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50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晟有钱,又有一班能交底、两肋插刀的朋友,摆平这种事应该小菜一碟。
  想到这里,方晟和颜悦色道:“你外甥女在哪个单位?想去哪儿当公务员?”
  “银星美发中心,”中年男人顿了顿道,“想当公务员的不是她,而是她老公,现在快递公司工作。”
  方晟恍然大悟。
  银星美发中心与省正府大楼只有一街之隔,以正规、高档和技艺高超著称,很多省府大院里的人都喜欢下班过去理发、美容,估计于道明就在那儿钓上了做美发师的女人。

  想想于道明也挺悲摧,作为常务副省长日理万机根本无暇回京都,想泡妞却由于地位太高找不到机会,省正府内部虽有不少体端貌美的女干部,可个个有背景,而且机关大院对男领导女下属关系最为敏感,往往还没得手就传得沸沸扬扬,这种事总不好让秘书或找方晟牵线搭桥吧?因此只能选择经常接触的美发师。
  “可以坐下说话吗?”方晟不待中年男人应允便大模大样来到客厅中间唯一一把椅子坐下,掏出香烟扔了一圈,问道,“这位贵姓?”
  “我姓阮,”中年男子道,“我外甥女姓牛,她老公姓周,其他人就算了。”
  “阮先生,现在我理解的意思是周先生想当公务员,可这大清早的通知我送十万块钱又是几个意思?”
  “很简单,公务员的事必须弄成,不然这事儿不可能了结;钱是给外甥女的,出了这档子事,她在银星也干不下去了,赶紧凑几个钱自己开间店,这叫补偿金,一码归一码,明白吗?”

  周先生怒吼道:“不止十万!”
  “对对对,我倒被你说糊涂了,”阮先生急忙补充,“补偿金至少八十万,是我外甥女的青春损失费;公务员名额是他刚开始就答应好的,必须要做成。你不是局长吗,这事儿恐怕得由你出面。”
  “副局长。”
  “我才不管正副,反正要让他当公务员。”
  “或事业编制。”于道明冷不丁插了一句,面有忧色给方晟使了个眼色。
  方晟立即悟出这帮人平时不看省台新闻的,因此不知道这个频繁在大会小会露面的人是大领导,倘若进入机关工作,不出一个月便会发现于道明的真实身份,到时麻烦就大了。
  这也是于道明刚开始头脑发热许下承诺,之后却一再推诿的原因。
  方晟略作思忖,道:“周先生是什么文凭?”
  “高中,”年轻男子气呼呼道,“文凭低你也得想办法!”

  “方法当然有,我是局长嘛,”方晟笑道,“不过你想啊,现在机关里的年轻人起码本科,研究生、博士一大把,你能力再强恐怕这辈子都不可能提拔,只能原地踏步混到退休。”
  “那有什么关系?公务员收入稳定,我愿意。”周先生道。
  听到这里方晟已确定周先生早就知道老婆与于道明有私情,但冲着外块和公务员名额才忍下一口气。
  “让我算一下,象你这样的年轻人进机关月工资是多少……”方晟装模作样掐指算了算,“唔,六千四左右。”
  “这么少啊?”阮先生和周先生掩饰不住失望说,“奖金应该不少吧?”

  “机关不是企业,哪有奖金?”方晟笑道,“人家都说清水衙门嘛,收礼收贿的只是个别单位个别领导。”
  周先生低头想了想,狠狠心说:“少就少点,旱涝保收嘛。”
  方晟悠悠道:“还有个工作月薪八千,年终奖金两三万,而且我能提供两个名额,感不感兴趣?”
  屋里除了于道明所有人眼睛均一亮,齐声问:“什么工作?”

  “收入这么高自然不是公务员,不过有啥关系呢?上班就为了赚钱对不对,再说企业不讲究论资排辈,不在乎文凭高低,肯吃苦还有晋升机会,拿的钱更多。”
  “如果太累的话倒不如公务员安逸……”周先生犹豫道。
  “安逸有个屁用,一个月多拿几千呢!”阮先生骂道,转而问,“赵局长说两个名额,有年龄限制么?”
  这才是真正的诱人之处!
  阮先生是这伙人当中的主心骨,只有让他捞到实实在在的好处才能平息事端。
  方晟反问道:“除了周先生还有谁想去?”

  “我!”阮先生毫不犹豫道,“我今年四十六。”
  长时间沉默,等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自己身上时,方晟才慢吞吞道:“可以安排相对清闲的岗位。”
  “哪个单位?”阮先生大喜之后追问。
  “一家电子企业,产品远销二十多个国家,是领先国内行业至少十年的高科技企业。我跟那家厂的负责人熟,可以拜托人家帮你俩安排好一点的工种,两三年后提个小组长什么的,都不成问题。”
  “小组长拿多少钱?”这回轮到周先生感兴趣了。
  “每个月至少一万,奖金是普通工人的一点倍。”
  周先生和阮先生对视一眼,都走到牛女士站的角落,六个人凑在一起窃窃私语。坐在沙发里的于道明已想通方晟的策略,不由感叹他脑子灵活,当然手里资源丰富也是重要原因,不但堵死自己身份泄密的可能性,而且能紧紧盯住他们。
  隔了十多分钟,阮先生率先过来说:“赵局长,我们考虑好了,准备接受你的建议——放弃做公务员,我,还有小周去你所说的电子企业,只有一个条件,两年后要保证小周当小组长!”
  众目睽睽下方晟沉思片刻,道:“小组长算啥,到时一个电话的事儿。不过有两个问题要说清楚,第一,既然安排两人就业,那个补偿金就得降一点,四十万吧,除去刚才给的十万,一周之内我再给三十万……”
  “不行,补偿金一分钱都不能少!”周先生情绪又激动起来。
  阮先生抬手制止——此时他比周先生更想达成交易,略一迟疑道:“赵局长,我说过一码归一码,那笔钱是给小牛创业的,少了办不成事儿;至于两人就业,两个企业名额换一个公务员名额,老实说也不算怎么地,这样吧,大家各退半步,你再给五十万!”
  “四十万。”方晟道。
  于道明在旁边急不可耐,暗想为个十万八万的你跟人家较什么劲?不知道老子大半夜没睡,白天还有一大堆会议!
  “好好好,四十五万,你也别再还价了,谁都知道在省城稍微好点的门面一年房租就得二十万,”阮先生道,“还有什么问题?”
  方晟道:“那家电子企业在银山市红河经济开发区……”
  “红河是什么鬼地方?”周先生感觉到受骗了,恼怒地嚷道,“除了潇南我哪儿都不去。”
  阮先生到底年长几岁见识广些,严厉地瞪了他一眼,道:“要说红河也不算远,就在潇南与银山搭界的地方,唔,坐公交车恐怕得一个多小时……”
  “那家企业早晚都有班车接送,”方晟道,“如果觉得每天往返太辛苦,厂区有单身宿舍,食堂伙食也不错,五块钱四菜一汤。”

  “噢——”
  阮先生和周先生听了都觉得满意,脸色越来越缓和,阮先生又问:
  日期:2018-06-11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