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384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就是香港顶级商业大佬通天的能力,你只要是生活在香港有产业在,他们要掐死你真的不是什么难事,因为香港就这么大一点的地方,你有生意在就必然会和这些扎根香港几十年,已经达到金字塔顶尖的商业大鳄们有瓜葛,所以人家要对付你的话只需动一下嘴皮子让你的生意受到影响,你就难以撑得住了,而根本都不用对你喊打喊杀的。
  “咣,咣,咣”赵宗德愤怒的敲着会议室里的桌子,扯着嗓子喊道:“黄子荣这是要干什么啊?都神仙打架鬼遭殃,但我们却是鬼打架,他这个当神仙的居然还插手了,他插手了不算还把李嘉强给牵扯了进来,合适么?我就问你们,这合适么?”
  从赵宗德的角度来讲,确实不太合适,因为黄子荣和李嘉强的身份摆在那里呢,实在没必要对他一个社团的大佬下手,实在的,这么干确实有点埋汰不符合规矩。
  社团之间的冲突,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把这些顶级大富豪们给牵扯进来的,一是不合他们的身份,二是香港的富豪历来都不会参与社团之间的争斗,这似乎已经成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
  但话又回来了,黄子荣人家压根就没考虑这一点,他的出发点就一个,你惹我闺女不高兴了,我让你不舒服,怎么了?
  黄伟文沉默了片刻,皱眉叹了口气:“黄子荣不高兴了,是在为黄连青出气啊,我们对安邦下手让这个黄大姐非常的不满意,她是忍不住要拿我们来给安邦找法了”
  “,接下来怎么办?耀良.......”赵宗德抬头,问道:“生意那边,这次的影响有多大?”

  张耀良当即道:“马来西亚那批货是我们要发到香港的商贸公司的,时间规定是在半个月以内,从昨天被扣住开始到规定日期,我们还有十二天的时间,九龙城仓库的货我们要在七天之内接手的,这两个影响比较大如果同时违约了的话,我们大概要付出很大的代价,至少有八位数的违约金,至于其他的生意暂时还能拖一段时间,毕竟是双方合作的么,他们先违约的我们属于占理的,但是德哥,所有的这些生意绝对不能超过一个半月,不然我们吃不消的,黄子荣他亏的起,但我们不行啊”

  张耀良一席话,和生堂的人集体沉默,一个似难解的难题挡在了他们眼前。
  良久之后,赵宗德面无表情的扫了几人一眼:“有对策么?”
  黄伟文苦笑着反问道:“我们谁能和黄子荣还有李嘉强话?也许能,但人家会搭理我们么?最关键的是黄子荣刚刚出手,他不可能这么快就收回自己的话,那不是在打他自己的脸么?德哥,除非......”
  赵宗德扭过脑袋,着黄伟文欲言又止的半截话,忍不住的皱起了眉头,对方后半句是什么他自然清楚,但这却是个下策,不到迫不得已,赵宗德不会走这条路的。
  .U
  张耀良也明悟似的着赵宗德,轻声道:“总比我们被拖垮了强吧?要么我们托人和黄子荣去讲情,要么就是逼着他不得不放弃对付我们,只有这两个法子可以选了”
  “我再想想吧!”赵宗德烦躁的挥了挥手,然后起身离开会议室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
  “啪”极少抽烟的赵宗德,这个时候也在心绪不宁下,忍不住的点了根烟默默的抽着。
  同时,会议室里,和生堂的骨干们都默不作声,各人各有心思。
  张耀良是这些人里面心思最复杂的,他的脑袋中始终都在回忆着魏丹青过的那席话。
  “赵宗德,迟早有一天得把和生堂玩死在自己的手里!”
  同时另外一头,香港维多利亚国际学校门前。
  一个三十多岁的靓丽女子,靠在一辆丰田保姆车,鼻梁骨架着一副宽大的墨镜。
  这时,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拢着手,迈着步子就走了过来,主动和这女子搭了个话:“接孩子么?”

  靠在保姆车的女子,斜了着眼睛扭了下头,抱着胳膊没有吭声,墨镜虽然挡住了她一半的脸,但另外一半脸却写着不耐和不屑。
  这老头也不在意,继续笑呵呵的问道:“我听这个学校的条件不错,价钱也够高,一个孩子个一年都够普通人家生活一年半载的了,是这么回事么?”
  女子厌恶的了老头一眼,嘴里嘟囔了一句港版的国骂后,就朝着学校门口走了过去。
  这老头站在后面笑眯眯的也不生气,着学校的方向,这时已经有大批的孩子开始往校门口走了。
  十来分钟之后,之前那个女子领着一个胖乎乎的男孩走了过来,按了下车锁,拉开车门后就把孩子放了进去,然后自己走到驾驶位这边也了车。
  “哗啦”这时另一侧的车门突然被打开,一个身影突兀的就钻进了车里。

  “唰”那女子猛然回头,见居然是刚才和她搭话的那个老头就愣了下,呵斥道:“你谁啊,我的车干嘛,下去!”
  那老人眯眯着眼睛,轻声问道:“能问一下,你儿子是姓徐么?”
  从车下来的人,深深的了一眼徐正强后,两个带着匪帽的人就走了,徐正强和狱警的枪还没有掏出来!
  今天的海风略微有点大,跨海大桥下海浪翻滚,拍打着大桥的基石发出阵阵轰鸣巨响。
  徐正强和两个狱警麻木的着车外下面的涛涛巨浪,他们这辆车再被对方往前推送一段,此时他们就得被葬身在桥下了。

  半个多时后,交警和消防赶了过来,因为徐正强他们这辆车被严重挤压的变了形,并且另外一侧还嵌在了护栏,如果强行挪车救人的话,搞不好会连人带车都会导致发生二次事故,所以消防赶了过来准备拆卸车辆然后把人给拽来。
  当徐正强和狱警被揪出来的时候,人一落地腿就软了,这完全就是被吓出来的,他们三个要是直接被干死了那反倒是一了白了了,但被他么的这么一吓再想想后怕的事,那人的精神状态差点就处于崩溃中了。
  当徐正强和狱警准备被搀扶着准备送救护车的时候,一辆车子突兀的开了过来,然后直插着“嘎吱”一声急停在了徐正强的脚边。
  “唰”车窗降下,魏丹青叼着烟卷微微探出脑袋,抬头了眼徐正强,淡淡的道:“我叫魏丹青,你可能听过我吧?”
  “咣”徐正强等着猩红的眼珠子,一圈就砸在了车门,指着魏丹青就吼道:“你们是不是他么要疯了?啊,要杀我,是么?你知道我是什么人么,杀了我,你们大圈负担得起这个责任么?”

  “呼哧,呼哧”徐正强歇斯底里的吼着,喘着粗气,他是真的被吓怕了,生死两茫茫差一点就被推到了海里,刚刚那一刻徘徊在生死边缘,他几乎被吓的快要崩溃了。
  魏丹青右手夹着烟卷,皱眉指着他道:“有你的这么严重么?我就问问你,一个交通肇事罪能把人判死么?我告诉你,杀你不用力也他妈不用承担任何的责任,我只需要让人把今天的事在重新做一遍就行了,那结论顶多也就是个交通事故,能把谁给判死了么?大圈手下,有大把的人有胆子干这种事,顶罪这种最常用最简单有效的手段,你不会不知道吧?”
  “你······”徐正强惊慌的指着魏丹青,愕然无言以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