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45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提到金矿分成收入,的确非常敏感,也是历任县领导分歧的重点。金矿收分成是地方性财政收入,正府具有完全支配权,一方面给予地方充分的决策权和灵活调配空间,另一方面我们不得不遗憾地看到,由于前瞻性和大局意识不足,在使用分配这笔资金时出现东一榔头西一棒、谁强势谁说了算的情况,项目缺乏科学论证,施工没有严格监督,验收、审计流于形式,引起很大争议。鉴于以上种种原因,我建议从下个月起由市财政局代管榆洛县金矿分成收入,并负责监督资金的分配和使用,无论搬迁、安置工程,还是排污工程,以及补贴企业等项目,必须先立项,由第三方实施论证,再向社会公开招标,峻工后也必须由第三方审计事务所进行工程审计……”

  邵卫平忍不住反驳道:“罗市长的意思是把金矿分成收入全部划归市财政局管理,可问题是这一块占榆洛财政收入的一半,剩下那点榆洛怎么统筹安排?总不能修个厕所、铺根管子、换个路灯都打报告吧?”
  “市政建设按前三年平均费用划拨,不会影响县财政正常运转,”罗世宽胸有成竹道,“说白了,市财政主要监督之前群众反映较为集中的安置房、环保和补贴企业三大块,除此之外能放就放,不会人为设置障碍。”
  邵卫平喝了口茶不再说话。
  其他常委见书记、市长观点一致,还能说什么?纷纷表示同意,最终榆洛县领导班子调整方案“一致通过”。

  会后方晟立即召集组织部党组成员开会,本想部署到榆洛县召开全县科级以上干部大会的任务,不料刚坐下就遭到周宁当头炮轰:
  “方部长,部里的工作人员已下乡第四周了,一大堆事务积压在那边不说,很多报表、资料来不及上报被省组织部批评,就谈调研报告吧,到底写成怎样才让你满意?你判断报告好与不好的标准有哪些,不妨在党组会上说清楚,以便我们督促下面的同志!”
  方晟环顾其他党组成员,微笑问道:“关于调研,大家还有什么意见?”
  纪检组长邵俊刚是从市纪委过来的,对郑丰达有知遇之恩,始终认定方晟做手脚陷害老领导,接着话碴道:

  “都说不调查没有发言权,我们辛辛苦苦扎根基层十多天写了封报告,方部长只看几行字就扔到地上,请问一下凭什么?方部长对各县区领导干部情况了解多少,认定报告不过关的依据有哪些?”
  李根莫觉得两人态度有些过火,打圆场道:“方部长严格要求是好事,倒逼我们脚踏实地,了解到切切实实的情况。”
  “我们是脚踏实地了,也切实了解情况了,可报告不过关有啥办法?”周宁顶了一句。
  李根莫觉得很没面子,板起脸准备说他两句,方晟抬手阻止,慢斯条理翻开笔记本,道:“有些事我没到现场不代表不知道,周部长,记得全部动员大会上我明确要求‘不接受基层宴请’,会议记录里有吧?可你在正洪县十一天里喝了七顿酒,洗了五次澡,还去了两趟KTV,是否属实?”
  周宁愣住,喃喃骂道:“哪个王八羔子多嘴多舌……”
  “再说脚踏实地,你在正洪县期间没有参与过一次谈话、座谈会和现场调研,大多数时间在县委健身中心打乒乓球、跑步,是否属实?”
  “唔……”周宁老脸不禁涨得通红,没想到方晟初来乍到居然布下眼线,行踪被掌握得一清二楚,当然也怪自己大意,未料到方晟如此阴险。
  李根莫等党组成员也暗暗心惊,本来嘛组织部门领导下基层都被当作活菩萨,喝酒、洗澡、唱歌在所难免,只不过其他人都有所收敛,不象周宁这样肆无忌惮而已。
  “正洪是周部长的老根据地,回老家一高兴多喝两杯在所难免,”李根莫又当和事佬,“下不为例吧,下不为例。”
  方晟没搭理他,道:“接着说邵组长要的判断报告好坏的依据,你确定要么?为官几十年,读了无数的报告,难道最基本的好与坏都分不清?实在要说,就是我在动员大会上要求的八个字‘言之有物,言之有理’,语言再华丽精美也抵不上丰富充实的证据!你说我把报告甩到地上很无礼,那么请问,一篇调研报告居然用两三页纸的篇幅粘贴县委书记个人小结,算什么行为?总共二十多页,长篇大论赞美、总结先进经验就占一半以上,算什么调研?随便到市委办抄抄摘摘,大半天工夫就完成了,还用到基层磨蹭十多天?同志们,我需要的报告是第一页就谈问题,最后一页看到建议对策,我们下基层是去发现问题的,不是给人家做总结报告、开现场会!”

  周宁和邵俊刚都不吭声,还是李根莫说话调和气氛:“听方部长这么一说,我们都感觉撰写调研报告有了明确方向,后面大家坐下来统一思想、理清思路,用扎实的材料和简洁的语言支撑报告。”
  方晟点点头,这才缓和语气道:“榆洛调整领导班子的事,请李部长牵头组织一下,下午通知调进人员过来谈话,明天上午陪同他们去榆洛召开干部大会。其他同志辛苦一下,继续到基层督促调研活动,散会!”
  周宁一脚踢开椅子怒气冲冲离开,邵俊刚也重手重脚收拾笔记本出去,方晟淡淡说:“李部长留一下。”
  等会议室只剩下两人,李根莫歉意道:“周部长和邵组长都是老同志,以前安逸惯了,这次的确压力很大,发点牢骚甩点脾气在所难免,方部长别介意。”
  方晟道:“年纪大了更不明白事理么?在单位根本不存在倚老卖老!”

  “是的,是的,以前徐璃部长不跟他们计较,养成目中无人的臭脾气,等从榆洛回来我私下找他俩谈谈。”
  “对于不配合工作、不好好工作的,无论领导干部还是一般人员,我的态度都一致!”方晟道,“对了,明天带居思危一块儿去榆洛,让他早点介入组织部门工作。”
  看来打算让居思危进部领导班子了,那样的话势必要踢掉一个!李根莫心头一凛,连连点头答应。
  周五中午,方晟安排好工作后动身去省城,乘坐傍晚的航班飞抵京都。车子驶出市委大院时与姜姝的车交错而过,两人对视一眼都没停下,也许上次的蒂芥还需要时间消化吧。
  按常规要与徐璃在机场宾馆幽会一次,就在动身前两分钟她突然接到电话紧急参与某个活动,只得匆匆取消。
  方晟遗憾不已,自从白翎到京都工作后,欢爱方面实际上全靠偷偷摸摸,都没有一次光明正大的行动:樊红雨那边自然慎之又慎;徐璃则事务缠身,十次倒有八次临时取消;姜姝倒是没人监视,但最近一方面榆洛事件后两人有些生分,另一方面配合试管婴儿手术,对她的身体造成一些影响,中断联系十多天了。

  此时他最怀念的莫过于鱼小婷,那个**凉丝丝、任由他折腾的女人,可他明白除非白翎这边撤除追捕令,否则她不敢踏入国门半步。对于樊红雨和徐璃,他都是又爱又怕,爱的是跟两人很尽兴,能最大限度释放压力,怕的是樊红雨要么不搞,一搞就是三次,他愈发有吃不消之感,徐璃则是层层叠叠、瞬息万变的“名器”使他步步小心,一不小心便会失控。
  日期:2018-06-09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