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231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师父,”鸭屎说,“冒昧问一句,这个主意是谁给您出的?”
  “这是我自己的想法。”宁十三说。
  鸭屎冷笑了一下,站起来说:“师父,我告辞了。所有一切都按师父的安排来。我全力配合。”
  回到住处后,鸭屎极为愤怒,但是没有爆发。小宋江走了过来,在他耳边道:“四爷觉得下毒的人是谁呢?”
  “我没有新的线索。”鸭屎道。
  “有人看道鸡头米私下里见过通天鼠。”小宋江道,“你们学艺时,他们关系如何?”

  鸭屎恍然大悟道:“他们的关系并不一般。你先别声张,我们再观察一下。即便是通天鼠干的,我们也别撕破脸。所有这些都得从长计议。”
  日期:2018-05-01 21:32:32
  第266章 飞贼案
  宁十三原本想举办一次盛大的封赏仪式,不过在单独与弟子们及合作伙伴们谈话的过程中,宁十三的确遇到了不少问题。最大的问题是,大家都说听宁爷的安排,但是实际上背地里都觉得自己付出多,应该获得更多更大的权益。
  剥夺鸭屎的地盘不仅是宁十三的想法,也是很多人的想法,如野狐田、鸡头米、小时迁等,都认为不该给鸭屎地盘。他们都担心,鸭屎一旦获得地盘就会利用自己的盗贼技巧很快笼络一批人。

  宁十三也不傻,鸭屎的问题并非是他单个人的问题,还涉及到皮六、黑蜘蛛、小宋江甚至李一强。尽管李一强在他团队的作用越来越小,但是作为制衡李一刀的定时丨炸丨弹,这个人还得继续养。思来思去,宁十三还是决定低调行事,不举办封赏的活动。
  宁十三是明智的,李一刀并不满足于做微山岛老大的现状,随着自己地位的稳固,慢慢开始将手伸向更远的地方。莲花岛一案,在宁十三看来,李一刀无疑是最大的嫌疑。不过,内鬼是谁,他也无法得知。这是宁十三最愁的地方。
  宁十三早已预料到了李一刀的这个毛病,提前让李一强将湖上的防务做得更细。李一刀知道,自己暂时闹不出大动静,所以就有所收敛。万一宁十三搞封赏,一定会激怒李一刀。宁十三经历了那么久的动乱,已经无法再接受后院起火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内部博弈,宁十三提名鸭屎做了第一副堂主,随宁十三处理各种杂务。皮六牢牢掌控了怀义堂的武装力量,继续发展势力。李一强在皮六下面,负责微山岛周边的安全,说白了就是看着李一刀。所有的陆上生意,全都交给了野狐田,所有的水上生意让鸡头米与李一刀协调。能让李一刀管的,与他分成,不能让他管的,自己经营。
  小时迁负责湖北部到梁山一带,黑蜘蛛负责湖西,而小宋江协助处理湖东的杂事。整个怀义堂的经济命脉掌握在野狐田、小宋江手中,但他们直接向宁十三汇报。军事方面表面是由皮六控制,但是军队的经费在宁十三手里。他是微山军事、钱袋子的老大。
  所有人不设具体职务,省得有纷争,负责一滩就叫责任人。唯一有职务的是鸭屎,他是副堂主,是宁十三对外的接班人。然而,宁十三对他一直防着。
  鸭屎随宁十三处理的杂务,无非是签批一些微不足道的命令或文件而已。宁十三将办公地点放在了望湖楼,而将皮六的办公地点设在了楼外楼。这也就意味着,鸭屎与小宋江、黑蜘蛛、皮六全部隔开了。
  从初夏一直干到盛夏,鸭屎一直被俗务缠身。他年纪轻轻,每日陷入这样的生活中,几乎崩溃了。
  他无法与皮六联系,他们谋划的那些事情只好搁浅。他无法与黑蜘蛛联系,暗中查询他的真实身份的事情也无法开展。更重要的是,查询是谁要杀他,是谁害了二十多个兄弟的事情也无法进展。让他最尴尬的是,宁十三身边有二十多个人私自为他卖命,而鸭屎就自己一个人。
  他在师父身边夹着尾巴做人,整日提心吊胆,不知道该怎么突破。突然有一天,湖西的一位大户人家糟了贼,家里丢失了一件极为珍贵的古董。宁十三宣传微山无贼的思想早已深入人心,所以那家主人就去找负责湖西管理的黑蜘蛛评理。
  黑蜘蛛安慰了下,说是为他去找,结果找了好多天都没有找到。李一刀听说后,让很多南部的人造谣,说是宁十三的人偷的。黑蜘蛛觉得事态有点严重,于是请宁十三去处理。宁十三见这件事并不大,又是鸭屎的领域,于是将鸭屎叫到了身边。
  “你二姐那里出了点状况,有大户人家失盗。这关系到怀义堂微山无贼的计划,也容易被李一刀的等南部合作伙伴夸张和做文章。你去处理下。”
  宁十三话音刚落,鸭屎就答应说:“是,师父。我马上动身。”
  “如果调用关系能找到,固然很好。如果找不到,我们暗中赔偿,就说找到了。不然的还,我们的威严何在?公信力何在?”
  听师父这么一说,鸭屎倒有点不开心。这种饮鸩止渴的行为,只是权宜之计。如果失盗的事情没有彻底查清楚,随便敷衍的话,后期会有更多。鸭屎很清楚这种状况。他绝对不会掏腰包,而是会与对方纠缠到底。
  黑蜘蛛原本以为宁十三会亲自过来,没想到盼来的竟然是鸭屎。黑蜘蛛略有不悦地说:“这么大的事,你来恐怕顶不住。这边的大户人家意见都很大。”
  “不怕。应该不是多大的事。敢在我们地盘偷东西,基本上都是自己人。”鸭屎自信地说,“二姐,处理这件事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是来看你的。我真的很想你。你最近过得好吗?”
  “你要是想姐姐了,我就继续跟你聊会儿。如果是想情人了,就滚一边去。”黑蜘蛛见四下无人,不开心地说。
  “我都想,”鸭屎一把将她拉到屋里说,“你就是我亲姐姐,我也要娶你。没有什么能阻挡我娶你。血脉也不行。”
  “你傻啊,”黑蜘蛛子他脸上轻轻打了下说,“那是乱伦,是遭天谴的。再说,我听人说,近期结婚生的都是怪物。十个有九个是傻子。”

  “说真的,我觉得黄胡子这个混蛋一定是忽悠你的。”鸭屎说,“你拿出证据来,我帮你分析下,或者我有其他的证据可以证明他是胡说八道的。”
  “黄胡子临死前的确给我看了一些东西。”黑蜘蛛说。
  “我们把他害成了那个样子,他凭什么告诉你?再说,他又不能说,怎么那么快告诉你了这么多信息?”鸭屎问道。
  “他早就写好了,”黑蜘蛛说,“他见我知道了他的下落,求我给他个痛快,他确实太痛苦了。他以告诉我一些秘密为条件,换取我给他个痛快。”

  “他写的东西在哪儿?”鸭屎问。
  “被我烧了,”黑蜘蛛说,“帮我抓到飞贼,我就给你看我抄写的副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