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后帮老公开车赚钱,却接到了老公和怀孕两月的小三》
第10节

作者: 萌妞坑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路哭着说:“阿姨说的,只要你还在,只要妹儿还在,房子车子票子又算得了什么?她希望你能平平静静的接受离婚,不吵不闹的去过自己的日子,折腾回来的只能是钱,不可能会有情分。”

  这番话我思索了一晚上,第二天,我在张路的帮助下,将自己打扮的利利索索的,站在民政局门口给沈洋打了个电话。
  沈洋赶到的时候,身边还带着余妃,被张路拦了下来:
  “离婚可以,但转头离了又结,绝不可能,我们家黎黎离了婚就等于死了男人,再怎么着也得把头七给过了才行。”
  沈洋不理会她们两个人的争吵,递给我一份书面协议:“看看吧,如你所愿的话就在上面签个字。”
  我拿着手中的协议,感觉从脚底里冒出一股寒气来,直逼心口,生疼生疼。
  日期:2018-06-11 16:19:15

  沈洋冷笑一声:“很意外是吧?”
  我的手勉强能写字,但是手腕一直在颤抖,沈洋在一旁解释:“是我爸的意思,他坚决要给你十万块钱的补偿,但是他并不知道这份协议,请你以后不要出现在我爸的面前,更不要说起这份与妹儿一刀两断的协议。”
  我原本已经妥协了,不管我签什么样的协议,妹儿终究是他的女儿,我割不断他们之间的父女情。
  但是我看见刘岚用手写下的声明,字字句句都迫不及待的想和妹儿划清界限,那一句十万块割断父女情,尤其的寒心。
  沈洋却一脸不耐烦的催我:“签个字婆婆妈妈什么,快一点,我答应妃妃下午陪她去逛平和堂。”
  领证,离婚,一气呵成。
  沈洋没有半点留恋,出了民政局的大门后搂着余妃上了车,扬长而去。
  我看着沈洋远去的车影,突然叹了一口长气。
  张路一直在安慰我:“你想哭的话,我带你去个地方。”
  我转头对着张路笑了笑:“不了,我们回家吧,我的手还不能拿刀,所以你今天要帮我把那只鸡杀了,我们做一顿好吃的庆祝庆祝”
  张路茫然的问:“庆祝什么?”
  我摁了摁张路的脑门:“傻呀你,庆祝我终于从保姆的行列成功的挤入青春美少女的行列,哦不,应该是时尚辣妈的行列,不过在此之前,你得先去做一件事情。”
  日期:2018-06-11 16:59:15
  张路被我推着走了两步,回头问:“你这病人怎么力气这么大?你让我去做什么事情?”
  我指着对面那条街:“拐弯右转五十米,有一家花店,你送我一束花,然后再左转十米,有一家仟吉蛋糕店,那里面的提拉米苏味道超级棒,你去买,快去快去。”
  张路有些担忧的问:“你一个人,确定不会想不开?”
  我瞪了她一眼:“你想什么呢?我的卡里刚到了十万块,十万啊,那可是我要喝多少吨酒才能赚回来的钱,我还没大手大脚的花呢,舍不得死的,你放心。”
  张路鄙视的丢下一句:“没良心的女人,这个时候只顾着自己花天酒地,你就不能说是为了妹儿才更要好好的活着吗?”
  我哈哈大笑:“路路,我发现你一点幽默细胞都没有。”
  张路给了我一个大白眼,三步一回头的走了,我站在车来车往的十字路口,心底里翻滚着的滋味,一言难尽。
  艳阳暖暖的照在身上,我用左手摸了摸自己的右手,真凉。

  这段婚姻也跟我的手一样,凉的骨髓里都透着疼痛。
  往左还是往右,我茫然的分不清哪儿才是我该走的道路。
  把张路支开仅仅是想透口气,走出民政局的那一刻,我的眼角一直在抽搐,但是的一直在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在他们面前哭。
  忍的太久了,此刻想哭却哭不出来。
  张路果真买了鲜花和蛋糕,还扬言要不是我身体不好的话,她很想把以前的哥们姐们都约出来庆祝一下单身派对,离婚后的五天内,张路寸步不离的守在我身边,童辛和关河也是一下班就往我这儿跑,每个人盯着我,生怕我会做出半点伤害自己的事情来。

  于是我对着他们强颜欢笑了整整五天,第六天,童辛和关河回老家一趟商量两个人的婚事,张路也被自己心仪的帅哥约出去花前月下了,我终于安安静静的坐在客厅里,看着这个家再没有关于沈洋的半点东西,突然间大吼一声:
  “沈洋,见鬼去吧。”
  然后狠下心来删掉了我手机里所有与沈洋有关的合照。
  在我准备拉黑沈洋的电话时,电话突然就响了,我猛地将手机摔在了地上,没摔坏,电话挂电后又打来了一个,我忐忑不安的捡起手机接通。
  电话里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请问你是曾女士吗?”。
  日期:2018-06-12 08:36:00
  我嗯了一声,电话那端立刻换了人。
  “曾黎,结婚请柬放在你家门口了,怕你纠缠,我没敢让沈洋敲你家的门,请你明天中午十二点准时参加我跟沈洋的新婚典礼,你不会胆小如鼠,不敢来参加吧?”
  新婚典礼,我冷哼一声,毫不客气的指出:“对你而言是新婚,对沈洋而言,应该是二婚吧,你放心,我一定会带着厚礼前去的。”

  余妃大笑一声:“那就好,对了,我根据你的身材给你量身定做了一套礼服,沈洋说你家里从来没有像样的裙子,明天这大喜的日子,你还是稍稍注意点形象为好,不用谢我,礼服的钱是沈洋出的,要谢的话,明天祝我们百年好合的时候再谢吧。”
  我气得全身哆嗦,余妃还在电话那头温馨的说了一句:“晚安,前妻,今晚别失眠哦,睡前敷个面膜养养颜。”
  真是人至贱则无敌!
  挂了电话后,我心里的怒火熊熊燃起,但是这么多年了,我早已经习惯性的隐藏自己的情绪,一番抓耳挠腮之后,我还是迈开步子走向了门口,一开门,就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我家门口。
  是对门的邻居,他手中正拿着一张请柬。
  他门口还放着一只行李箱,看他一脸疲倦的样子,应该是出差刚回。
  我伸手:“喂,邻居先生,不好意思,这是我的。”
  邻居先生茫然的抬头,盯着我的脸看了很久后才憋出一句:“是你的吗?”

  我点头:“是我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