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229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5-01 09:38:49
  第264章 荒坟
  这里是荒林,不可能有醋。黑蜘蛛带他到河边,灌了几口湖水,搞得鸭屎满嘴腥臭味。他将吃下去的鱼肉都吐了出来。也不知是喝水的缘故还是吐出东西的缘故,鱼刺好像没了。他扬起脖子,朝天深呼一口气说:“可弄死我了。”
  黑蜘蛛盘腿坐在地上,吃着鱼肉笑着说:“我让你好好吃,你偏瞎说话。吃鱼不能说话,你不知道吗?”

  “二姐,我早晚死在你的手上。”鸭屎抱怨道。
  “知道我为何来这里吗?”黑蜘蛛用荷叶包裹了鱼骨,又取了一片新荷叶擦了下手说。
  鸭屎见黑蜘蛛有话要说,立即站了起来说:“有话快讲,有什么气快放。”
  黑蜘蛛将擦手的荷叶卷成球,照鸭屎的门心打了过来。鸭屎也没有躲避,荷叶球正中脑门。他假装中弹,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黑蜘蛛也不理他,剥开另一条鱼津津有味地吃起来。
  “二姐,我觉得你最近怪怪的。”鸭屎坐起来说,“全都告诉我吧。”
  “吃点东西,吃完我带你去个地方。”黑蜘蛛扔过来一块鱼给鸭屎说。
  “我们直接去吧,我路上吃。”鸭屎说。
  “跟我走。”黑蜘蛛拿一个大瓢舀水熄灭了火,带着鸭屎进入了丛林。天色渐晚,丛林里很多小动物都跑出来觅食,发出各种奇怪的叫声。
  鸭屎跟在黑蜘蛛后面,很快就来到了林中一块很大的空地上。这里距离湖边很近,同时旁边有一条大道直通沛县。

  走进这片空地,鸭屎发现这里有阵阵薄雾笼罩,极为幽深。
  “这里怎么这么瘆得慌?”鸭屎问。
  “不要怕,这里没有人。”黑蜘蛛说。
  “我不是怕人,我是怕鬼啊。”鸭屎说。
  “这里没有鬼,我来好几回了。这里不过是个坟地。”黑蜘蛛说。
  一听这里是坟地,一向敏感的鸭屎立即变得警觉起来。尽管他没有见过鬼,但是听过很多有关鬼的各种说法,所以心里发慌。
  黑蜘蛛很从容地走在前面,向回家一样轻松。鸭屎跟近了对黑蜘蛛说:“二姐,你不觉得这里很奇怪吗?”
  黑蜘蛛停住脚说:“有设么奇怪的?”她大声对着林子喊道,“有鬼吗?有鬼你出来?”
  林子里立即变得肃静,随后各种虫鸣鸟叫又恢复了正常。
  黑蜘蛛指着旁边一座雪白色的墓碑说:“这就是我娘。”她眼睛里闪着泪花,但语气里有几分幸福。
  鸭屎在黑夜里能清晰看到东西,所以墓碑上的文字他看得很清楚。文字写道:“嫣红姑娘之墓”。并不知道是谁立的碑,也不知道墓主人姓什么。总之,在这样一个荒坟岗上,有这样一座特殊的墓碑。经历了这么多年风雨,墓碑依然雪白。
  “你怎么知道这样一座坟就是你娘的?”鸭屎问。

  “我当然知道。我通过很多人求证,终于找到了它。”黑蜘蛛说。
  “黄胡子跟你说的吧?他的话你不能全信。”鸭屎说。
  “黄胡子只说了一部分,其他的部分是师父说的。”黑蜘蛛说。
  “师父?”鸭屎很惊讶地说,“师父跟你说了什么?”
  “师父没说什么。”黑蜘蛛平静地说。
  “黄胡子呢?”鸭屎问。

  “黄胡子没有舌头了,他能说什?”黑蜘蛛说,“他倒是写了点东西。”
  “拿给我看下。”鸭屎大吼道。
  “不巧,我看完后全部都烧了。”黑蜘蛛说。
  “二姐,这些人都不足为信。”鸭屎强调说,“你一定要明辨,万一听信谗言,那就损失惨重了。”

  “鸭屎,她也是你娘。”黑蜘蛛哭着说。
  鸭屎愣住了,久久没有说话。过了老大半天,他苦笑着说:“无论谁跟你说了这些,你都不要相信。我们俩没有血缘关系,也不可能有血缘关系。”
  “别傻了,这件事我调查很久了。不可能会有误差的。”黑蜘蛛说。
  “那我们的爹是谁?”鸭屎冷笑道。
  “咱们的爹不是同一个人。”黑蜘蛛说。
  “是的,我听养父讲过,我的亲娘叫小红,但是他从未说她叫嫣红。即便是你这么说,我还是不敢相信。”鸭屎说。
  “我多方求证了,咱们很可能是同母异父的姐弟。对我们来说,这是好事,也是坏事。好事是,我们在这个世界上不再是孤身一人。坏事是,我们不能在一起。”黑蜘蛛说。
  “啊?”鸭屎很吃惊地说,“你到底是从哪儿得来的这些歪门邪道的理论?你跑到这个破地方,建了一栋木屋就变成了半个疯子了?”
  “瞎说什么?”黑蜘蛛生气地说,“我是认真的,我说的都是大实话。”
  “走,我们离开这个破地方。”鸭屎拉着黑蜘蛛的手,从乱坟堆里走了出去。
  他们来到木屋旁,一起飞身上了木屋。做在木屋的地板上,看着周围林间的夜,鸭屎有点伤心。准确说,他有点伤感。他不知道是该伤悲还是该高兴。
  他将黑蜘蛛拉到身边说:“二姐,你觉得咱们俩哪儿长得像了?我敢肯定,咱们没有血缘关系。”
  “你是男的,我是女的,所以咱们长得不像很正常啊?”黑蜘蛛说,“再说,又不是一个爹的。”
  “我觉得你娘与我娘不是一个人。你不是说你娘生了你之后大出血,后来死了吗?你比我大好几岁,怎么可能?”鸭屎说。
  “黄胡子说,我娘当时没有死,是几年后再生孩子才死的。师父说,我娘死的早,但是师父很多年后才知道埋在哪儿的。所以,师父并不知道当年我娘死还是没死。”黑蜘蛛说,“不过,我还是很高兴。我至少知道自己的根了。至少知道,我不是孤儿了。有坟就有念想,也就有了牵挂了。”
  “二姐,先不聊这些。我早晚会证明咱们不是姐弟的。我问你,你是怎么知道黄胡子关在那里的?你为何得了他给你的信息后,就杀了他?”
  黑蜘蛛红着脸说:“月明妃告诉我的。她说这个人困扰你很久了,而这个人知道的事情比较多。如果留着早晚是个祸患。她建议我替你杀了他。”
  “啊?”鸭屎愣住了,不解地问,“怎么会是她?”
  日期:2018-05-01 13:06:35
  第265章 光杆司令
  小宋江将重伤的黄胡子秘密运到湖东的时候,月明妃恰好在湖东,黄胡子给她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她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忘记。时候是傍晚,她清楚地看到小宋江用小船运了个像黄胡子的人在湖东苇塘上了岸。
  月明妃心里清楚,小宋江是鸭屎的人,所以猜出小宋江应该是把重伤的黄胡子运到湖东安置起来。黄胡子的手脚没有了,而小船上的人也是手脚没有了。月明妃偷偷溜出去,大致锁定了关押黄胡子的地方。
  “你师父与他关系不一般,这个人不死,一定会搅合鸭屎和你很久。你师父手里应该有他的家人,他一直被你师父利用着。先给他一个了断吧。”月明妃道。
  “好的。”黑蜘蛛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