。我拒绝的原因,除了此事不合道义之外,还有就是,我完全可以去泰国大王宫,寻找那里的太岁,以此来突破阳神。南宫残害这么多无辜性命,在我看来,根本没有必要。
  我将心中的想法告知南宫,他听完之后,却摇了摇头,告诉我说,他不知为何会有太岁流落域外,但此事没有确定之前,他无法判定那太岁的存在,所以,那个太岁也根本没在他的考虑之内。
  他这么说。的确也有几分道理,但在我看来,当初那黑衣阿赞阿拉提说起九灵之力,绝非无的放矢,一切自有根由。

  退一万步说,即便那里的太岁真的不存在,世间也无绝人之路,终究还是能在他处寻到太岁。
  就像小金。就像尸阴宗里的天道之尸。世界太大了,即便经历了数千年的沧海桑田,终究还是有些遗世的角落里,存在着被这个世界意外之人或物。
  就像我、就像南宫,还有祭祀恶灵。
  听我这么说,南宫终于叹了口气,摆摆手,不再提及此事。
  兴许是我提起了祭祀恶灵的缘故,南宫有些慨然的对我说,算起祭祀恶灵,巫族之人存留至今者,据他所知,只有区区五人了,不过一掌之数。
  他说起巫族之人,我却来了兴趣。一直以来,南宫都没有说过他自己的身份。此时才终于确定他是巫族后人,而另一个,王灿所在的九鼎家族,也算是巫族之人,但这中间,胖子父子又是异数,他们两人只能算是修行巫炁之人,却算不得巫族。
  王灿父子。加上南宫,我所知巫族只有三人,至于剩下的两个却是不知了。

  问了南宫之后,他笑着告诉我说,蚩尤也是巫族之人。听他这么说,我愣了一下,旋即才反应过来,历史记载,似乎蚩尤的确也是炎帝部属,这样算来,归于巫族似乎没错。但问题是,祭祀恶灵自己却说,他乃妖帝夋麾下大将。
  这个问题询问南宫之后,他摆摆手不愿多提,只说蚩尤的确是巫族,只是跟随妖帝夋罢了。
  他不愿多提,我也便没再多问,只是算上祭祀恶灵,也才四人,我便又问他,最后一人是谁。
  南宫这时却神秘的笑了笑,说这个人我也认识,而且地位崇高,还与我关系特殊,但此时他却不能告诉我。

  我心下好奇,细数身边之人,却没发现有谁符合他的说法,等意图再问时,却良久没有得到回应。我转头一看,不知何时,南宫身影已经消失不见,竟是悄然离开了。
  南宫向来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此时忽然消失,我心中并不在意。而让我在意的,则是他方才说的最后一人。
  从以往相处来来,南宫虽然也有事情瞒着我,但他却极讲原则,能告知的不许我问便会告知,不能说的根本提都不会提,很少会像今天这样,话说一半,故意卖关子。
  寻思片刻,我也没弄明白最后一个巫族之人是谁,但想了想,此事似乎跟我关系也不大,于是我便摇摇头,将其丢到一边,不再多想。

  收拾好心情,我一路回到山下。此时方敏已经醒来,只是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先前被袁老爷子扯出一缕魂魄,看来一时半会儿还难以恢复。
  而明觉和尚见我归来,则是连忙带着众位僧人朝我躬身施礼。继而说道,“施主大善,定有福报。”
  他倒是机灵,也不问结果,张口便是恭喜的吉利话。
  我微微颔首,也没有拘礼。从心地来说,我此番作为。的确是在行善事。佛家割肉饲鹰那般残酷的善举我做不来,但利己的同时,尽量不残害他人,应当是一个人最基本的善恶观,我自己也会遵守。
  随手将先前那几人的魂魄取出交给明觉,我对他嘱托道,“这是那四人魂魄,他们皆因此时枉死,魂魄难入轮回。我想拜请大师作法将他们超度。大师佛法高深,定能消除他们的怨念,送入九幽轮回之中。”
  明觉听我这么说,面有愧色,连呼过誉,念叨一番之后,才将这些魂魄收起,说是这些人命格特殊,需要送回寺庙之中才能超度。
  我原本是想自己将这些魂魄超度,但一般来说,佛家精于此道,让妙觉做,效果却是比我更好。另一方面。先前我吸收了那些巫炁之后,此时随着体内周天运转,已经逐渐吸收,此时已经隐隐有突破的迹象,我必须得尽快安顿下来,梳理体内气息才行。

  说定此事之后,明觉又和我寒暄了几句,留了联系方式之后,这才带着一众僧人离去。我则是将方敏扶到车上,送回家之后,自己找了个酒店住下。盘坐在酒店房间床上,开始梳理天脉内的充盈巫炁。
  这一番打坐,转眼便是数个时辰过去,我终于将体内巫炁梳理完毕,而修为也趁机一举突破了印章后期。
  突破之后,我本准备安定下来稳固根基,但体内巫炁依旧翻滚不息,从袁老爷子身上吸收来的巫炁,显然还没有用完。
  上次冒然突破险些入魔的情形还历历在目,但此番情况不同,这段时间内,我用了大量时间固本培元,修为早已印章中期圆满的情况下,迟迟压制着没有突破,本身根基已经牢固打下,此番突破到印章后期之后,天脉内气息流转并无任何迟滞之处,显然不虞有再次入魔之忧。
  于是思索片刻之后,我便咬咬牙,继续梳理体内巫炁,往着印章圆满突破而去。

  因为体内巫炁充足,印章境界之内,又无什么壁垒阻挡,所以几个时辰之后,我便长长吐出一口白气,修为也正式攀升到了印章圆满的境界,距离阳神只剩下一步之遥!
  怪不得南宫有信心利用袁老爷子制造出太岁,让我直接进阶阳神。实在是袁老爷子身上的巫炁太过庞大,仅仅是我吸收的这一部分,便足以支撑我突破到印章圆满,接下来,吞噬太岁之后。进阶阳神也是应有之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