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14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错了。”陆熙柔眯起眼说,“你是你哥哥深爱的家人,为家人担心、做任何事都是应该的,但是,就因为你任性的不告而别,你哥哥却要付出巨大的代价,他来这里几乎和送死没有区别,你知不……?”
  “小柔!”萧晋厉声打断她,走过来笑容温柔的看着贺兰艳敏说:“敏敏,你别听她瞎讲,这丫头最喜欢危言耸听吓唬人了,只要你一切都好好的,比什么都重要。”
  “哥哥!”贺兰艳敏再承受不住,扑进他的怀里放声大哭。
  贺兰艳敏所经历过的苦难,足以让这世界上的任何人崩溃,所以她恢复意识和记忆之后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想死。

  她自觉没脸面对因为自己而饱受打击和迫害的哥哥,更没脸承受来自萧晋和囚龙村那个院子里人的关爱,但她要强的性格又不允许她就那么憋屈的死去。
  以前身有毒瘾,只能认命,但现在既然已经挣脱了所有枷锁,不了却掉心脏上那个硕大的空洞,就是死了,她也不会安心。
  因此,她隐瞒了自己已经恢复的情况,偷偷的攒起能够让自己来到夷州的路费。然而,这个过程对她而言太艰难了,不是钱不好攒,而是家里人对她的疼爱让她感到深深的愧疚。
  她已经害了哥哥并让他失望,实不忍心再继续伤害那样善良温暖的一群人,于是,在经过几夜的辗转难眠之后,她决定做一件非常可耻的事情——偷钱和不告而别。
  这样虽然不能减少大家被背叛的伤心和痛苦,但至少可以让他们愤怒。她觉得如果人死后真的可以变成鬼魂,在他们的诅咒和谩骂中慢慢化为尘土、永不超生,正是自己最想要的结局。
  可是,她又错了,没有人诅咒她,也没有人骂她,萧晋甚至都没有生气,反而温声细语,仿佛她只是出门去旅游、随时都会回家一样。
  她可以用死亡来自欺欺人的辜负家人的关爱,却无法眼睁睁看着爱自己的人因为自己的任性而牺牲,这是由她善良纯洁的心灵来决定的,根本就不受她主观所想的控制。
  所以,她只能带着满满的懊悔乖乖来见萧晋。
  之前陆熙柔的那一巴掌确实让她好受了许多,但萧晋的话却让她再也维持不住所谓坚强的伪装,委屈的大哭起来。
  这一哭就足足哭了十几分钟,为了不引起酒店方的注意,也为了能让她哭的更加舒服一些,萧晋不得不抱着她进屋坐到沙发上,像哄孩子一样轻拍她的后背,任由她泪水宣泄。
  “……哥哥,对不起……”
  “好了好了,一家人还这么生分做什么?”萧晋抚摸着她的头发,柔声说,“哭完了就没事儿了,看你的样子,这两天没吃好也没睡好吧?!快起来,哥哥去给你拿你沛芹嫂子做的糯米糍,先垫一下,休息休息,然后咱们一起去吃大餐。”
  贺兰艳敏的鼻子又开始发酸,把脸深深的埋进他怀里,幽幽地说:“哥哥,你别对我这么好,行吗?”
  “又说什么傻话呢?”抬手在女孩儿头顶拍了一下,他佯怒道,“赶紧起来,这件礼服可是你小柔姐送我的礼物,很贵的,要是弄脏了,小心她又揍你。”
  “让小柔姐姐打我一顿也好。”话虽这么说,贺兰艳敏还是离开了萧晋的怀抱。
  “打住,别乱套近乎!”陆熙柔的态度依然很冷,“以前你只有七八岁的智商时,喊我姐姐没什么问题,但现在既然已经恢复了,咱俩谁大谁小还不好说呢!”
  “小柔!”萧晋瞪她一眼,硬声道,“你要是闲得慌,就去楼下的餐厅订个位子,最好是包厢,待会儿我们要去吃饭。”

  陆熙柔抿了抿唇,冷哼一声,转身出了门。
  萧晋这才把目光转到跟随贺兰艳敏一起来的那个男人身上,起身笑着问她道:“敏敏,这位是你的朋友吗?”
  “这位是吴俊豪,豪哥。当年我就是坐他的船回大陆,这一次也是他一路把我护送过来的。”贺兰艳敏为他们介绍道,“豪哥,这就是我一直跟你说起的哥哥,萧晋。”
  “豪哥!”萧晋快步走上前,伸出手道,“这些天多亏你替我们照顾敏敏,太感谢你了,待会儿一定要好好敬你几杯才行。”

  相比起他的热情,吴俊豪则显得十分冷淡,没有与他握手,只是开口说道:“阿妹没有骗我,你确实是一个好哥哥,只是夷州这里情况复杂,我奉劝你还是早点带她回家比较好。”
  萧晋挑了挑眉,再联想起之前陆熙柔动手时他喊的那句话,顿时心下了然,微笑着说:“多谢豪哥提醒,请你放心,我会保护好她并尽快带她回去的。”
  吴俊豪点点头,再看向贺兰艳敏时,目光就变得温柔起来。“阿妹,你已经见到了你的哥哥,那我就走了。”
  “哎,豪哥,我还没有好好的感谢你,怎么能这就走呢?”萧晋挽留道。
  贺兰艳敏也开口说:“是啊!豪哥,这次不但麻烦你出海,还累你一路把我送到夷北来,敏敏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起码也要吃顿饭,好好休息一下再说呀!”
  吴俊豪眼中闪过一丝悲伤,嘴角却翘了起来。他似乎是想要笑的洒脱一些,但很可惜,他脸上的那些狰狞伤疤只能让这个笑容看上去更可怖。
  “不用了,我那边还有货要运,你知道的,我的生意见不得光,必须准时,否则就有可能断了财路。你好好听家人的话,别再一个人到处乱跑了,有什么事随时可以联系我,我没别的本事,但让你安心休憩的地方还是有的。就这样,再见。”
  说完,这个个头不高的海上汉子就转身离去,走得丝毫不拖泥带水,很是潇洒。

  萧晋没喊住他,回头瞅瞅又开始落泪的贺兰艳敏,就摇着头叹了口气,掏出支票本填了一串数字撕下来交给她,说:“还愣着干嘛?去送送人家呀!死丫头,怎么出来野了一趟还不懂事儿了呢?”
  贺兰艳敏像是才反应过来似的,攥着那张支票就冲了出去。
  站在男人的立场,萧晋是很欣赏吴俊豪的,有情有义也有点本事,是个非常不错的朋友之选。但是,作为哥哥,用看待妹夫的眼光去看,这人就不太合适了,不但长相吓人,还干着走私的买卖,说不定哪天就会喂了海里的鱼,女人嫁给他少不了受罪。
  好在他和贺兰艳敏之间明显是一个落花有情,一个流水无意,如今萧晋已经是焦头烂额了,也没精力去处理这种感情方面的事情,如果能用一张支票就了解掉这段恩怨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贺兰艳敏是和陆熙柔一起回来的,女孩儿的眼睛又肿又红,险些让萧晋以为她又被打了,不过还没等他出口询问,陆熙柔就瞪着眼说:“我警告你,再敢凶我,信不信我也给你玩一出不告而别?”
  萧晋被噎的差点儿呛死,好在贺兰艳敏紧跟着解释道:“小柔姐姐没有打我,我是……是自己哭的。”
  上前点点陆熙柔的脑门,萧晋拉住贺兰艳敏的手,问:“那个豪哥收下钱了吗?”
  “收下了。”贺兰艳敏抬起脸,眼角又有一滴泪珠滑落,可怜巴巴的问:“哥哥,我这辈子是不是注定要欠别人很多很多?”
  日期:2018-05-01 08: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