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382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奎见枪口伸出来后冲着的方向,就挪开步子躲了一下,同时手中的枪依旧不停的点射着车门。
  “砰,砰”车门飞溅起一片火星,里面的保镖咬着牙拼命还击。
  “下来人,快点,在停车库,我们别人给堵了”电话接通后,黄伟文就冲着话筒喊道:“告诉大哥,先别下来在公司里躲着”
  和生堂公司里,接到黄伟文的电话之后,不少人就开始往地下车停车赶,刚刚供完四面佛的赵宗德听到外面响起嘈杂的动静后,推开办公室的门就皱眉问道:“怎么回事,慌慌张张的跑什么啊?”
  “赵总,刚刚黄先生打电话来,他们在下面被人给劫住了,我听见电话里还有枪声·····”

  “唰”赵宗德顿时呆愣,不可置信的靠在墙,额头冷汗立马流出一道。
  地下车库,李奎站在车外,一枪一枪的点射着车门和车窗,压制着里面的人不能露头,几发子丨弹丨过后,撞针空响的动静突然响起。
  “咔”
  车里两个保镖听见后,下意识的就知道对方没子丨弹丨了,两人咬着牙直接直起身子,就要趁此机会来个反杀。
  但是李奎持枪的右手拇指轻点了下枪托,空了的弹匣掉落的同时他左手就把满弹匣推了去,换弹的节奏严丝合缝的把握着时间差前后出现空档的机会不到一秒钟。
  子丨弹丨再次推膛的时候两个保镖正好同时在车里直起身子,他俩刚要开枪,正是李奎换弹结束的时候,他见两个保镖露头之后,枪口轻抬了一下就锁定了其中一人的脑袋。
  “亢”一枪过后,一个保镖直接被爆头,李奎稍稍再次偏了下枪口又一发子丨弹丨洞穿了第二个保镖的头部。

  “踏踏踏,踏踏踏”这时车库电梯门打开,和生堂的人涌出来十几个,顺着枪声的方向就往这边跑。
  李奎皱眉连忙来到奔驰车旁,枪口就伸了进去,寻找着赵宗德的身影,但车子后座除了两个已死了的保镖外根本就没有赵宗德的影子。
  副驾驶,座位底下黄伟文听天由命的喊道:“我们老板不在车里·······”
  “砰,砰,砰”和生堂的人狂奔过来的同时,有人就朝着这边开了枪。

  李奎暗自叹了口气,收回枪后就闪身躲在了一辆车的后面,然后大踏步的穿插在车辆缝隙中朝着车库外快速移动。
  李奎就是奔着来杀赵宗德过来的,按照他的思维就是,既然他敢派枪手去医院,那自己也肯定有道理过来杀人,毕竟当人家给你一巴掌的时候你实在不应该只是朝人家吐几口唾沫就算了。
  走出地下车库之后,李奎边走边把手里的枪全都拆成了零件,一把仿六四让他没走几步就给拆成了零碎,然后这才随手扔在了路边的几个垃圾桶里。
  当天晚,李奎没有跑路,而是回到了徐锐的修理厂,还让修理厂的工买了点酒菜自己在屋里喝了起来,而根本都没有去想自己去杀赵宗德到底会带来什么影响。
  地下车库枪击之后,黄伟文就让人把车库给封锁了,并没有选择去报警,因为从他们这边考虑的思路来讲,报警其实也没有用,毕竟先前他们也派了枪手去杀安邦,对方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也算正常,在警方这里想把场子给找回来那就太难了,枪手肯定在第一时间就撤走了,而不会留下什么把柄让你去抓,那双方实在没必要在这扯来扯去的,当然了这个前提还是因为赵宗德没有悲戚枪杀掉。
  车库枪击事件虽然没有报警,但也通过其他的渠道传了出去,大圈这边得到消息之后,魏丹青就跟老桥道:“李奎怎么有点魔怔了?居然一个人就去杀赵宗德了?”

  老桥挺头疼的道:“这孩子之前心态就有点变化了,我多少察觉到了一点,但也没想到这么极端呢,哎呀,疏忽了疏忽了”
  “老桥啊,你去找他谈谈,让他遇事的时候先动脑再动手,这赵宗德没死还好,真要是死了的话那就不是报仇雪恨这么简单的问题了,枪杀社团大佬的事只能发生一次,再有第二次大圈就将会面临灭顶之灾了,明白么?”魏丹青慎重的提醒道。
  老桥皱眉问道:“有这么严重?”
  魏丹青眯着眼睛,再次叮嘱道:“只会比你想象的更严重”
  死了一个周相晓已经是大圈的极限了,如果再死一个赵宗德,这个锅他们绝对背不起。
  魏丹青没有点明是不想给大圈太多的压力,香港和字头的社团可不单单就只是香港这弹丸之地的社团那么简单,和字头面可是姓洪的,如此庞然大物恐怕吹口气就能让大圈烟消云散了,所以这也是为什么赵宗德如此嘚瑟,魏丹青还没有干脆利索干掉他的想法,就是因为隐藏着的这一点。
  “知道了,我这就去找他聊聊,顺便再把他给藏起来,放心吧政治课什么的我比较在行,毕竟干了不少年心灵沟通的工作了”老桥完马就找人询问李奎去了哪,问出人在修理厂之后就马赶了过去。
  这个时候,病房里的安邦也已经苏醒了,魏丹青和黄连青还有崔正文被警方允许和他见一面,时间不能超过十分钟。

  安邦醒来之后身体就处于透支和仿佛随时要垮塌了的状态,要不是当兵几年攒下的底子太好,恐怕换成是一般人的话就算不死也彻底成为半残的人了。
  K首;发;4
  安邦抽出手伸向了黄连青,黄家大姐红着眼睛就握了过来,坐在床边咬着嘴唇道:“你怎么样了,感觉好点了么?”
  安邦强笑道:“不好意思,让你担心了,我向你保证就这一次下不为例,我不会再拿自己的安危来让你担心了”
  黄连青摇头,眼泪潸然泪下:“不怪你,是他们做的太狠了,人都进监狱了还不打算放过,这次我什么也得替你讨个公道!”
  “呵呵,我媳妇就是有脾气·····”

  “咳咳,那个什么”崔正文忽然干咳了几声,插嘴道:“谈情叙旧的事以后再聊行么?咱们还有七八分钟的时间,点正事可以么?”
  安邦和黄连青都尴尬一笑,松开了手,崔正文接着道:“仔细下你的问题,然后我得要对症下药!”
  “几天前,我忽然从第二监区调到了四监区,当时有个叫林非的人直接告诉我他是许正雄的兄弟,要为他报仇,后来这间牢房里有个人告诉我,他们打算在监控死角动手,然后再伪造我越狱被警方击毙的假象出来······”
  “唰”三人脸色巨变,之前安邦在电话里的并不详细,只是轻描淡写的了一下事情的经过,给人的直观感觉是很危险,但还没到多么危急的地步,但现在听他亲口这么一才知道这事太玄了。

  要不是安邦吞了玻璃碴子吧自己给送进了医院,那恐怕他真的就死在赤柱监狱里了。
  黄连青用充满了极度怒火的眼睛了一眼崔正文,对方直接点头道:“先找一些和咱们关系可以的媒体,把这个丑闻纰漏出去,光是这个就够惩教署和赤柱监狱喝一壶的了,随后我们可以用监管不力来起诉狱方,我们虽然不能让典狱长如何,但也能让他疼一下”
  “典狱长那里·····”魏丹青背着手,脸色阴阴的道:“他那里我来就行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