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142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剑扬干脆就一句话都没有,紧跟着林鸥,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他很不喜欢这种地形,到处都是障碍物,脚下的土地……根本就没有土地,只是一层密密麻麻的芦苇根盘在一片无边无际的烂泥上,略一用力,方圆几十米的地面都会上下耸动,一旦踩穿了芦苇根形成的那层地皮,估计他们几个就只能一沉到底,被沼泽吞噬,连根头发都不会剩下来了,任何一名尖兵都不会喜欢这种活见鬼的地形。不过还好,一路顺利,在林鸥的带领之下,他们进入芦苇深入,一个被芦苇包围的小湖泊出现在他们面前。与小湖泊一起出现的还有两艘圆舟。这种船是用芦苇编成的,像个巨大的海碗,外面覆着一层硝制得**的牛皮,非常轻巧,防水性能也不错。现在傻子都知道该干什么了,萧剑扬和林鸥一艘船,伏兵和曹小强一艘船,在林鸥的指引之下,两艘圆舟慢慢划出湖泊,沿着沼泽间那迷宫一般的水道缓缓行驶。这些水道跟蜘蛛网似的,别说划船,光是看着就头都晕了,得亏林鸥记性极好,沉着指挥,大家才得以顺利前行!

  萧剑扬很庆幸指路的不是陈静,否则的话他们早就在沼泽里迷了路,天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出去了!
  现在已经是深夜一点钟,气温降到了零度,沼泽里寒气逼人,划船的还好,一直在做体力活,身体还算暖和,负责警戒和指路的林鸥和曹小强就惨了,冷得直哆嗦,最夸张的是林鸥,居然取出一张毛毯裹在身上了,就这样还牙齿直打架,弄得萧剑扬好想问她一句:“大小姐,你没有接受过抗寒训练吗?”
  一直到深夜三点,大家总算渡过了阿拉伯河,把圆舟划进了伊拉克那边的沼泽里。老样子,沿着细细的、迂回曲折的水道将圆舟划进一个隐藏在芦苇丛中的小湖泊内拴好,然后跳下船,林鸥看了看GPS,说:“好了,现在我们已经进入伊拉克的国境线了……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在两伊战争期间,这一带是双方特种部队渗透入对方国境的重要方向,在这片沼泽里爆发过无数次异常血腥的无限制特种作战,地雷埋得到处都是,一不留神就会中招!”

  曹小强顿时就骂出声来了:“我日,在芦苇丛里布雷,这帮孙子也太狠了吧!?”
  伏兵深表赞同:“根本就没法排!”
  萧剑扬最现实:“有相对安全一点的渗透路线吗?”他可不相信林鸥会把他们往雷区里带。
  林鸥也不废话:“跟着我走,一步都不要走错,否则后果自负!”说着猫着平,平端着自动步枪步步为营,在前面开路。从她那标准的战斗姿势不难看出,这位情报参谋也是受过极其严格的训练,单兵作战能力跟萧剑扬这些接受过近四年的地狱式训练的士兵相比可能有一段不小的差距,但她绝对不是什么花瓶。萧剑扬等人也不敢托大,踩着她的脚印小心翼翼的前进,生怕走错了一步。雷场可不是闹着玩的,走错一步,不死也残,没有后悔药可以吃!

  走了整整九十分钟,终于走出了这片要命的沼泽,寒风裹着黄沙扑面而来,要不是用头巾蒙着脸,非被灌得满嘴满鼻不可。不过萧剑扬是不会计较这点风沙的,在他看来,空旷的沙漠比到处都是陷阱、到处都是障碍物的沼泽可爱多了!出了沼泽自然不能再让林鸥开路,他打开GPS,很快就确定了自己的位置,他们现在正置身于沙漠之中,距离巴士拉足有六十多公里远,这六十多公里要么荒无人烟,要么集结有重兵,反正不是什么好地方。他低声问林鸥:“林参谋,我们现在去哪里?去巴士拉吗?”

  林鸥摇头:“巴士拉重兵云集,剑拔弩张,去那里找死呀?我们只要在巴士拉一露面,五分钟不到就会被当成间谍抓起来活活烧死!”她翻开地图,科威特-伊拉克边境一座很不显眼的小镇一指:“这里,我们要去的地方是这里!”
  萧剑扬费了好大的劲才找到这个小镇的位置,皱紧眉头:“这是什么地方?”
  林鸥说:“阿韦尔镇,一个由于没有石油资源,位置又过于偏僻而被荒废了的小镇……别问那么多了,开路吧,最迟三天之内我们必须抵达阿韦尔!”
  萧剑扬无奈的说:“明白。”关掉GPS,拿出一支体能补充液两口喝了下去,然后辨别一下方向,大步流星的朝着科威特方向走去。这次曹小强顶替了林鸥的位置,与萧剑扬保持着一百米左右的距离,伏兵和林鸥断后,一支只有四个人的小分队居然拉出了长达三百米的队形,看上去还真有点儿滑稽。
  当然,仅仅是看上去有点儿滑稽而已,其实这一点都不好笑。沙漠植被稀少,视野开阔,一旦遭到伏击就很难逃脱了,小分队主力必须跟尖兵保持足够的距离,一旦遭到突然袭击也好多一点反应的时间,这是沙漠行军的原则,不遵从这一原则的小分队,十支有九支最终会成为秃鹫的美餐!

  现在是二月中旬,在中国南方早已是草长莺飞,姹紫嫣红了,但是在伊拉克却仍然是寒风刺骨。没错,对于伊拉克来说,二月份仍然是冬天,白天怎么样不好说,到了晚上,绝对是冷死人不偿命的,在夜晚行军很难受。据战后解密的资料,多国部队不少特种兵就是让这种活见鬼的天气给废了,这其中就包括赫赫有名的英国特种部队王牌劲旅————特别空勤团(SAS),好些SAS队员在夜间徒步穿越沙漠渗透到伊军大后方的时候走着走着就发现自己双手失去了知觉,脱下手套一看,靠,整个手掌怎么变成黑色的了?没办法,只能放弃任务返回野战医院接受治疗,而军医官对面这种伤势也无能为力,只能截肢。林鸥在这边呆了一个多月,通过与伊朗人的交流,深深的知道伊拉克沙漠的夜晚是何等的可怕,所以她毫无形象的把自己裹在行军毯里,取暖之余也用毯子抵挡迎面飞来的风沙。萧剑扬三个也一样,用行军毯把自己裹得跟个粽子似的,形象肯定是毁到姥姥家了,但是跟小命比起来,形象也就不算什么啦!

  天空突然亮了一下,可怕的呼啸声由远而近,仿佛有一列拖拽着一百二十节车皮的列车从头顶驶过似的,那种感觉真的很可怕。萧剑扬抬起头,只见夜空中一团巨大的火球拖着长达数百米的光焰慧星般从头顶迤逦而过,远处火光岩浆般喷发,半边天都是红的,闷雷般的轰响中,又一团火光拔地而起,划过天空,这一幕真的是太壮观了。萧剑扬忍不住叫了一声:“是弹道导弹!伊拉克人在发射弹道导弹!”

  林鸥说:“是飞毛腿弹道导弹,几乎每天晚上伊拉克军队都会朝沙特方向发射飞毛腿,作为对多国部队狂轰滥炸的回敬,随着战局失利,他们发射的频率越来越高了。”
  日期:2018-06-29 06: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