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230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最让鸭屎不明白的是,月明妃这么多年委身宁十三,为何不逃走。尽管宁十三对她看管得很严,但是也没有严到没有任何缝隙。月明妃就是不走,这让鸭屎极为困惑。鸭屎冥冥中觉得,宁十三手上应该有月明妃死也不敢走的重要理由。
  不过,黄胡子的事情那么蹊跷,黑蜘蛛是不是最后一个看他,并杀了他的人呢?这也是存在疑问的。黄胡子与黑蜘蛛见面前,到底还有谁去过那个地下密室,依然是个谜。
  尽管月明妃提醒了黑蜘蛛,但是黑蜘蛛依然相信了黄胡子的很多说法。
  在湖西的小屋中,鸭屎对黑蜘蛛说道:“二姐,咱们不可能是兄妹,我一定会找到我们不是兄妹的证据。再说,如果真是兄妹,我也不在乎。我要娶你,无论付出多大的努力,经历什么样的痛苦,我都要娶你。我一直相信,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可以让你幸福下去,其他的人都不行,师父也不行。”

  黑蜘蛛含着泪紧紧抱着鸭屎的脖子说:“无论我是你的姐,还是你的师姐,我都已经是你的女人了。如果师父是我的亲生父亲,我求你放过他。”
  鸭屎猛然一怔,不解地问:“二姐,你为什么还是相信了黄胡子的话?”
  黑蜘蛛突然觉得自己说多了,毕竟黄胡子说宁十三害了老鲶鱼的事情鸭屎并不知道细节。黑蜘蛛于是支支吾吾地说:“你不要问了,如果师父有不对的地方,希望你原谅,他毕竟是我们的师父。”
  “好的,我答应你。”鸭屎道,“我们的事怎么办?”
  “你再去找找证据,如果我们不是姐弟最好,如果是姐弟,我一辈子也过不了这个坎儿。”黑蜘蛛道,“我会一直等你。”
  自从宁十三说黑蜘蛛是他的女儿,黑蜘蛛便不知道如何面对师父。她记得师父没有留胡子时的样子,的确在眉宇间与自己有几分相似。她很害怕这是真的,因为万一是真的,她就无法面对自己的师父了。
  师父与父亲,毕竟是两个层面的关系。原本是师徒,她会很自如地应对与师父的关系,也不会觉得紧张。如今是父女了,很多都不那么自便了。尤其是婚姻问题,估计宁十三干预得比较明显。
  她一直不明白宁十三为何一直反对她与鸭屎在一起。除了年龄差距、同门外,更重要的是,宁十三让黑蜘蛛感觉,他们俩应该是姐弟。
  这件事困扰了黑蜘蛛这么多天,她一直活在这个角色的转变中,怎么都转不过来。不过,宁十三也并没有放松对黑蜘蛛的保护。尽管黑蜘蛛与鸭屎很隐秘,但是宁十三自己贴身的人一直在看着他们。
  “二姐,会不会是师父杀了我的二十多兄弟?是不是师父要杀我和小宋江?”鸭屎沉默了很久,小声问道。
  “不是,”黑蜘蛛摇了摇头说,“自从师父做了微山一把手,周围的人都变了。所有的人各怀鬼胎。师父如今还没有给大家封身份。不是不想封,而是不敢再封了。当年封你到湖东,湖东人都期盼你回去。封你到湖西,湖西人都期盼你回去。师父不敢再封,是因为怕你搞得大家都没有地盘了。我觉得,害你的人不是师父,一定不是。他不是这样的人。一定是其他人,趁机陷害师父。师父当然知道背后有人,他故意抓了他们三个,杀了,其实是为了不打草惊蛇。”

  “那我该怎么办?”鸭屎问。
  “你不用担心,那个人早晚会浮出来的。万一浮出来,我们就可以将他碎尸万段。这个行为严重违反了江湖的道义。”黑蜘蛛说,“能够在怀义堂供货中下毒,且下毒得这么巧妙、隐蔽,估计对方的实力绝对不小。”
  “看来大家争夺的不仅是封号,还有地盘。我得低调点。干脆不要地盘得了。要了也早晚是问题。”鸭屎感叹道,“我不敢随便怀疑人,但是二十多人惨死的仇,我不能不管啊。”
  “师父与我是父女的事,以及我们有可能是姐弟的事,千万不要让更多人知道。目前微山不稳定,各项工作都刚开始。我们能否立得住,都是问题。”黑蜘蛛说,“你最好先回去。我随后也会回去。我不会在这里待很久的。我故意躲着师父,是怕他多想,也怕他伤感。你回去后,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如果师父找你谈,你最好放弃地盘,好好做个辅助者。”
  “暂时也只能这样了。”鸭屎说。
  鸭屎回到湖东后,一直躲在房间里不出门。宁十三在楼外楼处理各种事情,一直没有回过湖东。几日后,黑蜘蛛回来了,她并没有去和鸭屎打招呼,而是一个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鸭屎怕招人眼目,所以没去找她。
  黑蜘蛛回来次日,宁十三从楼外楼回来了。他身边多了一群保镖。一个小方阵二十个人,都是持枪的大汉。
  “师父身边的人是你配的?”鸭屎问。

  “不是,是宁爷自己配的。”皮六说。
  “什么时候的事?”鸭屎问。
  “上回你见宁爷不是有保镖拦着你吗?”皮六冷笑道,“这个还用问?”
  “上次只有两个人,如今有二十个,这才几天,哪来的这么多人?”鸭屎问道。
  “我不知道。反正不是我的人。”皮六做出很惊讶的表情说。
  宁十三回来后,先叫鸭屎过去。鸭屎并不知道宁十三会聊什么,很忐忑,也很害怕。走进宁十三的房间,那两个保镖照常搜了下他的身。
  “你们下去吧。”宁十三安排保镖离开了房间,随后说,“这几天思考得怎么样?想好了如何对付我了吗?”
  “师父?您这是什么话?”鸭屎惊讶地问。
  宁十三略有不耐烦地说:“你不是怀疑是我杀了二十多个兄弟,想杀了你和小宋江吗?”
  “师父?”鸭屎惊讶地说,“弟子没有怀疑师父。”
  “放屁,”宁十三说,“你有多不坚定,我比谁都清楚。别人就是看中了这点,想动摇我们怀义堂。是谁我基本上都能猜出来。不过,现在不是收网的时候。在这个关键时候,要忍,要忍。”
  “师父,”鸭屎跪倒在地说,“这人是谁?如果师父告诉我,我尽快结果了他。”
  “看大局,不要这么小格局。你就是个小格局的人。要成大事,怎么能计较这么多呢?等这件事彻底封闭了,没有人再提了,大鱼才会浮出水面。”宁十三说,“这个阶段,可能会稍微委屈下你。”
  “师父,您直说就好。”鸭屎说。
  “接下来,酝酿多时的给大家封赏的事要进行了。我给你名,不给你利,还是给你利不给你名?”宁十三说,“我要你的准确回答。”

  “师父,我个人的名利都不重要。只要有利于我们怀义堂整体的发展,我舍弃什么都可以。”鸭屎说。
  “好,”宁十三说,“我要稳住其他人,就得牺牲你的利益。我会让你做我的第一副手,但是没有任何权力和实际利益。你就跟在我身边,拿固定的薪水,干杂活。微山的其他利益,分给其他人。”
  鸭屎笑着说:“师父安排吧,我没有任何意见。对我这样安排,就能实现微山县天下无贼了。”
  鸭屎的回答让宁十三很震惊,但随后他笑着说:“这不是我的愿望,而是众多民众、商家、渔民的愿望。所有人都知道你是老鲶鱼的传人,所以大家认为,如果你去任何地方,都会带来盗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