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344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少马爷十分淡定,并且自傲的笑了:“前期我们一共扔出去两百多个赔她玩耍,这钱让她拿的心智早就被蒙蔽住了,我跟你这么吧,现在就是谁拦着她不让她投钱,她拿刀跟你拼命的心都有了,你再给我一个星期的时间,我至少能让她再进来一千五百个”
  t)
  “啪,啪”魏丹青拍了拍手,竖起拇指道:“我就喜欢你这个话掷地有声的劲,哎,你发现没有咱俩做事是不挺合拍的?”
  少马爷裹着烟嘴抽了两口就给掐灭了,起身道:“不是好不招揽我的么,怎么又有变卦的意思了呢?”
  魏丹青顿时哈哈笑道:“我不是爱你么?”
  “老流氓,你还是赶紧养伤吧,等你伤好了再和我谈情爱吧”少马爷又安慰了魏丹青几句之后,就离开了。
  张耀良的老婆,自从第一次被夏拾给领到新港投资公司之后,这个女人就完全没有意料到,自己已经一只脚踩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中。
  直到前天为止,新港公司已经在许纯芳的身,搭了两百多万港币,这两百多万港币全都是真金白银交给对方的,第一次她用十万获利五万港币后,第二次就直接是百分之百的利润了,直到前天,许纯芳用自己一共才投了一百五十万的港币,但新港却让她赚了差不多有两倍。
  有人可能就会问了,如果许纯芳突然之间抽身不投了,怎么办,这钱不就是白白的给他了么?
  在这一点,魏丹青和少马爷拿捏人的心思,都到了极其精准的地步。

  投资这东西,就跟赌博的赌徒是一个心里,赚了一万肯定就想赚十万,赚了十万接着就会往下想一百万,不到最后赔的裤衩子都穿不的那天,人是不会悔悟的。
  许纯芳现在就已经掉到了这个坑里,拔都拔不出来了!
  又过了一天后,赵援朝回信。
  “澳门那边,确实是在从金三角走货,并且每年的量还不少,被咱们干掉的察哈就是澳门长久的合作方,据每年都会供给他们差不多一吨多的丨毒丨品,察哈被抓了之后,给澳门供货的就由金三角这边几家毒贩子联合给了”

  王莽听完之后,不可置信的问道:“澳门能有这么大的量么?一个连京城一环都够不的地方,一年居然能吃下一吨多的丨毒丨品,拿这玩意当糖豆吃了啊?”
  赵援朝道:“这你就不懂了吧?澳门啥最多,肯定是赌场啊,那些赌徒一旦赌的来劲了经常有人用丨毒丨品来提神,黄赌毒不分家的道理你不明白么?赌牌,吸丨毒丨,找女人是赌场的一条龙服务,一家规模几千平的赌场,一个月就能消耗掉几百万的货,这些货全都是从赌场内部销出去的,所以光是这方面的利润虽然没有赌场本身那么大,但也不能了,照样惊人”
  王莽舔了舔嘴唇,道:“你,如果突然之间要是把澳门的货源毫无征兆的都给掐了,那得是个什么状况?”
  “至少,每家赌场里都得有一部分的赌徒要急红了远,而那些澳门的丨毒丨品拆家更得抓心挠肝的难受,呵呵·····咱们不是突然之间就断了他一阵子的货,而是可以长期性的一把掐死他,哪怕他们就是想从其他地方调货都不行,这边就放出风声去,除非你们以后不想和金三角做生意,否则澳门那边你就不能搭理他们,难不成赌场的人还能去欧洲或者中东要货?那这个成本可就直线升了”

  王莽惊异的道:“哎呀,一不心你在掸邦和金三角都有这个力度了么?”
  “毕竟我老丈人比较牛bi”赵援朝傲然道:“白了,不是我们牛,是他么的手里的枪好使,自从察哈被抓了以后,谁他么的还敢跟我们嘚瑟?不服的,不听话的,我就直接带人扫过去就是了”
  这天晚,扎兰刚开门,门口就站着抱着膀子穿的脏兮兮油渍麻花的中年老头,这个形容可能有点尴尬和矛盾,但这人从年纪他确实是个中年人,可他的身体状态却跟个老头差不多。
  个子不高,一米六刚出头,瘦骨嶙峋,头发比较糟乱如果你仔细的话,他的脑袋除了一堆白花花的头皮屑外可能还有两只虱子,穿的是内地最常见最廉价的工厂服,脚一双布鞋前面都支出来脚趾头了。
  这人的状态明显跟流浪汉差不了多少,而且还是那种最不入流的流浪者,因为他的眼神始终都是在飘忽不定的转移着,你他的时候他的瞳孔永远都不会跟你的眼神有过对焦的时候,简单点来用一个词形容比较合适,就是贼眉鼠眼,天生汉奸样。
  就这样的人,放在几十年前,我军要是碰到了,肯定是不分青红皂白直接就拉出去给枪毙了。
  贼眉鼠眼的中年老头见扎兰开门之后,瞅着霓虹灯招牌了半天,就抱着膀子迈步往里面走,刚一进来开门的侍应生顿时就把人给拦住了:“哎,你,你,你呢,要饭也地方啊,这里是酒吧夜总会,去,去,去你换个地方别打扰我们做生意哈”

  “不,不是,我是来找人的”老头缩着脑袋怯怯的问道:“你们这是叫扎兰吧?”
  “对,是叫扎兰,但这里肯定没你要找的人,走吧,走吧”
  老头松了口气,顿时咧出一嘴大黄牙,喷着一股蒜泥味道:“是扎兰就没错了,我是来找人的,找魏·····”
  “不是,你这个人怎么听不懂话呢?让你走没听见啊?”侍应生根本就没听清他要找的是谁,伸手就推向了对方。
  但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抱着膀子的老头肩膀明明被人给推着了,但他忽然轻轻往下一耷拉肩膀,脚步往旁边一蹿推人的侍应生就从他身边栽了过去,并且脚下还没刹住,人直接就一头栽倒在门外的台阶了,这侍应生自己摔倒后都有点懵逼了,他明明见对方没有动手,但他自己怎么就跟半身不遂似的,不知道咋回事就摔出去了呢。

  老头瞥都没瞥他一眼,继续抱着膀子往里面走了过去,外面的侍应生连忙爬起来追了过来,一把抓住他的胳膊道:“哎,我你这人怎么回事呢?不让你进你还硬闯了啊,赶紧给我出去,别在这碍事”
  老头正要把手松开,楼王莽和丁建国他们刚走出来,见下面有人在争执就问了一声怎么回事,侍应生这老头一开门就过来找人,我没让他进他自己就闯进来了。
  “我找青哥,魏丹青······”老头忽然抬头道。
  王莽他们愣了下,瞄了几眼下面的人,也有点不太相信魏丹青怎么会认识这样的人,但丁建国忽然拍着脑门道:“草,忘了,今天魏爷曾经提醒过来的,他有一个朋友会来扎兰找他叫我留意下,就是这个?”

  “人家都点出名来了,不是这个是哪个啊?行了,叫人来吧”
  丁建国招呼人来,把这老头领到了办公室里,躺在沙发的魏丹青见他后,就笑了:“来了,来旺?什么时候到的香港”
  “刚到,刚到”张来旺见魏丹青右腿根被白布给包扎着,纱布还隐约有几道血丝渗出来的时候,就有点急了:“青哥你伤了?怎么弄的啊,这,这····”
  魏丹青拍了拍他,笑道:“没事,伤,你我人不是在这躺着呢么?来,坐这,我给你介绍下,那是王莽,建国,锦州····这些人都是我的朋友,我在香港可没少受他们照顾,你认识认识”
  王莽顿时呲牙乐了:“魏爷,你别闹,谁照顾谁你可能整反了,没有你我们大圈都转不了,咱能低调点行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