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361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圈仔,安邦?”对面,其中有一人忽然开口,舔着嘴唇笑道:“欢迎你来到,第四监区,十六号监······我叫林非”
  安邦皱了皱眉,冲着他点了下头,随即林非走到他面前,脑袋凑到他耳边轻声道:“许正雄,你认识么?”
  “你认识,许正雄么·····”
  安邦愕然,许正雄这个名字已经消失在他脑袋里很久了,但他肯定不会忘记,严格来讲许正雄得算是他们大圈在香港做掉的第一个社团大佬,非常具有划时代的象征意义。
  林非轻轻的拍了下安邦的肩膀,声道:“许正雄是我的兄弟,我能来到赤柱都是因为我替许正雄抗下了一把事才进来的,你我把自己的一辈子都奉献给了赤柱监狱,就是为了要保下我雄哥,可谁能想到,我保住了他,他人却被你们给杀了,那我这一辈子的大牢不是白蹲了么?这笔账我会好好和你算算的”
  安邦心里“砰,砰”直跳,有人把他从第二监区调出来送到第四监区,又给送进了十六号监,恰好碰了许正雄的兄弟,这明摆着是有人故意要谋算他!
  “哈哈,别紧张,至少在这有这么多人着,我不会动你,我会给你挑个四处无人的地方在收拾你的”林非扔下一句话后,转头就回到了自己的铺位,其他人则是一脸不怀好意的盯着他,眼神里泛着冷意。

  “要杀我的人多了,你们算老几啊?”安邦面无表情的呲牙笑了笑。
  林非歪着脑袋斜了着眼睛望了过来,露出一副嗜血的神情,冲着他缓缓伸出右手在自己的脖子抹了一下:“拭目以待!”
  安邦抱着铺盖来到一处空铺,放下后铺好就四仰八叉的躺在了面,脑袋里却在惦记着。“不行啊,得离开这地方才可以”
  安邦不怕对方下手,但就怕下的是黑手,自己不可能时刻提防着有人会不会在背后捅他一刀,太累,没有那个精力,也并不现实。
  第四监区不是什么龙潭虎穴,但对安邦来讲却是个不亚于龙潭虎穴一样的陷阱。
  安邦旁边,那个一直低着头身材瘦削个子矮的犯人,忽然转头了他一眼,安邦下意识的扭头和他对视,见的是一双凹进了眼眶子里的眼珠子,和一张不带一点感**彩,并且非常板正的脸孔。
  这人起来不太像国人,虽然是亚洲人种,但从面相明显和内地人有点区别,嘴唇偏薄颧骨略高,两边脸蛋子有着明显的山炮红。
  对方了他一眼后就把脑袋又转了过去,然后靠在墙闭着眼睛打起了盹,这人好像并不是林非那一伙的,明显游离于对方团伙之外。
  与此同时的外界,大圈和黄连青并不知道安邦已经被从第二监区调了出来,并且送到了穷凶极恶环绕的第四监区。
  这一天,大圈也有事发生了,就在九龙区改造那一片。

  拆迁区,绝大部分的住户都已经搬走了,但这条街却有挨着的三户人家还没有搬离,并且态度很强硬,给不到我的条件我肯定不会搬,所以林宇在协商无果之后就只能给魏丹青打了电话,让他过来协调一下。
  下午的时候,大圈来人了,王莽,魏丹青和老桥还有李奎开着一辆车来到改造区。
  “魏总您·····”林宇指着改造那一片道:“其他住户都已经搬走了,现在卡着的三家对工程的影响很大,再有两天的时间我们就该拆到这边了,如果他们还不搬的话,那就只能停下了,他们的方位正好卡住了关键的那一块地方,他们不动下面的活没法干啊”
  “九龙政府那边给你们的期限,是到什么时候?”魏丹青皱眉问道。
  “半个月后,剩下的拆迁工期大概是十二天的时间,所以他们这一卡如果时间太长的话,搞不好就得延期了,而延期的话你们肯定要付出违约金的”林宇解释道。

  “怎么谈都不行么?”老桥问道。
  林宇点头道:“按照补偿协议最大价值化谈的,但还是谈不了”
  老桥问道:“那比如,在可能允许的范围内给他们多加点钱呢?毕竟,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那就不是问题了”
  林宇摇头道:“这个不行,因为你要是加了钱,传出去的话那前期搬走的那些人怎么办?他们肯定回头会来找我们的,几百户人家呢你难道各个都给加?”
  “那也不能就难在这啊?”李奎道。

  林宇两手一摊,很直白的道:“我们的队伍只负责工程这部分,谈判的事能谈下来的我们自然能谈,谈不下来的就得靠你们出马了”
  “哎,啥也别了,该到我们这些社会人士出马的时候了”老桥拍了下李奎的肩膀道:“给你个机会,体现一下你在香港监狱里改造的成果,刚出来就碰个这么难题,去找找存在感吧,你跟他们聊聊”
  “妥了,我试试”李奎整了下衣领子,就朝着其中一户人家走了过去敲了下门,门刚一打开,一盆水“哗啦”一下就从门内泼了出来,正好把李奎从头到脚全都给淋了一遍。
  李奎伸手从脸摘下两片菜叶子,甩手就给扔了,冲着那户人家喊道:“长没长眼睛啊,外面有人不见么?”

  “我自己家的地方,你们不长眼的杵过来,你谁呢?”门里,一个身材高挑,过耳短发面容清秀靓丽的女子单手叉着腰拿着一个空盆,没好气的走出来,伸手指着李奎和他身后的人道:“你们这些人我早就出来你们不怀好意了,香港是法制社会,有民主权利,你们不能在未经我们许可的情况下,擅自剥夺我的所有权”
  这女人叉着腰话的时候,起来是在发火,火药味比较浓,但你仔细品品的话,她这急眼的时候却别有一番风味。
  清冷,不苟言笑,但举手投足间却又比较奔放。
  怎么呢,比较像重庆森林里二十多岁时候的林青霞。
  表面起来像是一座万年不化的冰山,冰山里面始终有一股炽热的岩浆。
  “唰,唰”王莽在后面眨了眨眼睛,声跟林宇问道:“这姑娘挺带劲的啊,是谁啊?”
  “住户之一,独居,其中就她最不愿意搬走了”

  王莽伸手捋了下自己牛犊子舔的发型,夹着裤裆迈着碎步就走了过去。
  老桥在后面问道:“哎,你轻点,千万别动手啊,那姑娘在你面前就跟个鸡崽子似的,你别一激动给人掐死了”
  “不是······”王莽回头呲牙笑道:“我的春天来了,我去发个骚”
  王莽走过去后,一把扒拉开李奎,然后捋了捋自己干净利索的寸头,呲牙笑道:“这位姐,你······”
  “你才是姐呢”对面女子,白了王莽一眼,直接生硬的打断他,道:“不好意思,我搬不了,请你们走开,别碍着我家门口,不然下一次泼出来的就是热水了”
  “咣当”话嗷嗷带劲的女子转身就回去了,重重的摔房门留下了错愕的王莽。

  “呵呵,犯贱来了?”李奎斜了着眼睛道。
  王莽干咳了一声,淡淡的道:“性子是有点刚烈了·······”
  魏丹青在后面喊道:“行了,这家不通你们就换个人家再谈谈,一个一个的来,非得找难啃的下嘴,能不能变通一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