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356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个事,凑在一起,他如何自圆其!
  “你们是谁?为什么会告诉我这个”
  “我是谁对你来就一点意义没有了,你还是想着怎么让自己的人别在香港岸然后跟大圈的人汇合在一起就行了”
  对方完随后掉头就走,车里,张耀良怔怔的着离去的身影,咽着口水,脑子里一时思绪混乱,因为他现在被魏丹青一连串的算计给搞的有点魔怔了,他甚至都不敢相信这个忽然过来给他报信的人,会不会又是魏丹青的安排。

  当一个人在你的心里种下一颗魔种的时候,就会慢慢发芽而导致你进入走火入魔的状态,此时的张耀良明显就进入了这种恶性的循环之中,魏丹青接二连三针对他的算计,已经彻底让张耀良坚挺的内心出现了一丝裂痕,失去了应有的判断力。
  良久之后,张耀良喘着几口粗气咬牙拿起大哥大:“死马当活马医吧,反正都他么的到这地步了,还能有什么怕的?”
  “帮我查一下,后天泰国那边有船到香港,在哪岸,记住千万别给我漏了消息,查到之后直接联系我谁也别告诉······”
  香港干偷渡的和蛇头圈子很,就那么一撮人,魏丹青可以让屯门炳爷查到那两个刀手在泰国哪里岸,那自然张耀良也能查到,泰国来的船在香港哪里靠岸。
  挂了电话后,张耀良随即发动车子离去。

  大概半个时后,张耀良开车来到九龙贫民区附近,车子停到一家大排档的门口,下车后走进一家排挡店面里,这个点没到客的时候,店里的三张桌子趴着两个伙计一个厨子还有个四十多岁好像老板模样的人,这四人一见张耀良进来后,就全都笑呵呵的打了声招呼。
  “良哥?你怎么来了?”
  “哎·····”张耀良叹了口气,坐下来后冲着穿着白色大褂的厨子道:“阿虎,去给我弄几个才菜,喝点”
  厨子嗯了一声就去了后面,老板模样的人给张耀良倒了杯水,他“咕嘟,咕嘟”两下喝完后,哆嗦着手点了根烟。
  老板皱了皱眉,轻声问道:“耀良,有事?”
  “吧嗒,吧嗒”张耀良拧着眉头,裹着烟,一根烟几口就被他给抽没了,随即扔了烟头后又点了一根,状态起来仍旧非常的紧张和无助。
  老板静静的着也没吭声,他此刻也瞧出来了,面前的人内心处于极大的纠结中,躁动而不安,这明显是一个人遇到了难解的难处,才应该有的表现。
  “哎,这他么的人,一辈子走的是真难,你自己走的在稳当,心翼翼的,但他么的也架不住有给你拖后腿的人”张耀良牙咬的烟嘴都快断了,他瞪着通红的眼珠子,敲着桌子道:“我张耀良这辈子,别管成功不成功,至少在香港也算一号人物,努力了他么的二十年,到头来白忙活了一场,这前二十年啊全都成了一场空了”
  张耀良到最后已经有点开始声泪俱下了,再坚强的人面对一个难解的难题时,心中坚强的那面墙露出裂缝之后,都难免会绷不住。
  片刻后,几叠菜和两瓶酒被放到了桌子,张耀良揉了揉眼睛抬头道:“阿虎,钱良还有你们两个跟我坐下来喝一点”
  “好”阿虎拿出五个杯子倒酒,张耀良举起酒杯忽然问道:“你们四个在这里呆多久了,两年多了吧?”

  老板嗯了一声,道:“两年三个月零四天,自从次的事过后,我们就在这里闲了两年多”
  “呵呵,是不是有点习惯这日子了?不用在刀尖走,不用过提心吊胆的日子,每天出个摊睡睡觉,挺自在吧?”
  叫阿虎的厨子挺憨厚的笑道:“还行,但也不太习惯,我们混了那么久的社团忽然之间正常了,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其实,如果能够选择的话,永远别走社团这条路,才是对的啊······来,喝酒吧”张耀良举杯道。
  一顿酒喝了两个多时,期间张耀良在之前感慨了一番之后,剩下的就只剩下喝酒了,钱良和阿虎他们四个也没问他,到底是有什么难事让这位和生堂屈指可数的大哥,如此崩溃。
  酒喝完之后,张耀良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老板扶着他道:“我送你吧?”
  “行,给我叫个计程车”
  两人走到排挡外,拦着计程车,张耀良被一股热风吹的忍不住的弯腰就吐了起来,浓烈的酒糟味弥漫在空气里,他抹了把嘴的唾沫,干呕了几声后才站了起来。

  “钱良啊,我是真不想来你这里,因为我要是来了,那就肯定是有不好的事麻烦你了······”
  钱良笑了笑,道:“你养了我们这么多年,不得给我们体现一下存在的机会么?谈不麻烦不麻烦的”
  张耀良摇了摇头,无奈的道:“不只是麻烦你们,还是因为这件事让我难开口啊”
  “良哥,吧,你人都来了”
  张耀良手插在口袋里,闭着眼睛摇晃着身子思索了良久后,道:“过两天,从泰国来有一艘船靠岸,船不知道有几个人但其中有两个人,一个叫阿朗一个叫阿信,帮我处理一下,干净点”
  钱良听完之后,非常干脆的就点头道:“好的,还有么?”

  “还有,还有······”张耀良睁开眼睛,张了张嘴欲言又止,足足过了能有一分多钟,他才道:“还有,另外的人如无特殊必要,别要人命,重点是那两个!”
  “明白了,良哥”
  “好,过几天船什么时候靠岸,在哪靠岸,我给你信,你这边准备一下”
  “嘎吱”这时,一辆计程车停在两人面前,钱良拉开车门后张耀良踉跄着坐到车里,了个地址后倒头就睡了。
  这顿酒醉了张耀良么?
  也许是醉了,因为他失态了,歇斯底里的发泄了一通。
  也可能没有醉,他还记着关键的一点,灭口,但别伤了另外的人,是因为张耀良怕阿虎和钱良杀了大圈的人以后,自己不但在和生堂没有了退路,就算去大圈也行不通了。
  就因这一点,可能张耀良自己都没有想到,他的潜意识里已经认为自己会落户到大圈了。
  不然他为何还叮嘱钱良,如无必要别杀了另外的人?
  两天过后,香港某海域一艘渔船还有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就即将要靠岸了。

  海岸对面是一片树林,林子边缘地带停着一辆熄了灯的车,车内不清任何的状况,只隐约有一声声“咔嚓”的动静传来,车内坐了四个人,正在往弹匣压着子丨弹丨。
  这四个人,就是之前张耀良在排档门面里见的厨子,老板和两个伙计,如果你在排挡里见到这四个人的话,你只能以为他们是香港最下层的那一拨人,过着寒酸的日子勉强能混个温饱,朝不保夕,但此时你在这里再到这四个往弹夹里压子丨弹丨的人,就肯定不会认为他们是什么泥腿子了。
  人啊,气质重要,场合很重要,在排档里他们是干买卖的,在这手里有枪可能就是一伙亡命徒了。
  在香港,六十,七十和八十年代,这是个最不缺亡命徒的时期,敢因为一千几百块就要人手脚,几千块就能要人命的,大有人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