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349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援朝,你带着人和枪来我这里,是要干什么啊?”拓朗的脸色很不好。
  赵援朝没有吭声,拿起桌子的一个空碗往里倒了慢慢一碗的酒,然后仰头一口就干了,碗口冲下着拓朗笑道:“呵呵,唐突了,给您认个错呗?”
  拓朗皱了皱眉,没有话。
  赵援朝紧接着又往碗里倒了一杯酒,并且端起来又喝了,继续碗口冲下问道:“行么?不够,我再来一碗,我就喝到你什么时候觉得我不唐突为止,来,酒”
  赵援朝两碗酒下肚,脸色明显有点潮红,打了个酒嗝后,他掏出烟点,又拿起了酒瓶。
  “啪”拓朗按住他的手,问道:“赵援朝,你来我这干什么?”
  赵援朝咬着烟,淡淡的道:“我记得,我之前和你们提过这段时间别往澳门那边出货,大家配合一下,帮帮忙,对吧?但我发现,有人好像不听啊,就比如你们今天,这些金三角的毒枭聚在一起研究啥呢,研究怎么往澳门送货,是么?”
  拓朗阴着脸道:“你知道澳门每年从金三角走多少的货么?你一句话,不让送,我们的损失得有多大?今年的产量本就不少,察哈又不在了,我们压下这么多货等着喂老鼠么?”
  拓朗一率先质问,桌子其他人紧接着就开始帮腔了,坐在赵援朝右面的人直接喝问道:“察哈在的时候都没管过我们,怎么出货卖给谁,你赵援朝凭什么指手画脚?我们凭什么又听你的,你不让出就不让出?”
  拓朗顿时皱眉,桌子其他人都侧目望向两人。

  赵援朝突然伸手从桌子抓起那把五四,反手,撞针磕了下桌角“叮”的一声后,他抬手头都没动,枪口就冲向了对方。
  拓朗慌忙喊道:“别,别开枪,援朝”
  “亢,亢,亢”赵援朝开了三枪,枪枪都打中了对方的胸口,人当场就被干死了。
  “就凭这个,草ni么的,同样都是带枪的人,但我和你们的区别就是,我他么敢开枪,你们敢么?”赵援朝棱着眼珠子,扫着屋内的人道:“人我干死了,你们有啥意见”
  拓朗和其他人手都放在枪,但却没有一个人真敢抬起来,赵援朝自从来了掸邦和金三角之后,行事作风一直非常强硬,这一点你从察哈的倒下就能品出来。
  赵援朝“哗啦”一下推开椅子,拎着枪站起来道:“话我最后一次,什么时候和澳门走货你们听我的信,不听,我下次还带着枪来找你们······顺便一句,察哈被抓了,金三角所有的丨毒丨品市场我一个手指头都没沾,全都让给你们了,我他么要是想染指丨毒丨品,你们还有份么?自己想想吧,实在不行我也插一脚?到时你们就,自己一年还能赚到几个钱,草”
  赵援朝完直接转身就走,根本都没管屋内的人。

  人注定跟狼一样,狗行一路吃屎,狼走一生吃肉!
  你行你就有话语权,你不行,拿着枪也不过是个摆设罢了。
  赵援朝拎着那把五四出来后,就跟外面自己的人吩咐道:“告诉那帮毒枭,让他们通知澳门,从现在开始全面断货,什么时候给货我们指示,不服的就他么把车队给我扎到他家里去”
  “咣当”赵援朝拉开一辆皮卡车门车就走了,但也真的留下了三台皮卡车在这没动。
  楼,一众毒枭着下面赵援朝留下的人马,脸色都挺黑,这他么的相当于是一点面子都没给他们,并且还踩在脚底下使劲的蹭了蹭。
  “这个赵援朝,真把金三角当成是他们家的后花园了·····”

  拓朗皱眉道:“不是么?果敢军几万部队扎在金三角,这不是他家后花园是什么?”
  众人集体无声,拓朗叹了口气,道:“赵援朝做的是挺过分,但你们不觉得,也还的过去么?他要真是也碰丨毒丨品的话,你们觉得金三角还有我们吃饭的地方么?所以啊,事情分两头,他在过分的同时至少给我们留了饭碗,只要他一天不碰丨毒丨品,那就随便他怎么折腾,你跟他结仇有必要么?真要是果敢军围剿你,你不怕?”
  赵援朝的队伍,在掸邦现在是独树一帜的局面,队伍不一定有多强横的实力,但凭借和军火贩子林文赫还有果敢军的驸马爷关系,赵援朝在金三角和掸邦确实很有话语权,但其中有一点他做的很好就是我只干我自己想要的,而不会去挡别人的财路。
  所以我给你们面子的同时,你们是不是也得捧着我点?
  赵援朝就吃准了这一点,他才有绝对的把握可以压住这些毒枭!
  就在赵援朝离去之后的几个时内,金三角大一共十几个毒枭突然间全都同时发声,全面禁止为澳门方面提供丨毒丨品,至于原因则是根本都没有提。
  并且还着重点了一句,金三角不供货的地方,也不希望其他地方给予提供,不然也将采取同样的措施。
  这件事来的太过突然了一点,一下子就相当于是把澳门的丨毒丨品市场给全盘封锁住了,这个封锁将会引起一连串的连锁反应,差不多可以是波及到了澳门全岛。

  普通人是不会碰丨毒丨品的,但因为澳门赌场的关系,是可以间接或者直接影响到澳门大部分人的,所以如此一来,赌场没有丨毒丨品的话,就像是蝴蝶煽动了翅膀,引起了波及性的效应。
  大圈这一回算是把永利酒店给草的挺苦,就因为这一家的原因导致其他赌场也被连累到了,所以沈从文瞬间就被架到了火堆。
  而他则也没有想到,大圈会有这个能力,来个围魏救赵,我不直接动手干你,但却照样能把你收拾的一点脾气都没有。
  贵宾室内,张来旺十分没有形象的斜靠着椅子,耷拉着两手拄在桌子,一侧放着成堆的筹码,他对面坐着个六十来岁穿着唐装的男子,赌桌就只有这两个人。
  这是对赌,简单点来也就是两个人对着赌的意思。
  澳门的赌场里出现对赌的情况已经很少了,基本一年两年都不一定能碰到一次,因为但凡出现对赌的情况,那可能就是因为赌场碰到踢馆的了。

  也就是,有人来赌场打牌一阵横扫下赌场有些招架不住,没办法只能请出赌场的镇宅神兽来应对,澳门每家赌场都会养着赌术高手,主要就是防止有人来赌场踢馆而又扛不住的情况下,就让这些高手出面的。
  但这个所谓的高手,在面对张来旺半个多时之后,就有点汗流雨下了,因为两人玩二十一点一共对赌了三局,一局比一局的筹码多,到三局之后张来旺几乎已经将他给收拾的干干净净了,桌面只孤零零的躺了几个筹码。
  “咕嘟”穿着唐装的高手咽着唾沫,颓然的靠在椅子,艰难的扣下了手里的牌。
  “嘎吱”得知消息的沈从文推开贵宾室的大门,皱着眉头走了进来。
  男子起身,来到沈从文身旁,低声道:“不要意思,沈总,技不如人”

  沈从文在听到技不如人这四个字的时候,明显就愣住了,然后接着问道:“没有出千?”
  “应该是没有,也许有出千,但我们不出来”唐装男子摇了摇头,道:“其实,他出千的可能性不大,应该是纯凭技术的,不然我也不会一句技不如人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