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囚牢》
第89节

作者: 莱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记者知道他们肯定会有大爆料爆给自己,只是点了点头,随后乖巧的站在他们的背后,摄像机不断的拍。
  记者看到他们几个人之间的眼神交流,她好似已经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过了一段时间,齐桓不决定继续瞒着他们了,转身看着记者,一脸微笑的拿出手机,边拿边说着:“我知道今天记者们来就是为了看她签这协议,等了这么久真的是辛苦了,接下来我会给你们爆一个料。”

  而邱芸芸一直都在保持自己的态度,在房间里根本没有生气,一脸微笑的好似能跟所有人都合得来一样,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此时此刻自己的心理是波涛汹涌的。
  在大家迫不及待的脸色和眼神下,她拿出手机,播放着录音和照片,她快速的收回手,看着一脸不可思议的记者,微微勾了勾唇:“你们现在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了吧。”她微微挑了挑眉,一切意思都在话里。
  邱芸芸听到这个话,装作一副很震惊的样子,用手捂着嘴,眼底全都是不敢相信的样子,她摇了摇头,后退了几步。
  记者看到她的表现那么强烈,知道肯定有戏,于是拿着话筒纷纷冲到邱芸芸的面前,一脸疑惑的看着邱芸芸,发出提问:“邱女士,我刚刚看到您是现场反应最强烈的,不知道你对这件事情是否有关系在里面。”
  其实记者的话潜台词是你知道不知道他们的事情,你有没有参与这件事情。
  邱芸芸可不是那种傻到零智商的人,她捂着嘴,眼泪夺眶而出,她快速的摇了摇头,否定:“我也不知情,其实我也是受害者。”
  说完好似控制不住了哭声一样,放声大哭。
  记者看到她的情绪不稳定,之后也就没有再让她露镜头了,只是一股脑的想齐桓问问题,而齐桓也是一副愿意解答的样子,他们怎么问自己就怎么说,所以在这件事情的情况下,齐氏转危为安。
  第二天一大早,太阳刚蒙蒙亮,我便被家里搬运东西的碰撞声吵醒,她在床上翻来覆去,可就算是用枕头捂住了耳朵也无济于事。只好一脸烦躁地起了床。
  我洗漱完之后,发丝还是微微有些凌乱,眼睛微眯着,走路晕晕乎乎的,还差点儿撞到墙,下台阶时,眼睛全闭上去了,一丝缝隙也没有留。好在我对自己家里很是熟悉,这才没有摔倒。
  总算是有惊无险地下了楼,我躺在沙发上,眼睛还是闭着的,有气无力地问:“今天家里家里怎么这么吵啊……”然而我等了好一会儿都没见有人回答她,不由得睁开了眼。
  一睁眼,便看到家里都是些蜡烛啊,鞭炮啊,白花啊什么的,都是祭拜死人用的东西。

  我皱皱眉,脑海里残留的那些睡意现在全没了,从沙发上起身,找到林祁和苏羽,问:“今天家里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多这样的祭品?”
  说这话的时候我脑中闪过熙熙的小身影,突然心被揪起了般,抓着林祁的手不由得一紧!
  “是不是……”
  林祁吞吞吐吐地说:“嗯……当然是给人祭拜阿,当然,这个人你不认识,所以……”

  还没说完,我便打断:“你们肯定有什么事瞒着我,那,就算我不认识这个人,我去祭拜一下也不行么?”
  林祁张张口,还想说些什么,就听见苏羽说:“好了林祁,这件事也无伤大雅,还不如就今天带阿秋去那儿吧。”
  林祁原本还想拒绝的,听见苏羽这样说,只得无奈地点点头。而后,他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样,说:“但是,阿秋你不要激动,要不然到时候我都无法向大哥交代了。”
  我应了一声,在心里嘀咕:搞得这么神秘,难道他们是真的有什么瞒着我么?
  林祁带我们去了一个很僻静的村庄,路上很是坎坷,昨天刚下了一场小雨,细细密密的,让村庄的空气很凉爽,然而路也变得难走了许多。他们是开车去的,坑坑洼洼的,十分颠簸,还有些泥土没有干,汽车驶过就黏在了车轮、车身上,将林祁的白车染成了黄车。
  我望着外面的青山绿水,心里微微感叹,乡下的空气果真极为清新,有着别样的享受啊!
  我就这样胡思乱想着,消磨着时间,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到了水泥路上,汽车行驶地很平稳,让我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
  很快,就到了目的地,立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块什么字都没有刻的墓碑,我心中划过疑惑,只见林祁和苏羽好像心情都变得有些失落,一言不发。林祁将带来的东西从车上拿下来,“哧”的一声,点燃一根蜡烛,放在墓碑的一边,而后便把打火机收了回去。
  苏羽就在旁边帮忙,递东西。
  我站在车边,默默地看着他们俩,天空适时地下起了小雨,似乎是在为许海的死亡感到悲哀。今天的雨和昨天一样,细细密密的,然而蜡烛并没有因此而熄灭,反而是燃烧得更旺盛。小小的火苗在雨中跃动着,灰色的环境中多出一抹橘色,显得有了几分生动。
  他们不愿意说,我自然不想过多问,只在心里祈祷着不是我家的小宝贝。想着这些,我心中暗算了下日子,和熙熙已经有些日子没见了,齐桓也没有带来他的消息。
  他们三人在这里待了一会儿,回去的途中,小雨冲刷着一切,带来了清新的泥土的芬芳。
  我望着雨中的村庄,整个人昏昏沉沉的,脑子里繁杂一片,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渐渐地睡着了。

  见我睡着了,林祁停下了车,升起前后座间的挡板,与苏羽小声的交谈起来。
  林祁问苏羽:“如果被阿秋知道了该怎么办?”
  苏羽一听,愣住了,随即缓缓道:“我也不知道,所以我们只能瞒着她。”
  林祁皱眉,显然不满意他的答复,皱着眉头问道:“那你今天为什么要同意把阿秋带过来?”
  苏羽白了林祁一眼,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你也不想想!今天我们弄得太吵了,被阿秋发现了。你又不是不知道阿秋的性子,我们要是不带她来,她一定会自己跟来的!”
  林祁叹气扶额,感觉头都要大了。只好无可奈何的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又发动了车子,开回了家。
  路上并不坎坷,林祁换了一条路,以免把我吵醒,不过就是回去用的时间长了一点。
  很快,夜幕降临了,两盏车灯照亮了回家的道路。
  在颠簸的路上,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一个模糊的人影了,她很想知道他是谁,奈何她每每想伸手过去抓住的时候,那虚无缥缈的影子犹如一盘砂砾,根本抓不住。
  醒来后,我额上冒着细汗,浑身仿佛浸在水中一样。那种惊慌的余韵还萦绕在心头,但我不能多想,不许把任何人代入进来。
  回到家之后,我们三个人都是沉默寡言,没有人说话,空气十分安静,有一种莫名的诡异。
  而林祁和苏羽此时也没有为难我,我也松了口气。心安理得地在那儿坐着。
  苏羽去厨房准备晚饭,而我也不能在那干坐着吃软饭,有点怪不好意思的。然后就去厨房给她打下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