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2353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知道你自己住哪儿吗?”
  “我虽然失去了这段记忆,但依稀有些印象的。”
  叶少阳虽然觉得他回去也没啥用,但还是让他去了,约定好了明天天亮,来自己府上,一起出发。
  晚饭是跟瓜瓜还有他娘一起吃的,叶少阳跟“嫂子”说了要去京城的事,只说是游历,因为碧清也要跟着去,当嫂子的也不可能阻拦,只是嘱咐了一番,然后叫来管家,让从账房取些银票过来。等管家送来,叶少阳接到手里一看,靠,居然有上万两之多。

  “多谢嫂子。”叶少阳拱手。
  陈悦嗔了他一眼,“谢我做什么,你是一家之主,这些都是你的钱,因你一向不愿意管账,嫂子我才代劳的,这次游历回来,你就安定下来,好生读书,虽说咱家不缺钱粮,但你也得考个功名,别让左邻右舍都说你是靠了祖上的福泽……”
  叶少阳静静听着,虽然觉得好笑,但从话语之中也体会到了一丝温情,感叹她关心错了对象,她的真正的小叔子,不知道在哪呢。或许,根本就没这个人。
  吃完饭,陈悦要带着瓜瓜进屋去温习功课,突然一个丫鬟走进来,说有官府的人来找叶少阳。
  陈悦一脸不快,斥道:“这年头怎么了,连我们家也敢欺负了?给我轰出去!”
  丫鬟退走,过了一会又来汇报,“应天府同知梁大人前来拜访少爷!”
  陈悦微微皱眉,对叶少阳道:“既然是同知大人亲自到来,必然有些缘由,我跟你一起过去看看。”
  两人一起来到前院厅房,就看到一个大腹便便、头戴纱帽的官员,坐在厅堂里喝茶,门外站着几个官差打扮的汉子。
  侯府的家丁全在边上站着,虎视眈眈,看到陈悦和叶少阳来到,全围上来,站到他们身后。
  梁大人正在喝茶,听到脚步声,转头看了一眼,急忙起身,半躬着身子,恭恭敬敬地说道:“见过夫人、侯爷。”

  陈悦没给他好脸,说道:“同知大人,您好大的官威啊,都欺负我家头上了。”
  梁大人一惊,急忙赔笑,“不敢,不敢,就算借梁大人三个脑袋,也不敢来侯府寻衅,只是……方才清凉寺有和尚来报,说有两人擅闯寺庙,砸毁了灵婆婆的神像,案情重大,下官不得不亲自查问……方才从宣乐门守兵处得知,晌午时分,有守城士兵李文忠出门上山,似为作案之人……下官让其与僧人对证,得知下午闯闪人之人便是李文忠……”
  陈悦耐着性子听完,不爽地说道:“便是他作案,去捉他便是,来我们家做什么。”
  梁大人抬头怯怯地看了叶少阳一眼,道:“据城门官说,李文忠当时出城的时候,是与小侯爷一起……”
  陈悦一惊,道:“你放肆!”
  梁大人道:“夫人息怒,息怒,我们已经抓到李文忠,目前下了狱,他也供出,事情是跟小侯爷一起做的……”
  陈悦震惊得看着叶少阳。
  梁大人眼珠一转,对陈悦道:“夫人,借一步说话。”
  陈悦当下将家丁都遣散,然后对丫鬟耳语了几句,丫鬟点头离去。

  梁大人也让手下都出去,从外面把门关上,走到陈悦身边,拱手道:“不瞒夫人说,是知府大人让我来的……砸毁灵婆婆神像,此事非同小可,知府大人不敢怠慢,命下官前来通知一声,小侯爷年轻,遭贼人利用,也情有可原,只要让这李文忠坐实罪名,一个人担了,便可无事……”
  陈悦一笑,她算是听明白了,梁大人一来是邀功,二来,就是想要好处,于是回头冲着关闭的院门叫那丫鬟的名字,问她来了没。
  丫鬟把门推开,走到陈悦面前,递来一个木匣,然后又离去了。
  陈悦打开木匣,从里面拿出了几张银票,递给梁大人,让他带回去,跟知府一人一半,意思算是车马费。
  梁大人客气了一番,最后还是收下了,凑到陈悦面前,低声说道:“那这个李文忠……”
  陈悦微微一笑,“有劳梁大人出手。”
  梁大人也灰心一笑,表示一定办好。
  叶少阳听到这才明白,他们这是要把腾永清杀了啊,自己这个“嫂子”,看上去弱弱的,没想到心还真狠啊,不过她这么做也是为了自己,对她倒也恨不起来。

  “梁大人,那个什么文忠,什么时候被你们抓到的?”叶少阳问道。
  “回小侯爷,就在方才,我们带人去了他家里,这家伙真是个穷凶极恶之徒,还伤了我好几个差人,现已被拿下,关在牢里。”
  叶少阳心中一动,心想这其中肯定有蹊跷,于是提出去见见他。陈悦起初不同意,但叶少阳坚持,表示自己有一件事要问个清楚。
  陈悦只能同意,让梁大人安排一下。
  “嫂子,谢谢你啊,我去去就来,梁大人,咱们走吧。”
  叶少阳跟着梁大人一路来到应天府的监牢,找了个牢头,带叶少阳下去,再三嘱咐他快点出来,免得生出事端。
  监牢是在地下,就像影视剧里的那些地牢一样,十分昏暗,只有几个天窗透气,空气潮湿阴冷,还散发着一股难闻的气味,叶少阳捂着鼻子,跟着狱卒们一起走。
  一路上经过好些个牢房,里头那些人够趴在木栅栏上往外看。
  “哎呦,这个细皮嫩肉的,进来陪大爷玩玩啊……”
  “少年郎,让我玩一下啊……”

  靠!这些人都是被关久了憋疯了吗,连男人都要……
  叶少阳一脸尴尬,随着牢头走到最里面的牢房前,用油灯往里面照了照,叶少阳一眼看到腾永清在一堆蒲草上面坐着,发着呆。
  牢头把门打开,把一盏油灯放在地上,对叶少阳恭恭敬敬地拜道:“小侯爷,这里太过污秽,请小侯爷早些出来啊,小人在外头守着,有啥事招呼一声就行。”
  “行了你出去吧,走远一点。”叶少阳丢了一锭银子给他。

  看着牢头走远,叶少阳这才进去,在腾永清面前蹲下,望着他说道:“什么情况啊,你怎么被抓了?”
  腾永清深吸一口气,道:“我刚到家不久,他们就来抓我,就是在山上砸了神像的事。”
  “你不是吧,你连几个差役都打不过?”
  “不,我也打了,后来担心事情闹大,连累我家里那两个人……虽然不是我真的亲人,毕竟也是无辜的人啊,所以我干脆跟他们来了,我就跟他们说这件事你也有份,想来他们肯定会去找你。”
  叶少阳无语。果然是当和尚的,慈悲心肠,想了一下说道:“这件事还真不能明着来,我看这样,我晚上过来救你出去,然后明天一起走人,他们没有证据,也不敢去我家里闹。”
  腾永清一把抓住他的手,摇摇头,十分严肃地说道:“我发现一个严重的事情,少阳,这个世界,比我们想象得要复杂得多!”
  “你说。”
  “那个,我之前不想跟他们走,他们抓我,我就反抗,推攘的时候,从一个家伙身上抓了一把,把他胳膊抓伤了,你猜怎么着,他流的是玫瑰色的血!”
  叶少阳心中一怔,道:“妖?”
  日期:2018-06-12 06: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