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372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和生堂一拳没打在实处,接下来肯定还得使招,我估计啊他们得和政府那边打招呼了,想尽量把工期往长了拖,呵呵,这个赵宗德是真急眼了,连这么下三滥的招式都往出使,他要真是这样的话,那我接下来收拾他来也用不着多大的心思了”
  黄连青问道:“魏叔,您有对策了?”
  “对策,我一直都有,就是进展比较慢,毕竟是需要慢工的”魏丹青眯了眯眼睛,轻声道:“大圈啊还是底子太薄了,我们要是能在香港扎根两三年,凡事也不会这么被动了,权贵这东西用不着的时候是狗肉朋友,用着了权贵一句话就能解决很大的问题,你谁能为大圈话?没人啊,哎,难就难在这里了,昨天晚的事要是发生在你爸和李嘉强的身,他们甚至根本都不用这么大周章的露面,自然就有人把这件事给压下来了,我们却得要硬着头皮自己解决,你难不难?”

  黄连青安慰着道:“大圈起步还早,没有办法入那些大人物的眼界里,等你们再稍微起来一点,我给你介绍介绍”
  “不急,先站稳脚吧”
  黄连青想了想,又忽然问道:“安邦这两天,你那去了么?我最近一直在忙公司的事,暂时还没抽出时间来,有一个星期没去赤柱了”
  魏丹青也摇头道:“等这件事解决了,我再过去跟他汇报一下工作,不然我哪好意思带着一副烂摊子去见他?这家,我要是没给他守明白,你汗颜不的?”

  黄连青笑了:“您是大圈的太皇,他敢给你脾气!”
  “呵呵,我怕他在里面关的时间太长,脾气太大啊”魏丹青长长的吐了口气,道:“等等吧,再有两三个月,我就能让大圈尘埃落定了”
  时间到了晚,魏丹青等来了张耀良的电话。
  “人我给你查到了,三个放火的都没离开香港,是丁浩的人,他们一直都藏在丁浩的场子里,在砵兰街的一家酒吧”
  魏丹青舔了舔嘴唇,轻笑道:“耀良,以前我都是做出假象,让人误以为和生堂里有内鬼,现在你把消息漏给我,你可就真成为和生堂的内鬼了”
  张耀良在电话里顿时咬牙道:“魏丹青,我答应你的事,你得守规矩吧?你他么的都要把我逼的走投无路了,你还能不能话算话了?记得我杀两个刀手派去的那三个人吧?魏丹青,你要是反悔坑我,我他么的豁出去了,再让他们灭一把口,你就你能不能一直都防着背地里的三把黑枪”
  “杀了我?呵呵,我会把证据就留一份么?”
  “你他么的还是想阴我?”
  “张耀良,我只是提醒你别做蠢事罢了,我了会把那份你老婆签字的合同交给你,我就一定会给你的······”
  “呼!”张耀良长出了一口气,道:“行,记住你的话,我答应你的事也已经办到了”
  “来人,全都给我进来”
  四十分钟后,三台车一头扎在砵兰街的一间酒吧门前。

  老桥带队,领着一行人鱼贯而入。
  一群集体穿着淡绿色老式军服的男子进来后,酒吧的人顿时就感觉不太对劲了,几个内保齐刷刷的过来,有人就问道:“你好先生,是卡座还是包房?”
  老桥手插在口袋里,淡淡的问道:“包场行么?”
  内保一愣,随即摇头道:“不好意思,我们这里不提供包场的服务”
  “呵呵,怎么的?我们不是帝啊,我们没钱呗?”老桥轻拍着对方的肩膀道:“开门迎客,怎么还有把生意拦在外面的呢”
  内保冷笑着道:“我们这个场子,就怕你包不起”
  “唰”老桥突然从口袋里拿出一叠烧给死人的纸钱,晃了晃道:“这钱,买下你们的场子都够了,你跟我包不起?你眼瞎了是不是,啊?”
  对方清老桥手中的纸钱后脸色顿时一变:“找茬的是么?知道这里是谁的场子么?”
  “哗啦”老桥突然一扬手,纸钱漫天飞舞纷纷扬扬的就落了下来。
  “和生堂是么,黑涩会啊?”老桥挥手一巴掌就甩在了对方的脸:“砸的就是你们的场子,大圈来人了,无关人等都给我出去”
  “啪”老桥挥手,一巴掌甩了过去,推着对方的脑袋道:“躲开点,碍事”
  内保捂着脑袋,呆了一下有点没太反应过来,直到人从他身边走过去,内保才突然喊道:“有人扫场了,来人,抄家伙”

  酒吧内场保安呼啦一下冲出一堆,老桥摆手道:“留下三个,收拾一顿,其他人跟我过去”
  老桥领着人穿过酒吧大厅,快步奔着里面冲了进去,后方三人对接酒吧内保之后,一阵酒瓶碎裂和人的呼喊声,顿时此起彼伏的传了过来。
  “咣当”老桥抬腿一脚就踹开房门,包房里客人愕然抬头:“谁啊干什么的?”
  老桥扫了屋里两眼,随即反手关门:“人不在,继续找”
  “咣当”老桥关门后,屋内有人仔细寻思了下,疑惑的道:“好像是大圈仔,他们来和生堂的场子干嘛?这状态,好像是·····挑事来的?”
  “这一年大圈火了,香港这帮社团差不多被大圈给挑了一遍······”

  酒吧楼,一间办公室里,丁浩接到了下面人的电话,挺不可置信的问道:“大圈仔怎么来了?”
  “浩哥,不清楚,来了能有十来个人冲进场子里以后就干起来了,有人往楼去了”
  “吧嗒”丁浩放下电话,起身就走了出去,推开一间房门道:“拿枪,有人挑事来了”
  酒吧负责正常秩序维护的叫内保,但真正场子的都是社团养着的人,这些人平日里不太露面,但如果酒吧真出事的话内保不管用,就得他们出面了,这些人都是见过场面并且见过血的,很多社团里的中坚力量都是从这些打手里培养出来的。
  有人从房间打开一扇暗门,里面放着两把喷子,十几把砍刀,瞬间就被人给分没了。
  “枪给我一把,打到我地盘来了,大圈我这帮人到底能有多霸气”
  老桥他们在楼下找人找了一圈都没见到,就要再往楼搜过去,但这时丁浩领着人就从面迎了过来,双方遭遇在了酒吧楼下。
  “砍人!”丁浩一挥手,后面的人四五个拎着开山刀全都举了起来。
  “唰,唰”李奎和丁建国还有徐锐都抽出军刺,提刀前。
  老桥眯着眼睛到夹杂在打手里的丁浩,瞄了一眼他手里的喷子道:“你拿着把破枪要干什么啊?这玩意在你手里一点用没有,你最多就是能吓唬一下,你敢开枪么?”
  丁浩冷着脸道:“我他么的是怎么位的?不是靠吓唬人来的······咔嚓”
  丁浩撸动枪管子,抬起手里的喷子,道:“要不你试试?”
  旁边,李奎出狱后一直憋着一股气,特别是在九龙城拆迁时被憋屈的郁闷的很,王莽因此还被送进了医院,就想把心中的那股戾气给散出去,他掐着军刺撞人后,抬手就往对方的肚子和大腿一连扎了几刀,虽然不至于要人命,但对方不躺个几个月是别想起来的。
  老桥和丁浩四周,大圈和和生堂的打手,短兵相接之后双方就立马处于一团乱战中,大圈的战士论单兵作战几乎都能一个顶三四个,酒吧这边虽然人多,却很难占据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