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360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知道了,德哥”
  “好,明白·····”
  随后,和生堂的人从离开了尖沙咀的仓库,张耀良急匆匆的就车走了。
  其中一辆车里,赵宗德和黄伟文坐在一起。
  两人的脸色都不太好,赵宗德着远处消失的张耀良的车子,皱眉道:“黄伟文,你刚才有没有发现耀良好像有点不太对头,紧张了?”
  “倒是有一点,不过,德哥”黄伟文有点惊诧的道:“你该不会是怀疑他了吧?”
  赵宗德摇了摇头,道:“没怀疑,张耀良跟了我二十几年,我还没位的时候他就在我下面了,这些年我不管走到什么位置都一直带着他,也相信从来都没亏待过他什么,他哪有反水的道理?他为什么会把信露给大圈?”

  黄伟文不吭声了,赵宗德先前的这些都是事实,他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但黄伟文对张耀良是什么法,和赵宗德对他的法自然不可能一样。
  首先,黄伟文就觉得,一次关于张耀良儿子被断手的那件事,他心里肯定是不舒服的。
  因为,赵宗德在做出决策的时候,是拿社团的利益来话,而并没有考虑张成龙的得失,这么一来张耀良心里能没有点不满么?
  但是,黄伟文也想到,要是光凭这个就能让张耀良反水的话,也不太现实。

  同样的,赵宗德刚刚也想到了这一点,但念头刚出来就被他给过滤掉了。
  一个跟了他二十多年的老人,这么轻易就被判了自己?
  那我赵宗德做人也未免太失败了吧!
  可是,人心这种东西真的是太难测了,尽管赵宗德和黄伟文都不认为张耀良也有反水的可能,但这个念头却从他俩脑袋里冒了出来。
  这个念头就像是雨后的春笋,一旦露头,就会有壮大成长起来的可能。
  所欠缺的,也许就是一个机会罢了。
  赤柱监狱门口,魏丹青和王莽领着大圈的几人全数前来,列队迎接老桥和李奎出狱。
  大圈的人除了战死的马德宝和杨学清还进去四个,如今老桥和李奎归来,无疑让人手填补了下空缺,别就归来两人,但毕竟都是久经沙场的战士,能多一个都是如虎添翼。
  监狱大门一开,两人背着简单的行囊迈步走出,当他俩身影出现的一刹那,王莽“啪”的一下双腿并拢立正,举手敬礼,身后徐锐,邓锦州,丁建国等人全都同时举起了手。
  “老班长好,同志们辛苦了······”
  老桥笑着拍了下王莽道:“调皮了啊”

  魏丹青斜了着眼睛道:“这都是功臣,应该的”
  “哎呀,你俩都出来了,我哥那岂不是很孤单啊,连个暖床的人都没有了,这可咋办呢?”王莽搓着手挺心疼的道。
  “那要不,你犯点事进去陪陪他?”李奎呲牙笑道。
  王莽直接摇头道:“算了,毕竟我这还单着呢,除了我哥以外大圈里我的颜值和身材算是最拔尖的了,他进去了正好,我的春天也来了,省的他在外面女人的眼珠子都唰唰的飘到他那去了”
  “你哥,暖床有宁呢,他俩可以相互依偎着谈谈人生什么的,不用担心”老桥忽然闭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哎,你还别这外面的空气确实不错,至少没有那股子让人腐朽的味道了”

  赤柱监狱,第二监区,老桥和李奎出狱的当天,一个狱警就来到了安邦和李奎的牢房。
  “9527······”
  “到!”安邦起身应了一句,他不是习惯了监狱的生活,而是纯粹的条件反射,就像是以前在部队当兵,连长扯着嗓子一喊,他就得立马起身立正。
  “踏踏踏,踏踏踏”狱警快步走过来后,用警棍敲了敲铁门道:“9527收拾一下,准备换监”
  “唰”李奎和安邦都同时呆愣一下,换监的事在监狱里很正常,但对安邦来讲就有点不太正常了,每个月他黄奶奶都会给他存大笔的监币,这些钱除了保证安邦日常的吃喝能正常外,更能保证他在监狱里相对自由和不受管束一点,第二监区已经被大圈给收拾的比较和自己这边贴合了,突然换监的话对安邦难免会产生极大的影响。
  安邦皱眉问道:“阿sir,怎么会突然给我换监了?”
  狱警淡淡的道:“要不要我去给你问问典狱长?”
  安邦顿了顿,摇头道:“行,我换”
  李奎在后面道:“哥,没事,虽然换监了这又不是换监狱,咱们大圈在赤柱还是有点名声的,你去哪都一样”
  安邦收拾了铺盖走出牢房,跟着狱警出了第二监区。
  十几分钟之后,两人走过一道长廊,一直走到位于赤柱监狱的最东面。
  走过来的时候,安邦的脸色就开始逐渐难了,并且隐约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冒了出来。

  赤柱监狱是关押香港重犯的地方,但重犯之中的重犯,那些犯了死罪并且这辈子都无望出去的人,则是被押在了赤柱监狱的第四监区。
  一个只被判了两年多的犯人被送到了第四监区,这他么的能没有问题么?
  “咣当”通往第四监区最后一道栅栏门打开,安邦抱着铺盖卷一脸阴沉的走了进来。
  “唰”监区内,牢房里被关押的犯人几乎全都集体张望过来。
  第四监区,至少已经有半年多没有犯人被送进来了。
  安邦边走边用余光打量着监区里的环境,从内部构造来讲这里和其他监区没什么两样,但你要从氛围来的话,就明显区别于其他监区了。
  这里的犯人,眼神中都泛着一股血性的色彩,你要他们是一脸横肉的话,那都明显是一种夸赞了,因为这里的人,基本都和古时候那些秋后问斩的死刑犯差不多,虽然这里并没有什么死刑一。
  安邦一路走来,凭借着他从战场下来的经验就观望出,这的人有很多身都泛着浓浓的杀气,让人感觉极其不舒服。
  这种感觉,他在那些曾经不止一次过战场的老兵们身体会过,比如王莽他爹还有李长明的叔叔李沧海,这两个人都参加过对越和援朝的战争,带兵的同时双手也沾染了无数敌人的鲜血。
  安邦隐约感觉到,似乎一扇阴谋的大门,正在朝自己缓缓打开了。
  “长官,我请求和外面联系一下,打个电话······”

  狱警顿时冷笑道:“你当这里是菜市场呢,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老实点大圈仔,给我进去,十六号监”
  安邦心里顿时又“咯噔”了一下,黄连青给他存的监币,就是在监狱里的通行证,以往他可以经常被探监,也能和外面打个电话联系一下,但如今他好像瞬间就被剥夺了这个优势。
  “哗啦”十六号监的铁栅栏门被打开,厚重的铁门内,七个犯人中有六个侧目望了过来,只有一个身材偏瘦弱的人坐在墙角耷拉着脑袋没有抬头。
  “来新人了,进去吧······9527”狱警推了安邦一把,等他进去后,就“哗啦”一声把监门给重新关了。
  安邦抱着铺盖卷,静静的着面前几人,他一瞬间就从这几人的身感觉到了浓浓的敌意和不善,就像是丛林里嗜血的饿狼在待猎物一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