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380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医生点头道:“虽然没有性命的危险,但病人的身体状况非常不好,之前他体内食道还有肠胃都被碎片划破了,刚刚动完手术之后还没有复原这些伤口又出现了大面积的撕裂,并且还伴随着失血过多的症状,虽然现在状况已经控制住了,但是要想康复的话恐怕得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了,他后背镶嵌了十几颗钢珠,很难在短时间内全都取出来,因为我们得考虑他另外伤情的原因,所以后背的钢珠要想全取出来的话,恐怕也得需要耗不少的时间,这么吧,病人在三五个月之内是别想从医院出去了,在这期间我们几乎每隔几天就得为他做一次手术,所以综合考虑的话我希望病人最好能转院,去医疗条件比较好的医院救治”

  黄连青回头了眼崔正文,对方点头道:“这个不难,我会诉到法院,以医疗条件不符合要求未规定,将人转移到养和医院”
  黄连青又回头问道:“医生,那还有其他的问题么?”
  “其他的问题没有了,需要静养休息就可以了······”
  安邦被推出来的时候人还是昏迷不醒的,这一番折腾让他没了大半条的命,所以此时状态起来非常的凄惨,脸全无血色,身到处都是伤口,有点气若游丝的架势了,起来让人非常的心酸。

  徐锐叹了口气,道:“过战场打越南鬼子都没有这门惨吧?却在这被人给逼成这样,这他么的哪理去啊”
  魏丹青眯着眼睛道:“理恐怕是不好了,我们自己找理去吧”
  安邦被送入病房之后,警方和赤柱监狱这一次则是联合派人来管了,并且防范措施极其的严密,因为这个时候两方谁都不敢马虎了!
  病房外面,黄连青给黄子荣打了电话:“爹地,人没事了,但病情比较复杂”
  “囡囡,情绪放稳一点,既然人没事那就好了”黄子荣在电话里听到黄连青话的时候声音有些哽咽,就忍不住的劝慰道:“你在认识他的时候就知道他是什么人了,所以他出现什么状况你都得有心里准备,明白么?”

  “嗯,我知道了爹地”黄连青声音低沉的道:“爹地,我得主动帮帮他了,不能让那些人太过嚣张太肆无忌惮了,要不是这次他运气好,人可能真的就······”
  “我不是了么,你想做什么就尽管去做,有事也不用担心”
  父女俩结束通话,黄子荣有点头疼的坐在办公室里揉着脑袋,忍不住叹息道:“女怕嫁错郎啊,囡囡你找了这样一个男人,就注定自己永远无法过平静的日子,哎!”
  黄子荣感慨玩,但神情瞬间转冷,他按了下直通秘书处的免提道:“让负责船运的副总还有商贸那边的经理来我办公室”
  “好的,黄总······”
  几分钟之后,黄氏船务下的一个副总和两个经理先后来到黄子荣办公室,黄子荣问道:“最近和生堂的公司有没有用我们的船运运货?”

  “几天前有一批货物在马来西亚装船,昨天还有一批货刚到九龙港口”
  黄子荣点着手指道:“扣下来,不交付”
  负责船运的副总顿时诧异的问道:“这个,我们单方面扣货?什么理由,黄总?”
  “我需要理由么?”黄子荣斜了着眼睛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后,又跟另外两个经理道:“还有,最近和和生堂的生意不管进行到什么地步的,一律搁浅,给我全都拖下来,终止,然后如果有人过问就不予回答,一问三不知能做到么?”

  三个人听完根本就不用询问,就知道肯定是和生堂哪一点惹的大老板不高兴了,完全是无理由无条件的就收拾你,黄氏船务根本不用担心什么违约和赔偿的问题,第二是因为做船运他们黄氏一家独大,也不怕你来和我扯什么,这就是垄断所能占据的优势,我随便收拾你你可能吃了苦还得自己往肚子里咽,哑口无言!
  黄子荣挥了挥手让副总和经理下去,随后又拿起电话拨了出去:“强哥,是我子荣啊”
  电话那头,李嘉强听到他的声音后就呵呵笑道:“有话快,我几分钟之后还有个会要开”
  “行,我就几句话,那个叫安邦的朋友你还记得吧?就是救过你家大公子的那个·····”黄子荣厚着脸皮道:“哎呀,因为这个朋友我家囡囡很不高兴,她不高兴我这个爹地也跟着火,强哥帮帮忙啊,给你大侄女撑个腰行不行?”
  李嘉强顿时无语的道:“孩子打架,你我出面合适么?不怕被人在背后指着骂一声为老不尊么?”
  “呵呵,我管他们谁骂我呢,只要不是当着我的面没让我听见就行了,我自己护自己的犊子,谁能拿怎么样?”
  李嘉强摇头笑了笑,道:“行啊,你都亲自给我打电话了,我能不给你面子么?”
  “好,谢谢强哥了,回头找你喝茶啊”黄子荣非常平淡的和李嘉强结束通话之后,就再也没有管这件事了,因为他两次操作下来,和生堂那边就能知道什么叫做疼了。
  按理来讲,这种事无论是黄子荣和李嘉强他们的身份地位都是不应该插手的,出去太不好听也没有理由,但这个时候黄子荣明显不想考虑那么多了,觉得很有必要敲打一下对方,你可以把人陷害进监狱,但背后还下黑手要人命,这个吃相就有点太难了。
  与此同时,李奎按照魏丹青的吩咐离开医院之后,并没有扔了手里的枪,也没有找个地方藏起来,而是坐一辆车去了尖沙咀。
  李奎出了医院之后就把枪揣在了怀里,并且非常从容镇定的就拦了一辆计程车跟司机去尖沙咀,语气中没有一丁点的波澜,仿佛刚刚在医院里他根本就没杀那三个枪手一样。
  这个时候的李奎已经在心里发生了某种他自己和别人都不知道的变化,白了就是有点神经质了。
  李奎在初期进入监狱的时候,那段日子过的是非常艰难并且难以形容的,因为大圈那时没有名声和实力,所以以大圈仔的身份进入赤柱监狱这种社团人士居多的地方,李奎就遭受到了很多有针对性的攻击,直到后来他拼命加以反抗,然后老桥和冯智宁他们也都进去后,这种状况才得以有所改观,但那个时候李奎的精神状态就已经出了细微的状况,只是他自己和大圈的人都没有察觉到而已。
  而李奎一从监狱里出来后,这种改变就彻底的爆发出来,处于一种压制不住的状态,就是他觉得在弱肉强食的这个生存法则下,人得始终当个强者才行,在他现在的世界观里,此时此刻就认为如果是敌人的话,最有效的手段就是先把你折服的怕了才行,你捅我一刀我给你一枪,直到有一方倒下了那才算结束。
  李奎发生的这种变化,只有老桥在几天前略微的察觉到了,但也没有太过留心,没想到的是那次在砵兰街酒吧堵完纵火犯之后,李奎的变化就更加的变本加厉,一直到这一次在医院里杀了三个枪手之后,他已经开始处于爆发的**点了。
  当安邦正在手术室里进行手术,大圈的人在外面等候的时候李奎独自一人乘坐计程车来到了尖沙咀,去了和生堂的公司,然后径直来到了写字楼下的地下停车库出口附近,藏在了监控死角的区域。
  同时,和生堂的公司里,此时也是一片嘈杂,医院发生的事已经传了过来,赵宗德正在和徐正强紧急的沟通着。
  “赵宗德,你办事能不能靠谱点?三个枪手去杀人,到最后全都让人当场就给打死在了医院里,我他么的当初答应你真是活见了鬼了”电话里,徐正强异常恼火的道:“惩教署刚才已经质问过我了,安邦现在正在手术室里抢救,等他出来的时候我要面对的就是兴师动众的问罪了,你告诉我这个麻烦,得怎么解决?一个渎职的帽子已经扣到了我的脑袋,这还不算大圈会不会报复我呢,你怎么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