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囚牢》
第103节

作者: 莱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多给他们家一些钱吧。”齐桓心里难受,可又帮不到他们家,只能通过这种方式安慰了。
  自从住院之后,我就基本没有在自己的病房里边待着,只要一有时间我就会去熙熙的房间待着,陪着他。
  回想起当天意外发生的时候,熙熙如果不是为了救自己也不会成现在这种结果,可能现在就在我的面前活蹦乱跳的一点事情都没有,我宁愿现在躺在这里的是我自己。
  整天在熙熙的病房里边握着她的手,以泪洗面,而且嘴里边一直都在念叨着:“对不起,对不起,是妈妈不好,是妈妈没有保护好你……呜呜呜……”
  下班的齐桓没有在外边多停留一分钟,下了班就朝着医院这边赶,去我的房间没有人,不用猜就知道她现在肯定在熙熙的病房里,所以就马不停蹄的赶了过去。

  果真没有,看到两个人都在,齐桓心里边也算是轻松下来了,刚刚推开门就看到我一个人在那里哭个不听。
  这已经是齐桓好几次看到了,一看到我哭的这么伤心,他心里边也是非常的不好受,同时跟着也难受。
  “好了好了,我们不哭了,你现在肚子里边还怀着孩子,不能这样子哭,会对肚子里边的孩子造成伤害的。”齐桓劝着说。
  我也知道这样子会对自己肚子里边的孩子不好,但是我只要一想起来熙熙在这里躺着,我的心情就不会好,特别是一看到他,情绪是更加的平复不下。

  “都怪我,都怪我,如果不是我,熙熙也就不会躺在这里了,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悔痛的说着,脸上的泪水也越来越多了起来。
  齐桓来到我的面前,把坐着的我一把拉进了自己的坏里边,摸着头轻声的说:“别这样子,这也不是你一个人的错,不要这么自责,我相信熙熙肯定是醒过来的。”
  其实现在齐桓的眼睛也是红红的,他此时此刻的心情又怎么感受呢,他又怎么不想把邱芸芸给亲手弄死来为熙熙报仇呢,但是他是一家人之中的顶梁支柱,不能够这么轻易的眼红。
  我在齐桓的怀抱里边哭了一会儿,再加上他在一边一直的安慰,我激动的心情这才慢慢的平静下来,也不像刚才那样哭的那么厉害了。
  看我平静下来之后,齐桓又跟着安慰了一句:“你这样子哭,熙熙也不会醒过来,你还是要保重自己的身体,小心把自己的身体给弄坏了,再伤着肚子里边的孩子。”
  现在的我是非常敏感的,别人说的每一句话她都会听的小心翼翼,齐桓说的这句话正好让我多想了起来。
  慢慢的抬起头,离开了齐桓的怀抱,看他的眼神当中也多了一分冷漠。
  齐桓看到我突然之间的转变,突然疑惑的问:“你这是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只听见我冷哼了一声说:“哼,你根本就不关心熙熙的安全,你现在脑子里边想的就是怎么保护我肚子里边的这个孩子,你难道是要放弃熙熙吗?”

  齐桓并不是这个意思,但是我的思想敏感,就把他的意思理解成了这个样子,二话不说脾气一下子就燥了起来。
  齐桓害怕她生气,她现在的身体并不能再动气了,要不然会非常的危险,连忙解释说:“我没有说要放弃熙熙的意思,我只是说你要找照顾你自己,万一到时候熙熙醒过来了,你再生病了那就不好了。”
  现在的我怎么能听的下这些解释,直接回绝说:“是吗?我才不会相信你现在的解释。”
  我不依不饶,不管齐桓解释什么,我都不相信,到最后两个人直接吵了起来。

  本来身体就比较虚弱的我,根本经不起动气,没有吵两句,就直接晕倒了过去。
  这可把齐桓给下了一大跳,连忙上前扶住差点摔倒的我,大声的喊:“有没有人,护士~护士~这里有人晕倒了……”
  幸亏的是当时正好有空闲的护士值班,听到声音之后就连忙赶了过来,我这种情况比较紧急,所以直接被推进了手术室。
  齐桓一句陪伴,对着推车上晕倒的我说:“你可千万不要有事,你要是有事了你可让我怎么办?”
  等到了手术室门口,齐桓还是不忘的叮嘱医生。
  在手术室外边的等待真的是让齐桓快要崩溃了,明明刚刚进去了不到一个小时,但是在他感觉就好像是过了一两年那样子长,十分煎熬,现在都想立刻进去看看到底怎么样了。
  齐桓稍微的控制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在外边安心的等待着,终于手术中的灯暗了下来,在椅子上坐着的他一下子就起来了。
  走到手术室门口想要听听医生怎么说。
  “怎么样?我太太怎么样了?”齐桓激动的问。
  出来的护士看了一眼齐桓说:“你就是我的家属,病人因为精神压力不幸流产了,我们已经尽了努力了,但是……”
  听到这个消息的齐桓差点认为自己听错了,一把就掐住护士的肩膀大声的问:“你说什么?不可能的,怎么会这个样子?”
  “先生,我知道你的心情,但是我们已经尽力了,真的很抱歉。”然后从齐桓的手里挣脱了出来,重新走进了手术室。
  手术室在只剩下了齐桓一个人还沉浸在不敢相信当中,整个人一下子就变得颓废起来,一个人坐在那里,头低的深深的,很长时间都没有抬起来,嘴里边还念叨着:“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语气中满满的都是自责,真是没有见过他这么沮丧的时候。
  其实事实并不是这样子的,是苏羽收买了我身边的护士,在刚才手术室抽血化验的时候,这个护士就在我的身体里边下了药,因为下的分量比较重,所以根本就没有抽到血,一切都只是假象。
  自然齐桓是根本不知道,他只当我是真的流产了。
  看着病床上躺着的毫无血色的人,齐桓不禁紧了紧握着我的手。

  日期:2018-09-24 06:2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