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后帮老公开车赚钱,却接到了老公和怀孕两月的小三》
第9节

作者: 萌妞坑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岚着急忙慌的跟了出去,连高跟鞋都来不及穿上。
  我也想起身的,被童辛拦住了:“黎黎,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不想离婚吗?。
  日期:2018-06-11 13:19:00
  关河打人的那个下午,丨警丨察把关河带走了。
  童辛一点都不紧张,反而安慰我:“关河这不是第一次进派出所了,他有关系,很快就能出来,以前追我的男生也给他揍过,他就是这个暴脾气。”
  但是一晚上过去了,我们等来的不是关河,而是趾高气扬的余妃。

  她把离婚协议书啪的一下甩我脸上:“签了他,孩子归你,房子归你,欠款不用还,关河也不用吃官司,另外我会再给你一份额外的补偿,从今天起,你就是下岗职工了,所以,我们酒店招保洁员,一般人做保洁员只有两三千一月,你不一样,我给你一万一个月。”
  我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滚。”
  余妃白了我一眼:“都这个份上了,大妈,你就别死鸭子嘴硬了。”
  童辛上下打量了余妃一番,不屑的说道:“我们家黎黎可没有你这么不知廉耻的女儿。要谈离婚让沈洋自己来,哪轮的着你这个小三在我们面前耀武扬威的。”
  余妃冷笑着坐在椅子上,悠闲的翘着二郎腿:“怎么,难道你还嫌曾黎的衣服被扒的还少?”
  童辛扬起拳头:“臭biao子,要是让姑奶奶我查到证据是你下的狠手,我要你死的很难看。”
  余妃仰脸:“你尽管打啊,反正你男朋友一个人被关在派出所里也确实有些孤单,不过你可要想清楚了,沈洋被打的骨折了,还断了两根肋骨,现在还躺在重症监护室里,如果曾黎不想好聚好散的话,你们将要面临巨额的赔偿,据我所知,你和关河正准备买房子结婚吧?长沙的房价不贵,但对于你和关河这两个农村来的乡巴佬而言,着实不便宜。”
  日期:2018-06-11 14:19:00
  童辛立即将手垂了下来,忿忿不平的在病床前坐着。
  余妃骄傲的看着我:“曾黎,这离婚协议书,你到底签不签字?”

  我记得沈洋在向我求婚的时候曾经口头答应过我,如果有一天我们要分开,不管是谁的对谁的错,他都会将所有的财产都留给我。
  如今缘分已尽,他却步步算计我。
  如果我拖延下去的话,我能猜到下一步就是沈冰出来讨债,早上我就接到了经理的电话,说是本来要给我升职加薪的,但是我连家庭生活都应付不了,想必也成不了一个优秀的业务经理,加上公司正在大肆裁员,我的病情至少要在医院里躺上半个月,身上的伤口也会影响工作的形象。
  基于种种原因,公司将我裁员了,补偿了我三个月的工资。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余妃在里头捣鬼,但是我无力反抗。
  我的右手连握着眼前这支笔签下自己名字的力气都没有,我拿什么跟他们去斗。
  有道是biao子配狗,天长地久,我在心里叹息一声,点点头:“这份离婚协议书,我签。”
  余妃瞬间笑脸绽放,起了身将离婚协议书和笔都递到我手上,笑嘻嘻的说:“我就知道姐姐对沈洋还是有感情的,既然他不爱你了,你成全他也算是你大度,你放心,沈家不会再为难你,只要你签了离婚协议领了离婚证,你就是自由身了,姐姐你这么漂亮,肯定还能找到一个优秀的男人带给你后半辈子的幸福”

  童辛呸了她一口:“虚伪,绿茶婊。”
  余妃竟然没有生气也不反驳,脾气好的令人诧异。
  我的右手哆嗦的握着那支笔,抬脸睁眼看着余妃,一字一顿的说:“我签可以,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余妃的手突然就愣住了,笑脸也僵住了:“你有什么条件?”。
  日期:2018-06-11 14:59:15
  我嘴角一扬,面露微笑的吐出一句:“沈洋必须当着律师的面签下协议,沈妹儿归我。”
  余妃立刻松了一口气:“你放心,没人稀罕你闺女。”
  我冷哼一声:“我还没说完,并且沈家得公开登报澄清我是原配,因男方过错导致婚姻破裂,孩子改姓,沈家从此与妹儿一刀两断,再无瓜葛。”
  余妃面目狰狞的看着我:“算你狠,难道你想让妹儿从此没有爸爸?”
  我心里清楚,余妃对于我的这番话是欢喜雀跃的,毕竟她肚子里怀着沈洋的孩子,没有了妹儿这个拖油瓶,她和沈洋的日子要少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但是这一条在沈家是绝对通不过的,就算刘岚不念血缘关系,沈中也是万万不会答应的。
  或许在沈洋的心里,妹儿的存在无足轻重,但沈中的压力,他是无论如何都顶不住的。
  我用尽全力将手中的笔丢开:“我只有这一个条件,你回去跟沈洋商量吧,看你这肚子越来越大了,拖太久的话婚纱都会穿不下。”
  余妃捡起地上的笔:“我会说服沈洋接受你的条件,你就安心养伤等着我和沈洋的结婚请柬吧。”
  余妃走后,我在医院住了两天就出院了,张路也从我的老家回来,我爸妈都是老实本分的农村人,张路回来的时候给我捉了两只土鸡,带了几十个土鸡蛋,还有一张存折。

  日期:2018-06-11 15:39:15
  “黎黎,叔叔阿姨其实都已经猜到了,这件事情我没说什么,这是他们老两口给你的。”
  我躺在房间里,接过张路递来的存折,泪流满面。
  存折里有五万块钱,一部分是装修房子的时候老两口亲力亲为省下来的,另一部分是平日里卖些瓜果蔬菜积攒下来的,都是辛辛苦苦存下来的血汗钱,我拿着薄薄的存折却感觉无比的厚重。
  “我爸妈怎么知道的?”

  我实在忍不住,哽咽着嗓子问。
  张路来抱我,拍着我的后背说:“阿姨跟我说,你和沈洋结婚时,沈洋每个星期都会给他们打一个电话问候问候,你们每个月都会抽两天时间回家一趟,虽然在家里只住一个晚上,但好歹念家,但现在你们俩都已经大半年没回家了,沈洋也再没有给家里去过一个电话,叔叔阿姨就已经猜到了你们俩会有今天。”
  我也时常给家里打电话,但说的都是最近忙,忙着出差,忙着赚钱,忙着经营自己的小家,我真不知道父母原来会这么敏感。
  上一次给妈妈打电话时,妈妈在电话里反反复复的交代,两个人过日子要相互迁就,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
  那时候沈洋整天都嚷嚷着要开滴滴打车赚钱,我以为妈妈说的是沈洋想换一辆更好的车,所以给家里带来了经济负担,我就跟妈妈抱怨了两句,妈妈就在电话里头把婚姻的含义都给我说了个通透。
  “黎黎,离婚吧,你无法叫醒一个沉睡的人,也无法挽回一颗已经背叛的心,不如就放手,我听童辛说了离婚协议的事,有些人离婚分的是财产,但我更支持你分的是感情,钱没了可以再挣,感情分了就绝不回头,感谢他吧,他让你知道你的后半辈子值得拥有更好的人。”
  我很诧异张路的改变:“你回去了两天,怎么像变了个人似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