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49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想樊红雨和鱼小婷都是因性生情,方晟不觉点头称是,补充道:“专家都承认和谐的性有助于婚姻幸福,反过来理解就是,不和谐的性会导致婚姻破裂。”
  “我的婚姻就因为性而破裂,”徐璃道,“寻寻觅觅到三十多岁,在即将迈入中年女人行列前居然遇到你,居然能挺住三分钟,我觉得自己很幸运了。如果调到外省会不会继续寻觅?肯定不可能。身为厅级女干部不停地挑选男人,很快名声就会臭掉,我不敢承受那样的后果。所以你将是我最后一个男人……这个表述没毛病吧?”
  方晟手指从她高耸的胸部慢慢下滑,道:“没毛病,我也很想持续跟踪下去,看看‘名器’之花什么时候凋谢。”
  “也许六十岁还能保持旺盛的战斗力,你呢?”她俏皮地问。
  “只有多看几眼了。”他苦着脸说。
  闲聊了会儿,徐璃还是不肯第二次,双手环绕在他腰际惬意甜美地睡着了。清晨醒来,两人神清气爽准备来个晨练,不料手机响起,竟然于道明打来的。方晟做个噤声的手势,下床站到窗前接听。
  “旁边有没有人?说话方便吗?”于道明一付心急火燎的样子。
  “没事的,二叔有事请讲。”
  “赶紧带十万块现金过来,我在塘宁区益霞小区九幢806室,要快!”
  方晟不觉愣住,试探道:“您不是住省委宿舍楼吗,怎么跑那么偏僻的地方?而且您要现金干嘛?”
  于道明突然少有的暴怒:“叫你带就带,哪来这么多废话!”说罢便挂断电话。
  绝对有蹊跷!
  于道明在于家三兄弟里性格最为随和率真,骨子里透出大家族子弟玩世不恭和与世无争的气质,平时待人亲切温和,绝少象别的领导干部动辄声色俱厉,身边工作人员都很少听到他说重话。
  于道明对方晟的态度更随便,身为于家长辈非但从不指责方晟花心,反而经常拿那些女人开玩笑,还帮方华解决了小师妹的调动问题。
  刚才那声怒叱,连被窝里的徐璃都听到了,见方晟收起手机发呆,轻声问:“是于省长的电话?”
  “对了,昨晚他有没有出席活动或晚宴?”方晟问。作为省正府副秘书长,徐璃精确掌握省领导每天的行踪。
  “据我所知没有。现在除了特殊情况,原则上周末都不安排公务活动。”徐璃说。
  方晟皱眉道:“那就怪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堂堂常务副省长打电话叫人带十万元现金到居民小区,不想可知发生了极为特殊的情况!
  于道明命令方晟快,方晟却不敢快,必须考虑到最坏的可能性,比如说——绑架;或者于道明只是诱饵,对方真正的目标在自己,送现金不过是幌子。
  方晟越想越担心,打电话给严华杰简要说明情况。严华杰比他想得更深,说于省长让你过去而不是秘书或其他人,也许不知外人知晓详情,我可以派特警跟着后面,但只能在于省长人身安全遭到威胁的前提下,明白我的意思?

  有道理,这也是可能性之一。
  当下方晟与严华杰商量具体行动方案,之后驱车到附近自助区取了现金,来到益霞小区门口和特警小组会合,组长交给方晟一只微型对讲机,约定如果有情况就将它一直开着,特警会从下水管攀越而上,伺机冲入房间展开营救行动;如果没事将它关掉即可,特警小组则留在九幢附近巡查,等方晟安全出来再收队。
  来到楼下,慎重起见方晟拨通于道明的手机,道:
  “二叔我来了,现在上楼?”
  “钱带了没有?”

  “带了,十万。”
  “上来吧,就你一个人!”于道明强调道。以他的智慧当然猜到方晟此行不可能单身前往,后面必定带了一大堆丨警丨察。
  听于道明语气并不惊慌,至少目前没遭到伤害,方晟心中稍定,冲躲在暗处的特警们做了个手势,拎着一袋钱缓缓步入单元楼道。
  来到806室前,刚准备抬手敲门,防盗门猛地打开,一个粗壮有力的手一把将方晟拽进屋!
  客厅并不大,只有十二三平米的样子,里面或坐或站着六个人,显得十分拥挤:于道明一脸狼狈坐在右侧沙发上,右脸颊通红显然被人打过;面前站着位年轻男子,双拳紧握,恶狠狠瞪着于道明,若非旁边中年男子抱着胳臂,恐怕随时要冲上去揍他;左侧墙角站着个面容、身材都还不错的少丨妇丨,染了淡红色头发,双手捂脸嘤嘤哭泣,左侧中年妇女不时低声数落她;门口中年壮汉双手叉腰,从头到脚打量方晟,粗声粗气道:

  “明白啥事儿么?”
  这场面,这阵势,不想可知就是于道明被人捉了奸!
  方晟心里反而定当下来:第一,捉奸而不报警,说明这家人要的不是公道和正义,而想要钱;第二,不管十万元是不是首付款,这个价码说明于道明没泄露常务副省长的身份!
  这一点很重要。常务副省长这顶帽子太大了,稍有不慎会给于道明乃至于家带来无穷无尽的烦恼。
  方晟环视众人,提起袋子道:“明白。钱带来了,人可以走吧?”
  中年壮汉粗鲁地夺过袋子,打开点了点扎数,顺手扔给中年妇女,然后轻蔑地说:“这点儿钱就想脱身?我妹子妹婿好端端的家被那个老色鬼搅乱了,起码得百八十万!”
  “有话好好说,别着急,”方晟沉稳地说,“要说搅不搅,一个巴掌拍不响对不对?把责任都推给男方未必不仗义……”
  中年壮汉凶狠地推了方晟一下,怒目圆睁:“哎,你他娘的还敢较劲?要不要报警,让丨警丨察跟你讲理?”
  于道明连忙喝道:“少说两句!”
  方晟知趣地闭嘴。其实这是一种策略,倘若一进门什么责任都揽下,什么价码都接受,对方会认定是羊牯,要大斩特斩。所以要让对方觉得自己不好说话,喜欢锱铢必较,反而不会漫天要价。
  中年男子松开年轻男子,踱过来冲中年壮汉使个眼色,中年壮汉便退到后面盯住年轻男子。
  中年男子问道:“你贵姓?”
  方晟一犹豫,不知于道明有没有提到自己真实姓名,遂指着他道:“我是他侄子。”
  “噢,也姓赵……”
  方晟闻言瞪了于道明一眼,暗想好缺德的家伙,居然把赵尧尧的姓搬出来泡妞!
  “你是区里的局长?”

  方晟又一愣,脑中急转点点头:“副职,不算什么。”
  中年男子脸色稍有和缓:“赵局长,我把大致情况说一下。你叔仗着有几个臭钱骗我外甥女耍朋友,又是送手表又是买包,还说帮她弄个公务员名额,我外甥女一时糊涂就跟了他,租到这里同丨居丨。谁想到公务员名额根本就是糊弄人,她又长期不回家,老公起了疑心,昨晚跟踪到小区,然后把我们都叫了过来……”
  奇怪,堂堂常务副省长弄个公务员编制算什么难事,还用得着骗?难道另有隐情?
  再一想,这家人集体冒出来捉奸,最根本的原因大概是公务员编制没到手,狗急跳墙,欲以要挟手段达到目的。于道明没想到对方会有此着,惶急之下不得不把方晟推出来做挡箭牌。
  日期:2018-06-11 06: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