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343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埋怨你个屁,我是,大圈又没了一个人,又没了一个你听不懂么?”安邦确实来火气了,才蹲了两个月一死两伤还全都是大圈的重要人物,这无疑是相当于在安邦的心口扎了一刀,疼的直流血。
  “没他么死在战场,来香港这破地方,不到一年死了两个?你,咱们回去再见昔日战友,怎么这个事?被一帮氓流子拿枪给崩死了?我们是什么人,是战士啊,都是保家卫国,杀鬼子的战士,最后却死在了几个马仔的手里,丢人不?”安邦十分烦躁的嘟囔了几句,然后摆手道:“我没有埋怨谁的意思,只是觉得他们这么死了,太不值得了啊”

  王莽叹了口气,道:“我们也没想到,和生堂会这么快就朝我们下手,并且一来就是刺刀膛了,而且这次来的人还不是和生堂的人,是从澳门过来的,六七个人手里都是微冲还是不要命的打法,跟他们碰之后由于魏爷和连城都在对方手里,咱们这边就有点束手束脚的了,哥,你埋怨的对,确实是我没处理好,我承认错误,但我来见你是想告诉你一声,接下来我肯定是要生整和生堂和永利酒店的人了”

  安邦斜了着眼睛道:“你都刺刀膛了,不整,还让人笑话么?放手干就是了,惯的他们,草!”
  王莽和安邦见完面之后从赤柱监狱里出来,了车就给赵援朝那边打了电话:“援朝,家里出事了·······你现在就给我查一下,从掸邦到金三角,哪家丨毒丨品贩子是和澳门那边做生意的,如果有,就他么告诉他们一声,从今天开始澳门的货一克都不许出,谁敢给那边送货,就他么给我连窝端了,你把澳门整个丨毒丨品市场全都给我封死了,我要让沈从文跪着求我,把开枪的那个傻bi给我送过来,我他么亲自把他押到学清的坟前让他来偿命”

  于此同时,躺在病床里的魏丹青则也打了一个电话,他这个电话则是打往内地的,并且一个电话足足打了两个时,最后才算是聊到正题。
  为啥一个电话能打这么长时间呢?
  魏丹青这个电话,先是打到他湖北老家一个叫阁山镇的镇子里去的,是邮局的一个员工接的,因为整个镇子就只有两部电话,一部在镇政府一部在邮局,邮局的员工接到电话后,花了十块钱雇了一个老头让他去离阁山镇二十多里地的一个王山村,找一个叫张来旺的人来接电话,这么一折腾一来一回就足足用去了两个时,魏丹青才和整个叫张来旺的人通话。
  “老伙计,你过来一趟香港,老哥哥有点事要麻烦你,你先去广州我找人送你船,到了香港之后我再接你过来”张来旺接到电话后,明显愣了半天,才有点迷糊的问道:“青哥,你出来了,我记得你不是还有几年才能出来的么?”
  “减刑了,好了,叙旧的事见面再,你马赶过来,急事”
  张来旺点头道:“能让你急的,那就肯定是急事了,你等着我我马就坐火车去广州”
  这个叫张来旺的人,接过电话之后连家都没有回,直接让人去王山村告诉了一声,然后自己就从镇子坐车去了省城,准备前往广州。
  再另外一边。

  大刚当天晚和大圈的人在元朗交火之后带着两个人撤走了,一路跑出元朗,等到快天亮的时候才找了一辆车,然后去了和生堂的公司。
  大概早八点多钟左右,在公司外面等了几个时的大刚,才等到了来班的黄伟文和赵宗德。
  两人一见浑身是血并且非常狼狈的三人就全都楞住了,脑袋里第一个念头就是出事了。
  “你们怎么来了?不是好今天要办事的么?这血,是怎么回事?”黄伟文尽管出是出事了,但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嘴。
  大刚阴着脸,指着衣服的血迹,还有胳膊被子丨弹丨划出的擦伤,咬牙问道:“你他么的问我是怎么回事?我还想问你们,是怎么了,你给我解释一下,我们昨天中午把人给劫走的,为什么晚大圈的人就能找过来?我们藏身的地方,除了我身边的人只有你们和生堂知道,大圈是怎么这么快就找到我们的?”
  赵宗德和黄伟文听到大刚的话后,首先直接摇头道:“不可能,藏身的地方在和生堂都没有几个人知道,消息不可能是从我们这边漏的”
  “那你的意思是,我的人跑了信?然后我们让人过来,再把自己给干死了?我来的时候一共七个人,昨天晚死了四个,活着的三个全都在这呢,你告诉我,是不是我们漏的?”大刚指着自己这边三人,抻着脖子吼道。

  黄伟文和赵宗德顿时无言以对,从大刚他们的状况来,消息肯定不是他们漏的,但不是他那就是自己这边了?
  赵宗德扭头皱眉问道:“接人的是谁安排的,地方是谁找的?知道信的都有几个?”
  “接人的是我的人,他不可能有问题,地方是耀良提供的,但他根本不知道我要这个地方是干什么的,除了他们之外我身边还有两个人也知道,但这些人······”黄伟文话到一半就不敢再下去了,因为这世没有什么事是一成不变的,人心也是。
  魏丹青在医院住了一天之后就出来了,大腿根的伤无碍,简单包扎下过后伤口就开始愈合了,只要别乱动静养很快就能痊愈了,魏丹青是不敢在医院住着了,因为大圈有太多的事需要他来操持了。
  魏丹青出院的当天,少马爷就来见他了,两个都算是老奸巨猾的人聚拢在一起,谈的肯定就不是刀枪炮的问题了。

  “自己倒茶,不用见外别客气,我这现在腿脚不太利索,厕所都得要配个秘书,你就自己弄吧”魏丹青躺在沙发,右腿耷拉在椅子,指着桌子的茶水道。
  少马爷倒了两杯茶水,还熟练的拿起烟丝卷了一根递给魏丹青:“这一枪挺危险啊,稍微歪一歪,你老年夕阳红的生活可能就得要告别了”
  “哎?你卷烟的手法挺地道啊,现在的年轻人抽这个的可不多了”魏丹青拿着十分板正的烟卷诧异的问道。
  “我家里以前就有烟地,七八岁的时候我就偷着自己用草纸卷烟抽了,这技术练的当然就炉火纯青了”少马爷点着烟卷后,凑在鼻子闻了闻,点头道:“好的孔塘烟丝,现在可不太多见了,您老从哪弄来的?”

  “一个老朋友给的······”魏丹青含糊着回应了一句后,紧接着就问道:“她被套进来多少钱了?”
  “这个数,前天刚入的单子”少马爷伸出三根手指道。
  “三百万?不少了,但还是不够多”魏丹青抽着烟,寻思了一会后道:“还得再加把劲才行,你估摸着还有多久能让她被套进来千万?”
  “这么急?不是好了,按照一个半月的期限让她彻底入套千万以的么,这才半个月是不是太急了一些?得抻着点吧?”少马爷皱眉问道。
  魏丹青道:“本来按照计划,确实得要一个半月才能行,不过我这不是出了点差头么,正好跟这件事能扯在一起,我跟许纯芳没有接触过,都是你和她见的面,你琢磨琢磨,这个套能在最近几天就彻底把她给圈进来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