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44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吧,我回去拿个方案,现任领导班子还得换掉,新官不管旧账,之前的暂不追究。”方晟无可奈何说。
  “郁进军要狠狠敲打一下,我建议找他谈谈,把郁小明和淮东治污公司的关联点出来,让他以后别疯狗似的到处乱咬,不然先对他实施审查!”许玉贤道。
  这是防止郁进军搅乱局面,让市委被动。方晟点点头,合起笔记本准备离开,走到门口又被叫住,许玉贤踌躇片刻道:
  “有时间看望一下叶韵,转达我的问候。”

  “我明白。”
  回到办公室,方晟长长叹息一声,无力地瘫倒在沙发上。
  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还没点燃就被许玉贤和姜姝联合扑灭。倘若反对的是罗世宽、邵卫平那伙人,方晟必定斗志高昂跟他们拚个高低,如今站在对立面的却是战友、情人,他有劲使不出,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窝囊。
  是不是官做得越大,束缚越来越多,想做的事根本做不成?方晟陷入深深的烦恼。
  朱正阳打来电话,嘻嘻哈哈说了两件事,一是安如玉已到梧湘组织部报到了,如上次所沟通的,担任团市委副书记,分管青少年活动中心。
  “我亲自陪她去了趟团委,方方面面打了招呼,还别说模样挺不错,提到你眼睛扑闪扑闪的,一看就知道有情况,我觉得不比范晓灵差,哈哈哈哈。”
  “都扯到哪儿去了!”方晟恼道,“总之给我照看着点儿,别出岔子!还有什么事?”
  “江业新城那边前期我照看着,眼下樊红雨也算周正,对江业老城区的政策倾斜基本到位。前阵子我到江宇区调研,听老部下反映新区长很不待见江业新城,多次在区常委会上为财政投向与樊红雨发生摩擦……”
  方晟暗想樊红雨在自己面前从未提及,想必不愿表功,当然也许没当回事儿。
  朱正阳续道:“虽然樊红雨以书记的威严把区长意见压下去了,但我想到一个问题,那就是以樊红雨的背景和能力下一步提拔副厅毫无悬念,接班的基本就是这位区长,到时江业新城怎么办?”
  “这个问题提得好,你倒想在我前面了……”
  “咱俩都跟江业新城绑一块儿了,不管如何起码保它繁荣十年,之后怎么样就看它的造化,”朱正阳道,“我盘算能不能把这个区长搬走,换我们的人?”
  “谁?”
  “齐志建。”
  上次人事变动中齐志建从黄海政法委书记调任阳关区区长,小有斩获,而且阳关区书记就是范晓灵,两人同属方晟系,工作中自然彼此谦让、配合默契。
  “噢,你想齐志建接樊红雨的位置?”
  “两手准备,如果时间不够就让范晓灵顶上去。”
  方晟沉吟了几分钟:“前后四任领导扶持江业新城,时间空间都足够,我赞成你的想法。”
  “动区长这级干部,我和韩市长的份量不够,恐怕得更大的领导打招呼。”
  方晟听懂朱正阳暗示要由于道明出面,仔细想了想应道:“没问题。”
  两天后方晟向市常委会提交了榆洛县领导班子调整方案,当然私下征求了许玉贤和罗世宽的意见。尽管跟罗世宽不对付,在常委会上吵过两次,但罗世宽毕竟是市长,在人事方面拥有一定发言权,与其到常委会吵架还不如事先沟通。

  拿到调整方案,市委常委们都大吃一惊!
  这次调整的力度的确是异乎寻常:十一位常委动了九个,只保留一位专职常委和一位常委兼乡镇书记;县正府班子里除了县长、常务副县长调离,其他四位副县长或转岗或调离。
  新领导班子里近一半由许玉贤提议,县长则毫无悬念由正府副秘书长李芒担任,此外王诚、郝常勤、茅少峰等常委各有所得,至于纪晓丹和邵卫平,真正是第一次听说此事,也是第一次看到名单。
  姜姝在银山根基尚浅,没有特别熟悉的下属,置之度外;方晟虽接到红河管委会几个电话,都按捺下来,不想第一次主持人事调整就让罗世宽等人说闲话。
  面对这份皆大欢喜的调整方案,书记、市长、副书记都没意见,纪晓丹和邵卫平纵使满腹牢骚也无计可施。

  “咦,雷有健、傅町等原班子成员只免去他们的职务,写着另有任用,到底去哪儿,任什么职务?”邵卫平质疑道,“之前人事任免都是一步到位,从没这样的。”
  方晟解释道:“按规定离职领导必须要有经济责任审计,过去通常流于形式,走走过场、出个报告。我的想法是今后凡调离领导岗位的干部,必须经过严格的第三方经济责任审计,根据审计报告才能决定他们的去向!审计出问题的,视情节予以处理,或降职,或降级,或处分,严重的移交司法机关!”
  常委们都惊愕得无以复加,瞬间大脑失去思维能力,呆呆看着方晟。
  姜姝心中暗叹方晟还是不死心,原来查处领导班子的想法被许玉贤拒绝后,变换花样玩这一手,八成通过经济责任审计挖出雷有健等领导的问题,继而严厉追究。这样的好处是原领导班子都已不在岗,负面影响小了很多。
  经济责任审计的问题,方晟事先向许玉贤汇报过,许玉贤也明白他的用意,于情于理都不能拒绝,因为经济责任审计是领导干部离任的规定动作,只不过历来不受重视,是众所周知的走流程。
  方晟话音刚落,许玉贤接着说:“过去调整干部以红头文件为准,即使审计出问题,有常委会决定在前也不能拿那些干部怎样。今后要树立先审计后定岗的风气,没问题就履职新岗位,有问题暂时待岗,把问题查清楚再说,说不清楚的纪委介入,纪委后面是检察机关,总之坚决杜绝带病提拔、带病调动的情况!”
  一阵难熬的沉默,姜姝道:“关于榆洛县班子成员,一直以来举报信不断,纪委也打算借此机会彻底查一下,给社会公众明确的说法,不能稀里糊涂上岗,稀里糊涂离岗。”
  “是的,这段时间组织部全体下基层调研,群众的呼声很大,绝大部分是对领导干部的指责和不满,利用特权、拉帮结派、排除异己、贪赃枉法、官商勾结等等,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很多反映决非空穴来风!”方晟道,“还拿榆洛来说,争斗、内耗的核心是什么?很简单一个‘利’字!金矿收入就是块唐僧肉,谁都想咬一口,不咬白不咬嘛。”
  提到金矿收入,罗世宽不能不表态了,这也是方晟爽快同意李芒任县长的前提。他干咳数声,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