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46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早知道把那个小妖精留在身边了……想到安如玉的媚态和风情,方晟热血沸腾,恨不得立即飞到梧湘!
  登机前接到芮芸的电话,开始以为周小容又怎么了,谁知她张口就告状,说陈景荣隔三岔五跑到厂区找麻烦,还威胁要取消优惠政策,提高税率。
  方晟立即火了,说他有什么依据?
  芮芸苦恼地说能有啥依据,他是领导他嘴大呗!我向其它企业打听过,都有类似遭遇,私底下塞个红包就OK了。
  多少钱?
  有的五千,有的一万,视企业规模而定,徐靖遥给的是一万,估计我们得两万吧。
  方晟皱眉道吃这种暗亏老徐也不吱一声!
  芮芸倒看得开,说能花钱摆平的事都不算事,几万块钱算什么?只要把他打发得远远的,我宁愿多给些钱。
  这是助长他的嚣张气焰,以为企业是取之不尽的小金库,随意吃拿卡要……说到这里方晟停住嘴,知道芮芸是站在企业角度看问题,根本不考虑官场风气,沉思片刻说那就给吧,不过……你知道怎么做吧?
  当然。芮芸笑着说,停顿片刻幽幽说小容终于出院了……
  才出院?住好几个月了吧?方晟惊讶地说。

  我以为你忘了……她的身体状况一直不太好,精神也振作不起来,病情反反复复,唉……
  方晟无语,半晌才说请转告她注意保养身体。
  飞行期间,方晟脑海里回放着潇南理工大学时与周小容的青涩时光,那时两人无忧无虑,生活里充满了欢笑,有时甚至宁愿时间永远定格在那一刻,永远保持单纯温馨的初恋。
  可惜人总是要长大的,长大了必须面对社会的冷酷、现实的无奈,从那时起两人的分歧就隐隐出现了。周小容希望他一起去碧海,借助周军威的势力混迹官场;方晟却想着凭借自身实力出人头地,哪怕撞得头破血流,一无所获。

  不能因为方晟如今的地位就否定当初周小容的想法,世事无常,谁能在人生巅峰之际想到日后会有牢狱之灾?若非白翎平白无故来个背摔,赵尧尧也不会私下出面替他弄到公务员名额;若非韩子学心血来潮跑到三滩镇让他大出风头,就不会有后面一系列破格提拔,人生际遇充满不可测的戏剧性,无人能猜到命运的剧本。
  抵达京都机场,白翎亲自开车迎接,然后直奔第一人民医院。叶韵仍在重症病房24小时监护,但基本脱离了危险,能与主治大夫清晰地交流。隔着玻璃幕墙,叶韵看到两人后顽皮地眨眨眼,随即别过脸去。
  “她觉得没梳洗打扮太难看了。”白翎解释道。
  方晟伤感地说:“女人真的把容貌看得比生命还重要。”
  “听主治大夫说她醒来第一句话问有没有截肢,言下之意如果截肢就不想活了,护士不得不拍了张全身照给她看,这才打消疑虑配合治疗。”
  “那次在山洞里她说过类似的话,她是认真的。”
  “换了我大概也这样吧。”白翎淡淡地说。

  “好死不如赖活呀。”
  两人站在玻璃幕墙外二十多分钟,叶韵转了几次见他没走又吓得转过去,方晟暗暗好笑。
  回白家大院途中,方晟问最近老爷子身体怎样,白翎听出弦外之音,说近来家里特忙,每天走马灯似的很多将军、军方高层前来拜访,不知要打仗还是军委有什么大动作。
  看来白老爷子开始行动了!方晟暗忖道。
  到了家中小宝已经进入梦乡,方晟疼爱地在他额前吻了两下,回到卧室。白翎已将灯光调成温馨的粉红色,换好睡袍准备洗澡。

  “最近我参加了瑜珈培训班,还做了欧美妇科专家亲自动手的阴-道保养,有信心应付你了!”她自信满满说。
  “是吗?”方晟心想幸亏傍晚没跟徐璃幽会,不然以现下的体力能不能过关真的说不准。
  半躺在床上抽了根烟,白翎披着半隐半露的浴袍出来,扑鼻而来沐浴露和身体的香气,方晟立即一柱擎柱,迫不及待将她扑到身下。
  “咦,状态保持不错啊,最近身边没有女人?”她吃吃笑道。
  还别说,欧美专家的阴-道保养技术到底非同寻常,感觉比之前紧致得多,包容性和协调性也提高了不少。
  “我好像找到黄海的感觉了……”战至半酣她迷醉而忘情地说。
  不过愈到后面白翎愈抵挡不住,连连叫道“轻点轻点”,但方晟哪里收得住势头,以直捣黄龙之势将她折腾得花容失色,乱鬓横钗。
  白家大院里有警卫员四下巡视,知道今晚“姑爷来了”,特意绕得远远的,饶是如此还不时听到白翎断断续续的声音,赶紧离得更远,心里暗暗佩服。须知白翎素来以性格刚强、果断利落著称,与儿女情长卿卿我我无缘。能让她恢复小女人的面目,大概只有方晟了。
  白老爷子有临睡前散步的习惯,踱到白翎屋前时眉头紧锁,仰头看看挂在天边皎月,眉头又舒展开来,年迈的他想起了一首老歌,花好月圆。
  “你……到底多少天没那个了?”事毕她完全脱力,奄奄一息问,“简直如狼似虎,象要把我生吞活剥似的。”
  方晟故作深思状道:“最近一次也在这间屋里。”
  “呸,虚伪!”
  白翎知他一直跟徐璃、姜姝私通,内心并不介意,一方面体谅他身边没有女人的苦衷,他本身又是非常强的男人,哪有猫儿不吃腥?另一方面徐璃和姜姝都是有夫之妇,再怎么着只能是炮友关系,无力挣脱婚姻束缚。
  她也因此更加痛恨鱼小婷!
  一觉睡到上午十点多钟,醒来时方晟早已离开。回味昨晚那场**之战,白翎顿觉全身酸软,每个关节都透出懒意,索性蒙头继续大睡,直到傍晚才悠悠起身,饶是如此下床时腿脚发软,险些栽倒在地。

  “这个可恶的方晟……”她恨得直咬牙,却觉得前期阴-道保养很有效果,瑜珈也没白练,以后还得继续坚持。
  入夜前陪小宝在后院慢跑,跑了两圈就撑不下去了,气喘吁吁坐在亭子里歇息,看着小宝跑了一圈又一圈,呆呆地想:这娃儿将来会不会跟他老子一样,体力充沛,能把女孩子们弄得欲仙欲死?
  正想得出神,冷不防背后有人重重一咳,白翎猛地惊跳起来,不好意思捋捋碎发道:
  “爷爷……”
  白老爷子皱眉看着最疼爱的孙女,恨铁不成钢道:“瞧瞧你,跑两圈就喘成这样,可见体能差到什么程度!每天早上不训练非要练什么瑜珈,那玩意儿除了能让头扭到脖子后面还有啥用?还有,睡懒觉爷爷见过,没见过午饭都不吃直接睡到晚上的,以前培养的军人习惯都哪去了?”
  “昨……昨晚方晟回来了……”她讪讪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