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桃花满山开之失而复得》
第11节

作者: 八月寒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什么快递?是不是之颜订购的?”
  “不知道,夫人。”蓉姐也觉得奇怪,她来这里给沐总做保姆很多年,从来没在家里见过快递员,像这种富人区一般人是进不来的,快递一般都是放在物业管理处。
  日期:2018-06-09 14:54:24
  第九章
  003
  对方没有回答,而是看向了站在一旁的蓉姐,张沁立刻反应过来,“蓉姐,请你去超市帮忙买些牙膏和香皂,今天早上刚用完的还没来得及买。”
  蓉姐刚想说家里还有,不过很快就懂了夫人的意思,夫人跟这位快递员小姐有话要说,她这个保姆不方便在场,应声“好”赶紧出了门。
  “张沁同志,这是我的证件。”当两人再次坐好之后,年轻的女子从衣服兜里拿出证件递到她的手里,“我来自部里,有些袁成涛同志生前留下来的东西要转交给你。”
  张沁感觉自己颤抖得厉害,连薄薄的证件小本也拿不稳,一下子掉在地上,“对不起。”
  “没关系。”年轻的女子连忙弯腰捡起了自己的绿色证件本,心里也有些不忍,同情地看着这个强忍着眼泪的女人。
  虽说这样的场景她早已成了习惯,可是每一次遇到她都还会感到很难过:“袁晨涛同志留下的东西不是很多,部里的同志整理一下,能够交给你的只有这两样,这是他在与我们的人最后一次接触时写给你的信,还有这是他生前使用的手机,里面无关的内容我们已经处理过,只剩下一段视频,我们想那是他留给你的,现在交到你的手里,就当是个念想吧。”年轻女子双手捧着一个不是很大的盒子交到张沁的手上,“张沁同志,节哀顺变。”

  日期:2018-06-10 12:47:15
  第九章

  004
  张沁慢慢地打开盒子,只见里面静静的躺着一部旧手机、一个白色信封,还有一个黄色的信封,她颤颤抖抖地拿起其中的黄色信封,封面上打印着“张沁同志亲启。”
  见她有些疑惑,年轻的女子解释道:“这是部里的领导要我转给你的,里面有张银行卡,密码是你的最后六位身份证号码,每年都会打一笔钱进来作为你们以后的生活费。”
  “这钱我不能要。”张沁说着要将黄色信封还给对方,“当初我已经拿了局里给的抚恤金和安葬费,而且我也不需要这些钱,你们拿回去吧。”
  “之前的抚恤金是地方政 府出的,只是按照一般的工伤意外补助的,标准很低,这张卡里的钱是中 央政 府补助的,是袁成涛同志的女儿,袁思思的抚养费,直到袁思思大学毕业找到工作为止。袁成涛同志是国家的英雄,是民族的英雄,国家和人民永远记得他,你就安心地拿着,好好照顾女儿,抚养她长大成人。”顿了一会,年轻女子又说:“袁成涛同志的骨灰已经安置在国家公墓,等女儿长大了以后带她去看看吧。地址放在信封里面。”

  沉默了一会,见她的情绪似乎平静了不少,年轻女子起身告辞,张沁没有客气和挽留,默默地起身准备送她到门外,出门之前年轻女子似乎想到了什么,转过身来说道:“沐之颜是个正当商人,你放心地和他在一起。希望你和女儿能够幸福地生活,我想这也是袁成涛同志最大的愿望,请您一定不要辜负他。”
  日期:2018-06-11 08:12:42
  第十章

  001
  年轻女子刚一出门,蓉姐就走了进来,想来她根本没走远。
  见到张沁的情绪低落,蓉姐关切的问道:“夫人,你怎么了?需不需要打电话给总裁,让他回来陪你?”
  “不用,之颜的工作很忙,不要烦他。蓉姐,我很好,只是感觉有些累,想休息一会,等吃饭的时候你再叫我。”
  “那好吧,夫人,你上楼睡一会吧,等午饭时间我叫你。”
  张沁捧着盒子上楼进了卧室,把门关上,再也控制不住,躺在床上,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掉了下来。
  她不敢哭出声来,怕被蓉姐听见,就像大多数的黑夜里一样,默默流泪,泪水很快打湿了枕巾。
  直到蓉姐敲门来叫,说可以吃饭了的时候,张沁仍然呆呆地坐在床边,看着床头柜上的盒子,好几次她想要打开,却又不敢。
  听到蓉姐叫她下楼吃饭,张沁这才回过神来,赶紧进卫生间洗了脸,看着镜中的自己脸色很差,怕蓉姐瞎想,她还画了个淡妆才下的楼。
  不知是她掩饰得好还是其他的原因,蓉姐没有说什么。
  吃过饭的张沁靠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如同往常一样出去走了一趟。
  张沁已经不是二十岁的小女孩,知道情绪不好可能会影响到肚子里的孩子。
  现在自己怀孕六个多月,万一出了什么意外,不仅伤及胎儿,而且自己也会元气大伤,更何况她还有丝丝,所以自己绝不能出任何的意外。

  慢慢地走在小花园里,张沁感觉平静了不少,才回屋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不知不觉中想起了那一夜,瞬间泪流满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