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181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鸥的俄语和阿拉伯语都是顶呱呱的,要不怎么叫女学霸呢?她随意翻译了几句,这回连伏兵都冒汗了:“我靠,这都什么人啊,我们随时可能遭到多国部队空军的攻击,分分钟可能没命,他们居然还有心情开玩笑?他们就一点都不担心吗?”
  曹小强说:“只怕人家根本就不知道危险为何物吧?”
  大家都只能苦笑了。苏联人————尤其是俄罗斯人是出了名的不怕死,不仅不拿别人的命当一回事,自己的命更不当一回事,越是危险的,越是别的望而生畏的事情他们越是兴致勃勃,变着花样作死,只要能弄得别的目瞪口呆他们就开心了。也许在这群货眼里,危险、规矩、遵守纪律之类的名词一律跟“放屁”划等号吧,真是一群奇葩!你见过哪国的飞行员敢灌了两瓶伏特加再上飞机的不?毛子的飞行员就敢,喝得醉醺醺的再上飞机,而且还能玩出普加乔夫眼镜蛇机动这等极高难度的飞行动作!指望这么一帮以作死为乐的家伙为自己的安全担心,还不如指望母猪上树好了。尤其是看到波琳娜箍住维克多的脖子,变戏法似的拿出一枚防御型手雷照着他的脑袋猛敲之后,大家已经基本确定,苏联人的字典里压根就没有“危险”这个单词!

  我的姑奶奶,这可是防御型手雷啊,会炸的啊!你敲得那么用力,万一爆炸了怎么办?不等多国部队的战斗机追过来,光是你手里那枚玩意儿就能将我们炸成碎片了啊!
  非常幸运,多国空军的战机也不知道是间歇性失明了还是眼界太高,看不上这区区三架直升机,这三架直升机一直没有遭到攻击,顺利的返回到巴士拉郊外的伊拉克空军基地。这个空军基地在不久之前刚被轰炸过,四条长达六千米的跑道上全是一个个一两米深、直径六七米的大坑,还有许多鼓包,那是反跑道丨炸丨弹撒下的子丨弹丨丸砸入混凝土跑道中鼓起来的,每个鼓包中央都有一枚子丨弹丨丸,这玩意不定时爆炸,而且采用极其复杂的反拆除引信,简直就是工兵的噩梦!有几个比较小的弹坑附近有着大滩大滩褐黑色的血迹,不用说,都是工兵在拆弹的时候丨炸丨弹突然爆炸,把人给炸没了。曹小强看着那几滩血迹直吸凉气,对萧剑扬说:“我的乖乖,当时只怕拆弹的工兵都给炸碎了吧?你看这血迹,溅射得二三十米内都是,真的是啥都没剩下了啊!”

  萧剑扬同样看着那一滩滩血迹,莫名的有种毛骨耸然的感觉。
  维克多凑过来,指着这条被炸得不成样子的跑道说:“这里原本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空军基地,所以开战之后多国部队空军没少过来轰炸,截止到现在,它都挨了两百枚航空丨炸丨弹,十几枚巡航导弹了,整个基地都给炸平了……你看机库、燃料库、指挥塔、雷达、飞行员宿舍什么的,都给炸平啦!不光炸,还撒了一大堆子母弹,这个空军基地彻底完蛋了,至少在两周内都没有办法投入使用啦!”耸耸肩,又说:“反正伊拉克人也没几架作战飞机了,瘫不瘫痪也没什么区别了。”

  好吧,毛子还真够乐观的……反正被摧毁的又不是苏联的空军基地,他们心疼个屁?直升机在一处还算安全的停机坪降落,那帮毛子冲出机舱嗖嗖嗖的往外跳,就连波琳娜也不例外。萧剑扬等人跟着跳出去,毛子们排一排,他们另排一排,那顺序基本上就是从低到高,伏兵是最矮的,一米六五左右,最高的是那个叫瓦罗的机枪手,一米八五,排成一排……哈,WI-FY信号满格呀!大家挺胸收腹,目不斜视,一个个精神抖擞,牛气冲天。那两架米-24武装直升机先后降落,舱门打开,几名同样武装到牙龈的苏联特种兵冲了出来,接着,一只擦得可以照见人影的靴子从舱门伸了出来,走下一位军装笔挺,但头发已经花白了的老军人。这位仁兄身高一米七七左右,身材高瘦,面部棱角像把工兵铲一样锋利,鼻子像鹰嘴一样高耸带钩,眼角已经生出了很多鱼尾纹,但是那双褐色的眼睛目光冷厉,来回这么一扫,那帮桀骜不驯的苏联特种兵一个个跟老鼠见了猫似的大气都不敢喘,就连波琳娜也不例外。几名中国小兵也是心头一震,暗地嘀咕:“这位老爷子是谁呀?那气场真够骇人的!”

  这位工兵铲脸大步走到波琳娜面前,盯着波琳娜,萧剑扬惊讶的看到波琳娜居然下意识的要往后缩……他心里暗爽: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你害怕的人!他这些天让波琳娜呛了个够,一肚子的火没地方发,斗嘴斗不过波琳娜,格斗更打不过波琳娜,别提多憋屈了,现在看到波琳娜吃鳖,他别提多高兴了。让他失望的是,工兵铲脸并没有动手教训波琳娜,而是问:“没受伤吧?”
  波琳娜说:“报告老教头,没有!”
  原来这位就是被她在直升机上说了一堆坏话的老教头,也难怪她会吓成这样。
  老教头问:“为什么不联系?”
  波琳娜一脸委屈:“美军电子战部队的电磁干扰太厉害了,再加上沙漠磁场复杂,电台经常失灵,我有什么办法嘛……老教头,我知道错了,回头我给你买一大箱的伏特加,你别跟我计较了好不好?”
  老教头叹了口气,说:“帕娃,你是我们连最优秀的狙击手,你的天赋让无数学员都望尘莫及,但是……你什么时候才能把你那野性子收一收?”
  波琳娜不吱声,低头找蚂蚁。

  看得出老教头也是那种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并没有表面上看上去那么凶,看到波琳娜不作声了他也没有再继续教训人,而是带着一抹微笑走向林鸥,说:“你们都是亚洲之鹰的队员吧?我叫科夫曼,帕娃的总教官和总指挥官。”
  林鸥看了一眼这位的肩章,好家伙,中校!她立正敬礼:“中校你好,我叫海鸥!”
  伏兵也敬礼:“我叫伏兵!”
  曹小强:“我叫灰熊!”
  萧剑扬:“47,毒箭!”
  科夫曼神色微微一动:“47?”
  萧剑扬说:“是的!”
  科夫曼说:“那你一定是同一期的学员里最优秀的那个了。”
  萧剑扬愣了一下:“中校你为什么这样说?”

  科夫曼说:“二十年前,我在远东蒙古方面军边防部队服向,跟一个代号47的队员交过手。我们两个步兵连追击他率领的越境侦察的小队,他让所有队员撤退,自己留下来断后,边打边撤,那两个步兵连试图俘虏他,一次次咬住,一次次被他甩掉,被他设的诡雷炸得血肉横飞。一直追到中苏边境,指挥官才骇然发现他已经损失了近四十名士兵了。”
  萧剑扬脱口问:“那后来呢?”
  科夫曼说:“他死了。眼看他就要进入中国境内了,指挥官放弃了抓俘虏的打算,机枪迫击炮一起开火,打了五分钟,我们冲了上去,这才发现他双腿都被炮弹炸断了胸部和腹部中了好几枪,都不成人样了。可是当我走近他的时候,他居然闪电般探手过来扣住我腰间一枚手雷的拉环用力拉开……当时我整个人都吓傻了,呆呆的愣在那里完全忘记了自己该干什么,只听到他说了最后一句话,那句话我这辈子都忘不了……他说:‘我没有做俘虏!’”说到这里,他仍然心有余悸的打了个冷战,说:“要不是班长眼疾手快,抢过那枚手雷扔到远处,我早就被炸死了。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这名士兵已经闭上了眼睛,神情安祥,就像是睡着了一样。他给我留下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打那以后,我便认定,编号是47的士兵,必然是你们最优秀的士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