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结的爱》
第442节

作者: 贝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季枭寒一个翻身将她直接压住:“既然是偷,那我们就不要浪费时间了!”
  唐悠悠来不及反对,就又陷入了一沦狂风暴雨之中。
  等到她再一次喘均了气息的时候,男人已经从浴室走了出来,拿了旁边的衣服慢悠悠的穿着:“起来吧,我们出去逛逛!”
  “去哪?”唐悠悠有些懒洋洋的翻了一个身。
  ”随便去哪,只要你陪着我就行!”季枭寒目光温柔的朝她望过来。
  “好吧!”唐悠悠拿了自己的衣服挡着,快步的朝着浴室走去。
  等到两个人离开酒店,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两个人行走在异国的街头,十指紧扣,感觉非常的不错。
  俊男美女的组合,总是格外的引人注目的。
  唐悠悠发现有人拿着手机在拍他们,她吓的赶紧季着枭寒的手往前跑去。

  “怎么了?”季枭寒看着她一脸惊乱的样子,立即好奇的问她:“跑什么?”
  “我刚才看见有人在拿手机拍我们,万一被传到网上去,只怕你保密工作就白做了。”唐悠悠很无奈的摇着头说道。
  “等我一下!”季枭寒转身就往旁边的一家商店走去,等到他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两个口罩:“戴上吧,至少这样安全一点!”唐悠悠看着季枭寒真的把口罩给带上了,她有些不可置信,她一直以为像季枭寒这种身份的男人,绝对不会做这种躲躲藏藏的事情,可现在,这个男人为了能够和自己在一起,他竟然愿意如此的委 屈自
  己。

  她真的被他感动到了,不顾一切的扑进他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他:“季枭寒,我爱你,真的很爱你!”
  季枭寒被她突然抱住,还听到她这么真情的表白,他俊脸微微怔住。
  “怎么了?为什么突然这么煽情?”他低声询问,语气温柔之极。
  “没什么,就觉的和我在一起,委屈你了!”唐悠悠笑着把泪水隐了下去,嘴角上扬,打趣道。
  “委屈?你怎么可以用这种字眼来形容我?我可是男人!”季枭寒有些无语了,不过,这个女人刚才向他表白的那些话,他却是非常爱听的。

  “我一直以为你这种身份的人,不会陪我做这种傻事!”唐悠悠轻嘲道。
  “陪你做的作何事,都是我心甘情愿的,如果这算傻事,那我宁愿自己这样傻下去。”阳光下,男人凝望着女人那温柔美丽的小脸,非常动情的说道。
  “你本来是不傻的,可自称你和我在一起了,我就觉的你好像也没有我认为的那么精明高冷。”唐悠悠笑眯眯的说道。
  “有你和女儿在我身边,我的情商和智商都拉低了,但我愿意!”季枭寒无比温暖的笑起来,就仿佛比这头顶上的阳光还更耀眼。唐悠悠又被他的话给逗笑了,紧接着,就感觉到男人亲自把口罩带到好的脸上:“走吧,我们好像很少有机会像这样牵手闲逛,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季枭寒看见自己最恨的人和自己最怨的人,俊美的面容瞬间就黑沉了下去,脸色湛冷如霜。
  唐悠悠也很意外,竟然会在酒店里看到自己的父亲和季枭寒的母亲,他们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枭寒……”兰悦也很惊愕,她显然没有料到会看见自己的儿子和唐悠悠牵着手走进来,这画面真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复杂又悲伤。
  季枭寒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将目光转开。
  夏维文看了一眼兰悦,兰悦轻叹了一口气,对季枭寒说道:“妈妈想单独跟你聊聊,可以吗?”
  季枭寒依旧不发一言,只有脸色更加的沉郁。
  唐悠悠轻轻的用手指扯了扯他的衣袖。
  季枭寒这才转身,往门外走去。

  兰悦感激的望了一眼唐悠悠,跟着季枭寒走向门外。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唐悠悠望着自己的父亲,一时之间,竟开不了口称呼他,还是因为太过陌生的关系吧。
  夏维文温和的笑了一声:“你今天早上跑了出来,让我非常的担心,我就找了人帮忙,才查到你在这家酒店登记了,所以,我们就过来等你了。”
  唐悠悠微怔,随后,有些内疚,今天自己的确太过冲动了,竟然都没有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就跑走了,还让自己的父亲找人调查自己。
  客厅内气氛有些沉静,而此刻,酒店旁边的小花坛旁边,季枭寒背对着大门,冷沉着脸色站着。
  兰悦望着儿子的背影,突然就想到了已经逝去的前夫,他们父子的背影有几许的相似,她难免有些感伤。
  “枭寒,唐小姐真的是夏家丢失的女儿吗?”兰悦开口询问,语气轻柔。
  “你害怕了?”季枭寒讥讽出声,还冷笑起来。兰悦脸色有些惨白,随既摇头苦笑:“我的确害怕,但却不是因为我自己,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初我说要缓和我们的母子之情时,你提出了那样的条件,那个时候,你就知道唐悠悠就是维文的女儿吧,你
  让我们离婚,就是因为你爱上他的女儿了,对吗?”季枭寒的脸色更加的黑沉了起来,就仿佛自己内心的黑暗面,被大白于阳光底下,这令他有些难堪。“是又怎么样?我就是这样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你不了解我吗?”季枭寒转过头来面对着自己的母
  亲,随后扯了扯嘴角,冷笑道:“哦,对了,我们都分别的十多年了,你当然不会了解我这个儿子是什么样的人,所以,现在你知道了吗?我会为了我的幸福,变的冷血自私。”兰悦并没有生气,她只是很平静的看着儿子那黑沉的脸色,随后轻叹了一口气:“你是我儿子,不管分别了多久,我又怎么会不了解你呢?你并没有你所想的那么心狠无情,如果你真的想报复我们,夏家就
  不会有今天的成就了,不是吗?”

  季枭寒瞬间有些恼怒,冷笑道:“那是因为我不希望你过的太差,到时候又跑回来找我求助。”
  “不管怎么说,我这个母亲,在你的心目中还有地位的,是不是?”兰悦有些开心的笑起来。
  季枭寒却冷哼了一声。“儿子,其实,你不必要刻意的表现出你有多恨我,我知道我自己做的有多过份,我对不起你和越泽,其实,就算你不提出那个条件,我也已经想的很清楚了,就在今天,我和维文都做了一个决定,我们会
  离婚的。”兰悦想假装轻松,可是,眼泪却已经在她的眼眶中打着转。
  季枭寒有些惊讶的望着她,俊脸僵着,许久才问:“为什么?”
  兰悦用力的眨了眨眼睛,想要将眼中的泪隐下去,她不想让儿子看出她的痛苦决择。“没有为什么,你是我儿子,唐悠悠是夏家找了很久的女儿,就趁着这两层关系,我们都不该阻挡你们幸福,这是我们身为父母,能做的唯一的事情。”兰悦还是忍不住的哭了,泪水不停的从她的脸上滑下
  来,她用手背去擦拭。
  季枭寒并不是第一次看见母亲哭泣,可是,却是第一次看见她笑着流泪。
  兰悦哽咽着说道:“你和唐悠悠已经有自己的孩子了,你们才该成为一家人,我上次偷偷的去看过两个孩子了,长的真可爱,看着就让人喜欢,如果有机会,可以让他们叫我一声奶奶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