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383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崔正文皱眉道:“在香港,如果死了一个典狱长,那可是了不得的大事啊”
  “呵呵,他不用死,我也一样让他能为自己做过的事付出害怕一辈子的代价!”
  崔正文接着道:“人重新回到第二监区不难,他被调走明显是有诟病的,剩下的你们就得想着如何防着他回去之后不会被人再下黑手了,毕竟还有差不多两年左右的时间呢”
  “那也是几个月以后的事了,这个不用急”魏丹青摆了摆手,意味深长的道:“谁知道几个月之后又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的?毕竟这世,有太多的也许和如果会发生了,对么?”
  另外一头,老桥打听到李奎根本没跑,而是去了徐锐的修理厂后,就直接找了门。’
  老桥来到修理厂的时候,李奎和徐锐正蹲坐在桌子旁喝着酒,面摆着一堆廉价的熟食还有花生米和几瓶酒,两人明显已经喝到面红耳赤的状态了。
  当老桥闯进修理厂的时候,徐锐也正在给李奎着课,只是语气比较委婉而已:“奎啊,你今天的事办的太鲁莽了,魏爷都让你把枪扔了然后找个地方藏起来,你怎么就不听呢?你你要是出事怎么办,现在正值多事之秋啊,我们得听面的命令才行,如果你要是死在和生堂的人手里我们是报复还是不报复?你要是被抓了,我们是不是还得捞你?你,就这个节骨眼,再惹出什么事来咱们大圈的人头疼不头疼?”

  李奎低头抿了口酒,道:“我当时没想那么多,就是见邦哥在医院里被人给折腾的那么惨,就想着给他报个仇,至于我自己这边根本就没有考虑什么”
  “没考虑什么,你那脑袋里都是狗屎么,什么也不想?”老桥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指着李奎就破口大骂:“你能不能有点组织纪律性了,啊?你他么的当自己是三岁孩子呢,左耳听右耳朵就漏出去了,这几年兵都白当了么?服从命令,懂不懂?”
  李奎抬头了老桥一眼,没有吭声。
  “起立,给我立正”老桥咬牙吼道。

  “唰”李奎站起来,两脚并拢昂首挺胸。
  老桥直接就把裤子的腰带解开后就给抽了出来,那个年代在部队里,干部训斥下面的兵最常用的一种手段就是用牛皮的军用皮带来抽人,这种皮带抽下去不亚于给人一鞭子,牛皮又硬又皮实,基本抽几下之后人身就全都是血道子了,并且很长时间都难消下去,火辣辣的疼十分难忍。
  “啪”老桥真生气了,抡起腰带劈头盖脸的就抽在了李奎的身:“问你话呢,有没有组织纪律性?能不能服从命令?”
  李奎昂着脑袋,大声道:“能!”
  “能你不服从,还敢擅自行动?你知道就因为你一个人不听令,差点惹出多大的事来么?魏爷那边都发火了”
  老桥边边抽,四五下过去之后,李奎身带绿色的军服顿时就被抽出了几条口子,漏在衣服里的肉皮已经泛出了血印。徐锐在旁边忍不住的劝道:“老班长,差不多就行了,再抽人就给你抽废了”
  “我他么的就是要抽死他这个不长记性的!”老桥棱着眼珠子呵斥道:“就这样的,要是放到战场敢不服从指挥,还他么的能用皮带?直接一枪就崩死你了,我问你,抽你服不服?”
  “服!”李奎咬了咬牙,硬挺着道:“服,我也不后悔,邦哥被**害成这样,我能忍么?大不了就一命换一命,反正是战士就得死在战场,死了我也不怕”
  “你他么的死了也不是烈士,你光荣啊?”老桥听他的话,顿时就更来气了,手下的力道就忍不住的加重了几分:“你是有组织的,不是什么独行侠,你一个人出了事后面会有一堆人跟着担心,我们能眼睁睁的着你出事么?你死了不要紧,你连累到别人你不愧疚么?李奎,你要是能在大圈呆着就给我老老实实的,不能呆了,就趁早滚蛋,你不是我带出来的兵但我要赶你走,别人也他么管不了”

  “桥爷,李奎也是没想那么多,他冒险去杀赵宗德,不就是气不过对方下了黑手么,出发点是好的只是做法有点欠妥了”徐锐替李奎争辩了一句,这时候李奎身的血道子明显已经有点纵横交错了。
  “呼······”老桥吐了口气,收回皮带系好后,一脚就踹在了李奎的身:“他么的,老子没少收拾过你这样的兵痞子,在我手里你就是条龙我也得给你抽出筋来,能不能长点记性?以后能不能服从命令,听指挥?”
  李奎从地站起来,继续立正:“能!”
  “你他么的,真是气死我了”老桥幽幽的叹了口气,道:“行了,坐下吧别在那杵着了,来,接着喝”

  部队里就是这个风格,打你的时候都恨不得抽死你,整的跟杀父仇人差不多,但是打完了也能坐下来把酒言欢,甚至如果是了战场,当有子丨弹丨射过来的时候,还有可能先把你给扑倒然后再考虑自己会不会中弹。
  人生的四大铁中,只有战友之间的情义是真金火炼出来的,彼此性命相托,那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最真挚的感情。
  李奎被抽了一顿之后,就跟没事似的,坐了下来端起一杯火辣辣的白酒仰头就干了,然后畅快的抹了一把嘴巴子。
  老桥皱眉道:“没打死你,再把自己给喝死了?”
  “呵呵,疼啊,这不得缓缓么”李奎呲牙笑了。

  老桥叹了口气,举起酒杯跟他碰了一下,问道:“你从监狱里出来后最近我怎么感觉你有点不太对劲?次在酒吧里也是,要不是对方躲得快,你当场就一枪给人干死了,这次又是,怎么的?走火入魔了么?”
  李奎愣了愣,随即摇头道:“不知道,平时的时候都挺正常的,就是一有事时我就想忍不住的下死手,总想着一把给人干死就什么都利索了,事后我自己也知道不对,但当时就是忍不住了”
  “哎,你这是病啊,得治”徐锐忍不住的劝慰着道:“自己调节一下,你要真是一直这样的话,搞不好就只能把你送到援朝那去了,毕竟他那里杀人不用担心丨警丨察的问题,在香港可就不行了,你还得要来个二进宫么?”
  Zmp
  “呵呵,再进去?”李奎伸手敲着桌子,掷地有声的道:“我告诉你,我他么的就是死在当场,也不会让自己再进监狱了,我受不了那环境”
  李奎的话今天不是趁着酒劲出来的,而在以后的日子里,他也确实秉承着这个态度来生存的,我就是战死了也绝对不会给人再抓我的机会!
  纷乱的一天过去之后,第二天。
  黄子荣足不出户,在办公室里运筹帷幄,几个电话打出去之后就直接把赵宗德的脖子给掐住了,和生堂这边在今晨陆续接到了两批货被扣了的通知,同时还有几个和黄氏有瓜葛的生意被暂停了的消息,更让赵宗德恼火的是,那位李超人居然也给他来了一手,旗下公司暂停了和他的合作。
  黄子荣一记组合拳下来,和生堂顿时疲于应付了,两个香港大佬就只是动动嘴皮子了而已,就让他们这边脖子似乎被架了一把钢刀,不光疼而且还能要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