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363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安邦皱眉点了点头,有点搞不清楚这人在这跟他打听这个是啥意思。
  对方听到安邦点头承认,脸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并且表情也好了挺多,当下他就语气急促的道:“他们要杀你,你在没来这里之前他们就已经合计过要杀你了”
  安邦又皱了皱眉,道:“我出来了,刚才人家不是已经的很明白了么”
  对方接着道:“你是知道他们要杀你,但并不知道怎么杀,对吧?明天早整个监区的人会去操场集合,监区东面有一片监控死角,他们会在那里动手,除了十六号监的林非以外还有其他监里的人都会过去,你一个人能压得住这么多人么?他们打算杀了你之后,在伪造一下你打算企图越狱的假象,到时候·······”
  安邦听他完之后,后背一股冷汗就冒了出来,他不怕跟人单挑,但绝对扛不住十几个重刑犯的群殴,最关键的是第四监区的人已经跟监狱方面串通好了,在那片监控死角区域无论对方怎么收拾他,都不会有丨警丨察过来管事,他完全有可能被一群人给围攻致死了!
  真应了那句话,喊破喉咙都没用,他孤掌难鸣,好虎架不住群狼!

  安邦扭头狐疑的问道:“你怎么会知道的,还有,你又干嘛告诉我这个?”
  “我跟他们又不是一伙的,你没来之前他们谈什么也没有背着我,至于我为什么告诉你,是我打算求你个忙·····”对方顿了顿,没在往下只是告诉安邦等他解决了这个事之后再告诉他能帮什么。
  对方完之后就起身离开牢房,安邦走在后面,心思烦乱脑袋里始终都在琢磨,得该怎么能躲过这第四监区的那双黑手。
  最关键的是,他现在和外面根本就联系不,自己被调过来的事,魏丹青和黄连青完全不知情。

  这件事,必须得通知家里面的人操作才行啊!
  安邦出了第十六号监,此时外面大批犯人正在朝着饭堂走去,他们这号监是在三楼,要一直走到楼下才能到达用餐的地方,安邦夹杂在人群里朝着楼梯口走过去的时候,突然之间故意放慢了脚步,后面跟来的犯人崔不及防下就撞在了他的身。
  对方愣了愣,随即开口就骂:“你他么的走走路停下什么,不知道后面有人啊?”
  安邦当即就转身直接怼了一句过去:“你眼睛瞎了,不见前面有人是么?”
  “草,你个扑街仔,是不是诚心找茬?丢类老母啊······”对方见安邦回头骂了自己一句,人就伸手扒拉了他一下,随后挥舞起拳头就奔着安邦的脑袋砸了过去。
  他伸手一挡,脚步朝左挪了一步,旁边就是三楼将近半米高的围墙,动手那人一下接着一下的砸着安邦,他躲了几次之后后背就顶在了围墙,同时脚下一个踉跄,人居然一头就从三楼栽了下去。
  “我”动手打人的那个顿时就懵了,没想到安邦这么不禁干,几下就给掀到楼底下去了。
  安邦从三楼掉落的同时,半空中就调整了一下身体,人翻过来后即将落地时两脚点了下地面,卸掉了大部分的力度,但同时双腿也弯了下去“噗通”一声砸在了地面。

  安邦面朝地下摔过去,倒在地后就趴着没动,随后牙就咬在了舌头一侧,顿时一用力,嘴里随即就流出了一道鲜血。
  血从安邦的嘴里流出来后,就流淌到了地,四周的人全都朝着下方张望,狱警连忙跑了过来把安邦给翻了个身,就见他紧闭着眼睛嘴角流着血,人明显是昏迷不醒了。
  “这人怎么摔下来的?”狱警皱眉问道。
  “好像是在面打起来的······”
  “送医务室,人怎么回事,给他抬过去,人死在监牢里惩教署那边就麻烦了”

  三个狱警连忙抬着安邦就往监区里的医务室跑了过去,方先前告诉安邦的那人略微诧异的盯着下面被抬走的人,脸露出一抹笑意。
  安邦被送到监区医务室,平放在床后,医生就扒拉开他的眼皮。
  “瞳孔没有扩散,脉搏平稳,心率正常,人没有性命危险的迹象,放心”医生简单的查了一番后,又摸了摸安邦胸膛的肋骨和四肢:“初步来,骨骼也没有断裂的痕迹,真要是骨头摔断了的话,人被你们这么抬过来造就被折腾醒了,没事的”
  狱警略微放下心,然后指着床的人嘴角道:“那这血怎么会流这么多呢,血流不止了这个”
  医生带着手套扒开安邦的嘴,嘴里的血沫子顿时就冒出了一大股,医生用水轻轻的灌进去后仔细了两眼,就发现人一侧的舌头被咬下来一块肉。
  “哎?这人·······”医生清楚之后,略显懵逼的道:“舌头怎么被咬下来一块肉呢?”
  狱警也凑了过来,见到安邦嘴里舌头少了一块肉,无语的道:“这人可挺不走运的,肯定是摔下来的时候脑袋碰到地,牙齿一咬合就正好咬到舌头了,医生那接下来怎么办啊,人还没醒呢?”
  “没事,问题”医生道:“先给他吊盐水,舌头到时候我给他消毒,观察到明天早人是什么状态,估计可能有轻微脑震荡,明天他醒了人要是感觉有问题就再给他拍个片子”
  安邦一只手被拷在了床,医生随后给他吊盐水,表面昏迷不醒的他其实心里始终都在琢磨,他到底该如何出监狱,怎么才能跟外界联系。
  他也没想到自己从三楼跳下来,又把舌头给咬下来一块肉,狱警都没有把他送出去,而是在监狱的医务室里处理了一下,这他么的自己也不可能装昏一直装下去啊。
  被吊盐水之后,医生交代了两句就出去了,两个丨警丨察坐在医务室里着安邦。

  将近一个时后,两个着安邦的狱警也有点坐不住。
  “让他在这吊着吧,人也没醒呢,抽根烟?”
  另外一人道:“能行么,万一出点问题,或者他醒了怎么办?”
  “这个扑街要醒早醒了,再咱俩就在走廊里抽烟,没事的”
  两个狱警走出医务室,床的安邦突然“唰”的一下就睁开了眼睛,用力拽了拽被铐在床的左手,没拽动后他眼睛在屋子里来回的寻摸了一圈,最后落在了头顶装有盐水的瓶子。
  两分钟之后,医务室里突然传来“咔嚓”一声,站在走廊里抽烟的狱警顿时一愣,连忙推开房门就见安邦被铐着的左手耷拉在病床,人倒在了地下,地面全是碎裂的盐水瓶子,安邦正用右手将玻璃瓶碴子往自己的嘴里塞了进去。
  “我,草”一个狱警顿时懵了,连忙吼道:“你他么的疯了啊?这东西也能吃么,快点给他按住,嘴里的东西赶紧抠出来”
  两个狱警强行按住安邦,想要掰开他的嘴把里面的玻璃碴子给抠出来,但安邦瞪着眼珠子死死的咬紧牙关,猛的把嘴里的玻璃碴子咬碎了,然后全都顺着食道咽了进去。
  顿时一股火辣辣的感觉就从胸腹里传了出来,体内好像被好几把刀子给割了一样。
  安邦这时才张开嘴,但舌头和嘴唇还有颚全都是一道道玻璃划出的口子。

  狱警连忙跑出医务室,抻着脖子喊道:“医生,医生快来,犯人吞异物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