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144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熙柔低头瞅瞅,套上他宽大的T恤,在里面脱下“禁锢”放在枕边,然后拍拍身旁的位置说:“赶紧的,回来给我好好解释‘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有什么好解释的?”萧晋无所谓的耸耸肩,回到床上说,“刚才就讲过了,你和我很像,而且心灵比我还要自由,所以我很难对你产生恶感,信任你也是自然而然就产生的,没有理由。”
  “那难道你就没想过我会背叛你么?”
  “想过,但还是那句话,你和我很像,就算将来真的背叛了我,想必也不会伤害我太深,那样的结果,相比起你在背叛之前对我的帮助来讲,还是可以接受的。”
  陆熙柔眼中光芒一颤,立刻就快速的眨去,沉默片刻,说:“我明白了,你原本就是一个自由主义者,但命运把你丢到了囚龙村,让你遇到了周沛芹她们,从而不得不给自己背上一个又一个的包袱和枷锁,牵挂越来越多,这一生都不可能再肆意妄为的活着。
  所以,和你很像却又比你更加自由的我,就成了你寄托梦想的载体。你给我提供发挥才能的平台,让我有足够的资源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是在弥补你心中的遗憾,想看看我到底能把你的梦想实现到什么程度,想看我能不能活出一个你憧憬的未来,对不对?”

  “明白了?明白了就赶紧睡觉,再敢烦我,后丘给你抽成八瓣!”懒得再跟这个没事找事的死丫头废话,恶狠狠的警告一句,萧晋翻个身就闭上了眼。
  与此同时,夷北市中心的一栋高档公寓楼内,张安衾仍坐在电脑前,剪辑着白天拍下来的那些视频。
  忽然,她眉头一皱,像是发现了什么,敲击键盘让画面后退几秒,播放……然后再后退,放慢两倍的速度……四倍的速度……八倍的速度……直到慢了足足十六倍的速度之后,才定格在一个画面上。
  画面有些模糊,但仍能看得清楚,里面有个男人站在两名年轻姑娘的身后,他的一只手正呈残影的状态接触着其中一个女孩儿。
  那个男人正是萧晋,而那两个年轻姑娘,则是今晚宴会上突然屎尿齐流出丑的那两位。
  此时张安衾的眼睛已经瞪的溜圆,脸都快要贴到电脑屏幕上了,看一眼画面,再看一眼放慢的速度倍数,呆呆地说道:“好……好快!”
  片刻后,她猛地站起身,一掌重重的拍在桌子上,大怒道:“不对!怪不得他当时会笑的那么开心,原来一切都是他做的,这个……”
  “安衾,大半夜的不睡觉,你在干嘛啊?”这时,房门被推开,一个只穿着运动背心和短裤的年轻女子走了进来,一边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问道。
  “小姑,你快来看!”张安衾把女子拉到自己的桌前,将画面后退几秒,然后以十六倍的慢速播放了一遍,“一个大男人,居然做出这种卑鄙的事情,简直就是一只臭烂虾,靠杯!亏我还觉得他是一个好人呢!”
  女子将视频恢复正常速度又看了一遍,眉头就蹙了起来,神色凝重的开口道:“这是一个高手,安衾你认识他?”
  张安衾将和萧晋认识的过程、以及他说过的一些话简单讲述了一遍,然后气愤道:“干!明天我就去找他算账!”

  女子沉吟片刻,摇头说:“我觉得事情应该不像你讲的那么简单。”
  “小姑你什么意思啦?”张安衾指着电脑屏幕瞪大眼道,“证据确凿,事情就是他做的呀!”
  女子笑笑,将她的手拉下来,缓声道:“我没有讲事情不是他做的,而是感觉他这么做可能有他的理由。
  毕竟,他是从大陆来的,而且还是那个女明星演出团队里的人,除非他脑壳坏掉了,一点都不在乎演唱会的事情,才会在这么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惹事。而从你刚刚对他的描述中来看,他应该是一个聪明且冷静的人才对,没有理由会幼稚到做出这种卑劣的恶作剧来。”
  张安衾呆住:“那你是什么意思?要我当什么都没看见?小姑,你可是情报局的人,是人民卫士耶!怎么可以这么不负责任的?”
  女子脸一板,抬手就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佯怒道:“不敬长辈,该打!”
  “本来嘛!”张安衾委屈的捂住脑袋,“他一个大陆人,欺负了咱们夷州同胞,你不跟我同仇敌忾也就罢了,干嘛还要帮他讲话?”
  女子摇摇头,起身向房门走去,“我不是在帮他讲话,而是在提醒你这个白痴,在查清楚事情的真相之前不要妄下结论,更不要被情绪左右。好好想想,万一真的是你误会了,从而丢掉了近距离接触偶像的机会,不会后悔吗?”
  “他叫冈多劳特,夷州原住民,国语名劳新畴,是虹山矿业的董事长兼总裁,整个夷州大概百分之四十的煤炭和大理石资源都在他的手中。”
  第二天吃过早饭,贺兰艳敏站在陆熙柔的电脑桌前,死死盯着屏幕上的那张脸,眼中有痛苦和仇恨的火焰在燃烧。
  “他祖父曾是岛国占领夷州时任命的原住民部落总酋长,主要职责就是看管矿山和奴役族胞,后来岛国人退出之后,他祖父又捐献了大笔财富给当局,从而不但逃脱了制裁,还顺势接管了那些矿山。
  到如今,夷州小朝廷两党都有不少人接受过他家的政治献金,所以他在这里的地位很高,隐性权力也很大。比如他所居住和拥有的虹山山谷,当局对外宣称那里是军事禁区,不管是谁,进去之后死了都是白死,但里面却只有劳新畴本人的私人武装。”
  “好了,小柔,把照片撤掉吧!”见女孩儿的身体都开始抑制不住的颤抖起来,萧晋就上前拉着她在沙发上坐下,柔声安慰说:“可以了,有这些资料就足够了,剩下的交给你小柔姐姐就好。”

  陆熙柔不满的翻个白眼,但也没有反驳,只是开口道:“我觉得这有点不符合逻辑。你要说这个劳新畴家族一开始就是贩毒的,然后靠金钱开路,一步步洗白自己进入夷州的上流社会,这才合情合理,哪有从爷爷那一辈就很有钱,富了三代突然开始作死贩毒的?”
  “因为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时候,夷州当局秘密执行了一个名为‘火山’的计划,企图趁当时大陆风云激荡无暇他顾的时候,利用丨毒丨品全面腐蚀大陆军民,就像当年的鸦片战争一样,而这个计划的执行人之一,就是劳新畴的父亲。”
  贺兰艳敏回答说,“万幸的是,第一批丨毒丨品还没有起运,海那边的动荡就戛然而止了,所谓的计划也就没有成功,但它却也没有被放弃,只是夷州当局不再投资,也没人再提起它,像是选择性把它遗忘了一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