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47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也不行!部队军官新婚之夜还得出去查岗,士兵爱人到部队探亲期间每天照样出早操,什么叫勤练不缀?什么叫钢铁般的意志?”
  这时小宝一路小跑过来,响亮地答道:“就是时刻以军人标准要求自己!”
  白老爷子慈爱地摸摸小宝的头,道:“你呀还不如我家小宝呢,小宝啊,以后想不想当兵?”
  孰料小宝说:“不想!我要象爸爸那样做大干部,造福一方,受到老百姓的爱戴和拥护。”
  白老爷子面色一黯,微微摇头,勉强笑道:“小宝有这个想法很好,只要胸怀大志,才能更加刻苦学习,加强锻炼,实现自己的远大抱负……去玩会儿!”
  见小宝走远,白老爷子问:“方晟这次回来干嘛?”

  “看儿子啊,两个儿子都在京都,能不来吗?”
  “没那么简单吧?”
  白翎想了想:“好像要跟那家老爷子谈谈,具体什么事没说。”
  “噢……他提过我吗?”
  “提了,问候您老身体如何。”
  “你怎么回答?”
  “说您老忙得很……”白翎紧张地问,“爷爷,我没说错吧?”
  白老爷子微微一笑:“如实反映,哪里错了?”说罢虎虎生风地离开凉亭。

  “猜谜语似的,什么意思?”看着爷爷的背景,白翎不解地嘀咕道。
  此时,方晟正陪于老爷子在花径间散步。
  早上方晟赶到于家大院,却被告知老爷子外出了,具体去哪儿、干什么一概不知。方晟便陪小贝学习、练琴,一直等到傍晚时分。
  于老爷子在外活动了大半天,依然神采弈弈,进了院子便盘弄核桃散步,方晟觑准时机与他并肩而行。
  “爷爷,最近白家也跟您一样挺忙的。”方晟试探道。
  于老爷子淡淡道:“是吗?再不忙骨头快生锈了,是得多动动,多走走。”
  “忙得……还可以吧?”
  “正在进行中。”
  方晟问得含糊,于老爷子答得巧妙,一推一挡间煞为有趣。
  走到第三圈,方晟实在忍不住了,轻声道:“几天前我跟宋仁槿见了次面……”
  于老爷子警觉地盯着他:“你跟他怎么扯上关系的?绿袖夜总会事件也通过他联系的宋家?”
  方晟知道提到宋仁槿,必定让于老爷子联想到那件事,道:“不是不是,当时有其它渠道……这次是想提前释放个犯人,前因后果说来话长,总之那个犯人关押在陇山省新红农场,管辖权归当地,不得不通过宋仁槿找陇山常务副省长宋远冬。”
  “我是问你怎么搭上宋仁槿的?!”
  “他爱人樊红雨在梧湘市江宇区任区委书记,之前和铁涯等空降黄海工作过一段时间,到江宇和我的朋友朱正阳搭班子干了两年,所以……”
  于老爷子停住脚步,闭目沉思片刻道:“樊红雨跟你有过节,樊家跟白家也冲突不断,肯真心帮忙?”
  这句话看得出于老爷子并未风闻他俩有私情,使得方晟彻底放下心来:说明自己保密工作做到家,宋家虽然怀疑也仅局限于极少数几个人,真正是一桩隐密。

  “爷爷,黄海的不愉快早揭过去了,我在江业时大伯还为铁涯、邱海波的事专程到清亭找过她……”
  “噢——”于老爷子拍拍额头,“到底年纪大了容易忘事。那她凭什么一再帮忙?”
  “朱正阳任江宇区书记时樊红雨任区长,两人因为理念不同磕磕碰碰,我出面调解过。”
  于老爷子认同他的解释,点点头道:“政治从来没有单方面付出,互利互惠才是最稳定的合作。见面谈得怎样?宋仁槿同意帮忙?有没有提出条件?”
  方晟等两人走到空旷处,压低声音道:“宋家反对最高层换届方案,希望我们站到同一阵线……”
  遂将宋仁槿的话源源本本复述一遍。

  于老爷子听了之后仰头望着夜空,神情肃穆。方晟知道宋家也是京都望族之一,根深叶茂,跟于、吴、詹几家缠斗数十年,实力可见一斑。于家跟白家有限度合作,是因为两大家族后继无人,不得不把赌注押到同一个人——方晟身上,且一个在政坛深耕,一个是军方大佬,井水不犯河水。宋家就不同了,它有完善而系统的新生代培养体系,有梯度丰富的地方势力,在京都也牢牢掌控一些要害部门、大型央企,是浑身长刺的大块头!

  强强联合,是好事也是坏事,好事是效应远不止一加一等于二,坏事是要时刻提防伙伴变成对手,随时有可能掏刀子、打冷枪。
  “无论哪种方案,宋寒枫退二线势成定局。”于老爷子缓缓道。
  “是的。”方晟应道。
  “不过……最上面有人不退,他就有赖着不走的理由,环环相扣,影响实在太坏了,”于老爷子摇头叹息,“我们党花了数十年时间致力于领导干部年轻化,难道现在要开历史的倒车?荒谬,实在荒谬!”
  方晟赔笑道:“难怪上次爸在池塘边吟诵《龟虽寿》并表示不认同的态度。”
  “有人找他谈话,暗示只要于家同意新方案可保他入常,”于老爷子突然爆了个猛料,“云复婉言拒绝,说不想贪图一己之利而贻害无穷;吴曦那边大概也有人做过工作,不知情况如何。目前来看反对声音大些,赞成者大多打着小算盘,随时有改变主意的可能。”
  “军方什么态度?”

  “最高层还没征求意见,军方自然不便主动过问,不过……据说白樊两家难得地思路一致,军方高层也反应平静。”
  “也就是说新方案通不过的概率很大?”
  “政治的微妙就在于最后摊牌的时候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因为背后太多利益考量、势力博弈和妥协交换,最亲密的朋友或许是最可怕的敌人。”
  方晟不禁打了个寒噤,道:“政治……太可怕了。”
  于老爷子简短有力地说:“驾驭不住才可怕!”
  一老一少在花径间漫步四五十分钟,最后于老爷子说你可以告诉宋仁槿,宋家做的事于家也早就做了,大家立场、观点都相同。就说这么多,别的不用啰嗦。

  方晟恭声答应。
  晚上陪小贝做完功课上床睡觉后,方晟到隔壁房间拨通宋仁槿手机,如实转述于老爷子那句话,宋仁槿如释重负吐了口气,连连表示感谢。
  第二天下大雨,小贝的高尔夫训练课临时取消,改为钢琴课,方晟却有些遗憾,本想借机和燕慎聊聊的,但专程打电话邀又过于慎重,只得作罢。于老爷子泡了浓茶准备跟方晟长谈,接了个重要电话随即冒雨出去,方晟在空荡荡的院子转了两圈,实在闲得没事索性动身去机场。
  日期:2018-06-10 08:1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