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366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魏丹青指着李奎和徐锐道:“联系屯门还有余连生,让他们留意下王莽刚刚的那辆车,对方应该不清楚王莽当时是谁,所以车可能不会处理的这么快,那咱们就得尽快把这辆车给找出来了,能找到的话这个案子就能掌握先机了不然就太被动了”
  李奎他们随后离去,魏丹青脸色难的转而又和林明堂道:“五条人命啊!出了这么大的事,工地肯定得要停工了,官方那边我想办法去交代一下,你先把队伍撤回去吧”
  “好,还有,这边一着火面肯定会差,你留意下公司的资质和手续有没有问题,如果有什么纰漏的话,这场火就算不是你们放的你也脱不开干系,知道么?”
  “这方面我会注意的······”
  这个时候,因为事情来的太突然太紧急了,魏丹青也没有猜测出放火的人是什么企图,从他的角度来纵火的人唯一的意图就是让大圈停工,不至于在接着干下去,那这么一来拆迁改造的工程就得就此废掉了。
  但是,魏丹青因为没有掌握先机,却是少算漏了一点,明显幕后操纵的人,要的更多!
  九龙医院,王莽被送过来后就进行了烧伤诊治,他皮肤表面烧伤度达到百分之二十八左右,这个烧伤面积已经不了,但因为王莽在冲进火场之后聪明的把衣服给脱了下来,这就导致皮肤表面只是被烫伤了,而没有因为衣服着火粘到皮肤出现重度烧伤,所以被医生处理过后了烧伤药就给送到了病房里。
  病房里,那个被王莽救出来叫果果的女子一脸焦急的着浑身被缠着绷带的王莽,犹豫了半天才问道:“你为什么会救我?我记得,白天的时候我还和你们有过争执呢”
  “唰,唰”王莽调皮的眨了眨眼睛,道:“因为······你漂亮啊”
  “啊?”果果一愣,目瞪口呆的问道:“什,什么?”
  王莽干咳了一声道:“不是,那个什么,一条人命啊我既然有能力救,那总不能着你被烧死吧?白天的事那只能算是工作冲突,又不是私人矛盾,过去就过去了,谁还能放在心里啊”
  “谢谢,谢谢你了”果果咬着嘴唇,然后轻声问道:“你疼么,身?我你被烧坏了好多地方”
  “唰,唰”王莽又机智的眨了眨眼神,然后毫无征兆的就呲牙咧嘴的叫唤起来。

  “哎?你怎么了,你这是·····”果果被吓了一跳,连忙凑过来紧张兮兮的问道:“是不是很疼啊你,我要不要给你叫医生过来?”
  “不,不用,就是,就是很痒,被包起来的地方特别的痒”王莽呲着牙,哼哼唧唧的道:“别麻烦人家医生了,我忍忍就好了,要,要不你帮我挠挠?痒的地方你轻轻帮我抓几下可能就好了”
  果果脸顿时就红了一下,因为王莽身除了被包起来的地方,剩下的全都是裸露的皮肤,她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哪好意思下手啊?
  王莽偷偷的斜了一下犹豫不决的女子,然后闭着眼睛又哼哼了起来,状态显得极其痛苦。
  果果见状,顿时就被吓着了,连忙弯下腰伸出白嫩的手道:“你这么难受,那,那我就帮你抓几下好了······”
  于此同时,安邦也差不多在这个时候被推出了手术室,经过四个多时的手术,被他吞进体内的玻璃碎片全都被取了出来。
  “病人还得需要很长时间的静养,大概要十天左右,他体内多出组织被划伤,食道和肠胃方面最严重,这些地方的伤口都比较难以愈合,并且他短期内还不能进食,所以只能打营养液和葡萄糖来供给身体养份,但这么一来的话他恢复的程度就会很慢了,比较需要时间”
  赤柱监狱的负责人皱眉道:“他的身份很特殊,长时间留在医院里的话,我们比较难以处理,如果犯人逃脱的话,那就危险了,所以您有没有可能让他回到监狱,我们那里也有医疗设施应该可以保证他的伤情不会加重”

  医生两手一摊,道:“我只负责医治,其他的问题我没办法给你答案,不过我可以很坦白的告诉你,他现在非常不适合移动,因为一动的话体内伤口要是崩裂了完全有可能引出大出血,你如果想带他回到监狱,至少也要等一个星期之后才可以”
  “好吧·····”监狱的人无奈,但也没办法,医生都这么了他们不可能强行带走。
  安邦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快要亮了,经过这一番折腾他整个人都虚的不行了,并且他醒来就发现自己处于一个单独的病房里,病房中有三个丨警丨察正在盯着他,一只手被铐在病床。
  离开了赤柱监狱,虽然被严加管,但安邦觉得,他和外面联系的机会也来了。
  安邦和王莽,这对难兄难弟可能彼此之间都没有料到,他俩在同一时间被送到了医院。

  一夜过后,天亮。
  昨夜,九龙城改造区的那场大火并没有在香港掀起多大的波澜,毕竟这不是什么居民区,只是几栋没有被拆除的房子着火罢了。
  但是,让人意想不到的一件事,在早突然之间被引爆了,并且瞬间就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iL6
  清晨,九龙医院里。
  一夜没睡的魏丹青拖着疲惫的身子来到医院,正好碰从车下来的黄连青,两人边走边谈。
  “魏叔,昨晚的事情我听了”黄连青安慰着道:“这种事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七五年中环率先开发,当时是李嘉强拿的地,也在拆迁的时候出了事,十几户居民不愿搬离拖了很久,最后李嘉强把这个工程甩给了蒋中元,他让下面的人去了之后也是采取强行的手段,最后那些不愿意走的居民有几户人家三四个人守在房子里的时候,被压死压残了,因为这个事当时中环还被激起了民愤,但解决的途径却是蒋中元找人顶缸又赔了点钱就不了了之了”

  魏丹青揉着两边的太阳穴,摇头道:“性质不一样,大圈和那位李先生能比么?纵火和压死人哪个更恶劣?那个可以是意外,昨天是有人蓄意纵火,就是不想让大圈把这个工程干下去,如果能逮到人还好,逮不到人的话这个黑锅就只能让大圈来背了,五条人命啊一旦被捅出去了,这也是场不的民愤”
  “捅出去?”黄连青听完之后,反应很快的就问道:“那昨天出事的时候,现场有没有记者或者别有用心的人在”
  魏丹青皱眉道:“你的我也想到了,现场到没有什么人,但事发突然时间太短,我根本就防不住有心人去做什么,只能走一步一步了”
  黄连青着仿佛一夜之间就衰老下来的魏丹青,忍不住的道:“叔,你太心了·······”
  自从安邦入狱以后,大圈的事基本都扛在了魏丹青的肩膀,这个年过五十的老者展现出了异于常人的精力和魄力,事无巨细的处理着大圈的每一件事,但是毕竟魏丹青之前做了十几年的大牢,不是与世隔绝,但对外界的知悉也是极其贫乏的。
  香港的变迁,三年就是一个台阶五年则是一个阶段,十几年过去了八几年香港的时代,已经和魏丹青入狱之前大有不同了,所以出来的这几个月他一直在尽快的努力的适应着现在的社会节奏和氛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