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143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或许,在将来可能会出现一个能满足她们要求又很专一的男人,但不管怎样,先生都是独一无二的,那个男人再好,也不是他,就更不用说出不出现都还是个未知数了。”
  听到这里,罗小萌抬起脸,眼泪巴巴的问:“你是说,只要接受了他的混蛋,就能获得幸福么?”
  “不,你错了。”秋语儿摇摇头,为她擦拭着泪水道,“小萌,我跟你说这些,不是想让你学着辛总她们那样委屈自己,而是希望你能尽量冷静一些,多审视一下自己的内心,问一问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样的幸福。
  如果你更看重感情本身的体会,那就勇敢的去喜欢他吧,抛掉所有顾忌,尽情的去享受极致的甜蜜和痛苦;如果你确定自己无法跨过‘唯一’这道坎,只想像大部分的女人那样收获一份平凡安定的美好爱情,那就退后,不要再把心思放在他的身上了。”
  罗小萌低下了头,沉默良久才幽幽地说:“这也是能说退就能退的吗?”
  “总要试一下的,不是么?”叹了口气,秋语儿说,“遇到这种事,女人总是要对自己狠一些才行,就像董初瑶那样,她是先生身边唯一一个还不确定的人,所以选择了远赴海外,在一个与他绝对无关的地方慢慢思考。
  如果你也想要一个不受打扰的环境,我可以跟辛总说让你回大陆,不用担心这边,我自己完全搞的定。”
  罗小萌下意识的摇头,可还没开口,就听她又道:“别这么快就拿主意,回自己的房间,放热水好好泡一泡,然后躺在床上试着让自己平静下来,之后再去思考该怎么选择。”
  罗小萌迟疑片刻,问:“语儿姐,你也喜欢他么?”
  “喜欢,非常喜欢。”秋语儿干脆的点头,“但和你们的喜欢不一样,我的很简单,只要能跟在他的身边,通过为他做事来实现自己的价值就好,情啊爱啊什么的,对我而言并不是刚需。”
  罗小萌又迷茫了:“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要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贬低自己,他有那么好吗?”
  “你这个问题问错了人,不怕你笑话,我其实是一个做不到完全独立的女人,所以,在我的眼里,他就是最好最合适的男人。小萌,这世界上有很多事情,别人是给不了你答案的,只能你自己去体会和解决,明白么?”
  罗小萌似懂非懂,转身默默的走向卧室,到了门口又转过头来,问:“他不喜欢我,对不对?”
  秋语儿笑了:“从他一直都对你不客气的态度上来看,至少能证明他一点都不讨厌你,只是不想伤害你罢了。”吃饭的时候,贺兰艳敏全程都一副不在状态的样子,表现的很拘谨。萧晋知道她是还不太习惯以清醒的样子和自己相处,所以也就没跟她聊太沉重的话题,只捡了些家里孩子们的趣事逗她开心。
  吃过饭回到房间,萧晋见陆熙柔的鞋还放在玄关处的鞋柜里,就摇了摇头,让贺兰艳敏先在客厅等着,自己他则走进了卧室。
  果然不出所料,女孩儿已经钻进了被窝,衣服丢的地上到处都是,还欲盖弥彰的闭着眼睛发出沉重平稳的呼吸声。
  无奈的叹息一声,他把衣服都收好挂进衣柜,然后从女孩儿的外套里掏出一张房卡,就又走出了卧室。
  陆熙柔猛地坐起身来,直勾勾盯着房门的眼睛里满是寒光。
  “这一层已经没有了空余房间,看你的样子,如果让你住别的楼层,你肯定不愿意,所以,这是小柔的房间,你就在这儿睡吧!墙的那边就是我的卧室,有什么事随时都可以叫我,但我不建议你像以前那样跑来跟我挤哦,大姑娘就该有大姑娘的样子。”
  用房卡打开隔壁的房门,萧晋笑着跟贺兰艳敏开了句玩笑,又拍拍她的小脸说:“好了,到了哥哥身边就是到了家,什么都不要想,洗个热水澡好好睡一觉,明天再说明天的事。”

  “哥哥。”贺兰艳敏拉住他的袖子,微微有些忐忑的问,“我睡小柔姐的房间,她不会不高兴吗?”
  “不用担心,那丫头刀子嘴豆腐心,纸老虎一个,空有一副张牙舞爪的外在罢了。而且,不出意外的话,她今晚肯定不会回来住的,所以你就放心大胆的睡好了。”
  无奈的安慰好贺兰艳敏,萧晋回到自己房间,简单冲个澡,便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上了床。
  刚刚才躺下,陆熙柔就像条章鱼一样拱过来缠住了他。
  叹息一声,他说:“我昨天晚上一宿没睡,今天又忙活了一天,很累,你想留下就留下,别烦我行不行?”
  陆熙柔不为所动:“你一宿没睡可不是我害的。”
  “那你是不是非要害得我再一夜不睡才开心啊?”

  女孩儿嘻嘻一笑,抬起脸眨着媚眼说:“原来我的身体已经能让你心猿意马到睡不着的地步了,人家好开心!”
  萧晋头疼的捏捏鼻梁:“小姑奶奶,算我求你了,你想说什么就赶紧说好不好?都躺一个被窝了,还绕来绕去的,不无聊吗?”
  “人家就是很开心嘛!”
  萧晋微微一呆,接着就明白过来,无语道:“我以为你是最了解我的那个,没想到居然还会那么想。敏敏已经恢复了意识,现在的她是一个名符其实已经过了二十岁的大姑娘,我怎么可能还会和她在一起睡?”
  “瞎子都能看得出来,那丫头已经视你为最亲近的人,可能连贺兰鲛都得靠边站,如果我是你的话,今晚就肯定不会回来了。”
  “这就是咱俩最大的不同。”

  “也是唯一的不同,对不对?”陆熙柔胳膊肘支在床上,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说,“你把最私密的事情都交给我去做,不是因为有多么信任我,而是因为你把我当做是另外一个你,一个没有良心版的萧晋,对不对?”
  “你想跟我说的就是这个?”萧晋伸手点了点她挺翘的鼻尖,笑道,“我刚才说错了,咱俩最大的不同不是那个,而是你比我蠢的多。”
  女孩儿张嘴就在他下巴上咬了一口:“死变态,再卖关子,信不信我咬死你?”
  摇摇头,萧晋说:“我承认把最私密的事情交给你去做,是因为你和我很像,我们的思维方式差不多,你做出的事情自然也会更符合我的心意。

  但是,这些只是前提,却不是主因,我也从来都不认为你是没有良心版本的我,要不然,当初那个带我去人造乞儿的窝点发泄的陆熙柔,就只会出现在我的梦里了。”
  陆熙柔一呆,松开他平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撇嘴道:“果然我在你面前暴露的弱点比你在我面前暴露的多,这不公平!”
  “你说这话可就太没良心了,我的大部分软肋都在你手里攥着,你还跟我提‘暴露’?”
  “那你那么信任我的主因是什么?”
  “不知道。”
  “什么?”陆熙柔猛然坐起了身,被子滑落,白色的内衣在灯光下十分耀眼,“死变态,难得谈心,你不说实话可就没意思了。”
  萧晋下床从自己的行李箱中找出一件T恤丢给她,说:“如果你还奢望着将来能变大一点,睡觉的时候最好不要再禁锢它们。”
  日期:2018-05-02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