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373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围观的人全都散到一边去了,将整个大厅中间都给空了出来,这种酒吧式的斗殴在香港就跟家常便饭似的,几乎每个场子都发生过,所以的人都不太奇怪,只是想来的这不到十个人能不能压住和生堂。
  老桥丝毫没顾忌丁浩手里的枪,迈步就朝着他逼近,边走边道:“你们这帮人,还他么的是香港有名号的社团,就能干点埋汰事啊?真敢杀人我们佩服你,但背后放火算啥啊?来,来,你不是觉得你行么?往我胸口开枪,敢不敢?”
  老桥这副不怕死的状态,顿时就把丁浩给逼的往后一连退了几步,紧握着手里的喷子一直不敢扣动扳机。
  “呵呵!”老桥嗤笑一声,道:“你拿了一把破枪,真就是一把破枪,我他么三十秒拆枪装枪的年代,你连枪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呢,我给你试一下,枪到底该怎么玩”

  “噗通”丁浩退了几步之后,后背顿时就撞在墙,他拧着眉头咬牙道:“别逼我,干死你我大不了跑路就是了”
  放在五年前,同样的情景,丁浩手里要是有枪的话他在老桥那几句话之前没准就敢开了,但放到现在你问他还敢么?
  不是丁浩的胆子被磨没了,而是自从他位享受了荣华富贵之后,他懂得了珍惜现在的生活,枪开了他可能会瞬间就在香港再次扬名,但同时他现在所拥有的财富也肯定瞬间就消失了。
  老桥把人逼过去后,突然就伸出左手一把握住了对方的枪管子,同时右手快速的讲手指插到了扳机里,直接就把丁浩的手指给憋住了。

  “唰”丁浩急了,试着扣了扣手指,但扳机却纹丝不动。
  老桥将枪管向下一拽一拉反手一拧劲,就给丁浩手里的喷子跟下了。
  “砰”老桥下了对方的枪后,就用枪把子抬手给对方的脑袋磕了一下,然后调转枪口就顶在了丁浩的脑袋。
  丁浩瞬间懵逼,根本都没清对方的动作,就感觉到自己脑袋一凉。
  “昨天晚,放火的人是不是在你这?”老桥顶了顶枪管子道:“交出来,我放你一马,要不然我一枪崩死你”
  丁浩咬着牙,道:“你他么吓唬我,敢么?这里人这么多,你敢开枪?”
  老桥突然回身冲着已经占据风了的人群喊道:“大圈的人过来几个,抽签,谁干了他?”
  李奎当即就走过来,一把就抢过老桥手里的枪道:“崩他还用抽签么,我来就是了”
  丁浩眼眶里瞳孔瞬间放大,他清晰的见这人从老桥手里接过枪后,手指就插在了扳机,并且毫无犹豫的就向下扣了过去。
  丁浩惊慌间脑袋连忙朝旁边躲了一下,同时,李奎也真的开了一枪。
  “砰”一枪过后,丁浩脑袋旁边的墙壁就被子丨弹丨崩出了一个凹坑,碎屑飞溅,喷了他一脸。
  丁浩被这一枪给震的脑袋嗡嗡直响,半天没回过神来。
  “亢”李奎开枪,一枪崩在丁浩脑袋旁边,不光对方被吓住了就连老桥都懵了一下,他有让大圈的人开枪的魄力但绝对没想到李奎当场就动了枪,毕竟刚才老桥那番话真的就只是吓吓对方而已,除非丁浩确实不会交人出来那就另了。
  老桥皱眉了眼李奎,随即面无表情的戳着丁浩的脸道:“人呢?交不交?”
  丁浩被李逵这一枪顿时就给崩的一点脾气都没有了,他强挺着咬牙道:“在我这里动枪,你真怕俩边打不起来么?”
  “哗啦”李奎又撸动了枪栓,炙热的枪管子又再次指向了丁浩:“我查三数,你不交我再开枪”
  “一!”
  丁浩彻底懵逼,刚刚那一枪他就出眼前这个大圈仔真不是纸糊的,那枪开的简直是毫无征兆。
  丁浩顿时扭头冲着自己的人喊道:“把人带出来······”
  几分钟之后三个纵火的马仔被推了出来,大圈的人去就把人给捆了,推搡着就往外面走,老桥压了下李奎的枪道:“枪扔了,走吧”

  “咣当”李奎甩手就把枪给扔在了地,指着丁浩道:“能干你一次就能干你第二次,下次你在他么撞见我,我还这么干你,给我记住了”
  丁浩顿时无语,四周人群一片哗然,和生堂的一个大哥就这么被人给怼住了!
  江湖一直都是一代新人换旧人,长江后浪推前浪的局面,最不缺的就是生荒子一战干服大哥的传,有人曾经统计过,香港社团里那些大佬,其中差不多有四分之一都是因为一战成名,干了某位大人物起家的。
  就比如九十年代火爆一时的古惑仔电影,就最为鲜明的点出了这个现象。
  刚刚出狱的李逵就用一把喷子,活活的体现出了,大哥也怕挨崩这个血淋淋的现实。
  花再回来,丁浩怕被枪崩不奇怪,因为同样的安邦也怕被崩。
  酷"永,久dTq

  赤柱监狱附近的一间医院里,安邦自从吞了玻璃碴子自残被送过来以后已经有三天的时间了,这三天里他醒了之后一直都在琢磨,自己到底该如何往外通风报信,但狱方的人似乎差不多知道他有什么打算,三班丨警丨察每班三个人轮番盯着他,这么吧,安邦厕所的时候要是喊一声缺纸了,不出三秒就得有人过来给他擦屁股。
  还有差不多一个星期的时间,他的伤情就可以达到让他回到赤柱监狱的程度了,到了那个时候他要是再想和外面联系,可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唰”安邦躺在病床,眼睛瞄着病房里的三个丨警丨察,门口一个,床边一个,窗户前还有一个,这个防范措施哪怕安邦放个屁,他们都能立马条件反射的蹦过来。
  “草,可他么的难死我了······”安邦无奈的睁着眼睛着天花板,无比的惆怅。

  心思在琢磨着,自己到底怎么才能把信给传出去!
  砵兰街酒吧外。
  放火的三个人被塞到了一辆车里,老桥和李奎坐在一辆车里。
  “你今天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冲动?那一枪丁浩要是没有躲开,你就真把他给打死了?奎啊,你刚从大牢里出来没几天,还想再进去蹲着?那风水好啊?”
  李奎搓了搓脸,声音略微有点嘶哑的道:“老班长,我刚来香港屁股还没坐热就蹲了大牢,一蹲一年了,我他么的心里憋着一股气,不放不舒服啊?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压不住心里的火气,太他么容易冲动了”
  老桥沉默了片刻,点头道:“理解,自己调整情绪吧,奎你要在抱着这个心理,搞不好你以后要出问题的,你这个有点像战场综合症,但偏偏你他么的还不是从战场下来的”
  李奎嗯了一声,就靠在车窗无言的抽着烟,但却发现自己的心里依旧非常的躁动。
  半个多时过去,老桥开着车来到警局门前,过了一会后范旺领着警员就出来了。
  “咣当”车门打开,三个纵火犯被从里面丢了出来,老桥道:“范sir人带来了,你自己审吧”
  范旺皱眉问道:“这么快?确定就是他们放的火?”
  “呵呵,你们警方办案讲究程序和制度,但我们查什么整明白套路就行了,猫有猫道狗有狗洞啊”老桥摊着手道。
  “没办什么出格的事吧?”范旺趴在车窗,忍不住的询问道:“安邦刚进去,你们就别跟着捅事了,好好的先把工程的事了解了再吧,行么?骆家劲可一直都在盯着你们,死不松口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