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938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思索之时,方敏求救的声音愈发凄婉,哀求着让我一定救救她。此事是我当年偶遇,这方敏与我也算有几分善缘,此番求到门,我自然不好拒绝,再加我对当年那缸葬恶灵也颇有几番兴趣,于是便在电话应下,让她发下详细地址,我尽快赶去。
  此番与姽婳分别,我原是打算会深圳一趟,做些准备之后,前往泰国大王宫,寻找当年的黑衣阿赞阿拉提。但此时忽发此事,我还是决定把泰国之行延后。
  挂了电话之后,我便将此时说给祭祀恶灵听,他先前连佛家都不知,听我说这缸葬之类的事务,更是无甚兴趣,只说需要去便去,他无甚意见。
  说话间,方敏的信息已经发来,我仔细看了一遍,将地址记下,然后便转道往闽省行去,方敏的地址,便在闽省省城。
  一路南下,第二天午时分,才终于到了闽省。下车之后,我和祭祀恶灵也未休息,按照方敏提供的地址,找到了一处略显破旧的筒子楼。
  到三楼,在方敏地址里所说的房门外,我敲门足足敲了五分钟,屋内却没有任何动静,更没有人过来开门。

  我眉头微皱,是方敏不在家?还是说她已经出事了?
  略作思考之后,我闭眼凝神,神识透过房门往屋内感应,很快便察觉到屋内有人,而且从气息来看,正是当初我见过的方敏。而且从她此时的气息来看,应该一切正常。
  我心里有些怪,她一切正常为何不来开门,不过很快反应过来,她多半是被连日以来的噩梦弄得心惊胆颤,我来之前也没有通知她,所以才听到敲门声却充耳不闻。
  弄明白之后,我有些哭笑不得,也懒得打电话通知,直接隔空传音给她,说是我在敲门,让她莫要害怕,快来开门。
  隔空传音之法,以我如今修为来说,自然不算什么,但方敏只是普通人,陡然出现在耳边的声音,估计也把她吓得够呛,又磨蹭了两分钟,才终于走过来打开了门。
  等她打开门之后,我才发现,方敏身材虽还跟当年一般丰腴,但精神气质却完全不一样了。此时的她披头散发,原本秀丽的容貌也灰败许多,身只是穿着睡衣,面还有不少油渍,似乎已经有些日子没换过了。
  之前电话里她没具体说那梦里的鬼物折磨过她多久,但看眼前的模样,恐怕少说也有大半个月了。
  数年时间,方敏有变化,我自然也有。所以打开门之后,方敏盯着我看了片刻,等记忆与现实重合之后,她才忽然哭喊起来,“周先生,我实在是没办法了,您可一定要救救我啊。”
  一边哭喊着,她竟是直接扑了过来,要往我怀里钻。

  我虽然不太在意男女之防,也不介意抱着安慰她一下。但看方敏的神态,多少有些投怀送抱、以色娱人的意思,于是我便伸出手,直接阻住了她的来势,淡漠的点了点头,说一定会救她,具体进屋详谈。
  方敏这才停住了动作,一边擦泪,一边转头把我们请进了屋里。
  刚一进屋,我便闻到一股浓郁的酒精味,房间内到处都是空酒瓶。方敏或是察觉到了我脸的异样,连声抱歉,将沙发的酒瓶收好之后,又打开了窗户透气。等屋内的酒气散得差不多了,我这才在沙发坐下,开口询问她具体详情。
  首先便是那噩梦的时间,据方敏所说,噩梦是从个月底开始发生了,持续到今天,已经有接近一个月时间了。
  确定了时间,接下来我便提起了当年袁老爷子缸葬一事,说让方敏仔细回忆一下每天的噩梦,看是否跟当年之事有关联。
  听我提到那件事,方敏原本没有多少血色的脸,更是一下变得惨白,老半天之后,才嗫喏道,“其实……其实我也觉得噩梦里面那个老头,有点像当年那个袁家老爷子……只是那件事已经过了好几年,当时我也只看到了他死后的样子,心里一直不能确定。”
  我叹了口气,先前还想着到底跟当年那事有没有关联,如今看方敏的模样,却是基本已经可以确定了。
  的确是那个袁老爷子化成的厉鬼,时隔数年之后,再次找到了方敏!

  只是这样一来,我先前的疑惑更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那厉鬼忍耐了数年,才又找到方敏?而且找到之后,还不直接取走性命,反而钝刀子割肉一般,慢慢的折磨她?
  从道理说,当年之事,方敏的确要担最大的责任。可从感情说,方敏只是外人,袁老爷子受此劫难,主要还是儿孙不孝。怎么也不至于把最大的怨气撒到方敏身。
  莫非是当年方敏言语之,刻意隐瞒了一些自己做的恶事?
  心里这么想着,我又让方敏把当年之事复述了一遍,还刻意强调,不得有丝毫隐瞒,否则我也难救其性命。
  结果听她复述一遍之后,却跟当年的说法完全一致。我自己也思索了一遍,方敏不过是白事知宾,跟那袁老爷子一家人无冤无仇的,也不至于做什么天怒人怨之事。这才确信了方敏的话语。
  只是这样一来,我彻底没辙了,根本找不到其的问题所在。
  思考许久之后,我告诉方敏,让她稍安勿躁,今天晚,我进入她梦境之,会会那老头再说。
  阴魂能托梦给人,我如今修为不逊于阳神,进入她梦境更是易如反掌。
  倒是方敏被唬的目瞪口呆,根本无法想象这种事情。
  我来的时候已是下午,沟通了这么久,天色已经逐渐变暗,等方敏做了饭我们吃过之后,已是深夜。方敏被折磨了这么些天,早精神疲倦,平时是害怕睡不着,如今我的到来,让她放松了不少,在沙发躺下,很快便睡沉了过去。
  不多时,我便看到睡梦的方敏眉头微蹙,显然已经进了梦境。我朝着祭祀恶灵点点头,示意他与我一起进入方敏梦境一探究竟。
  祭祀恶灵自然不会拒绝,不过他没着急行动,而是大手一挥,先布下一层厚厚的屏障,将整个房间笼罩起来。
  此时我们身在陌生环境,本该小心为,我没想到这一点,祭祀恶灵却是心思缜密。待他布下屏障之后,我们二人同时将手伸到方敏的额头,随后眼睛一闭,意识便连通到了方敏的梦境之。
  刚一进入,我抬眼便看到前方层层迷雾之,笼着一个人影。只是任凭我如何凝神细看,却依旧看不分明。很明显,以我的修为,根本无法突破这恶鬼的护体迷雾。
  先前我还觉得这鬼物只有鬼将修为,但如今看来,恐怕是我低估了他。
  所幸的是,此时还有祭祀恶灵在,我没再做无用功,而是转头询问祭祀恶灵,这鬼物究竟实力如何。
  祭祀恶灵很快便回答我说,眼前这鬼物有阳神巅峰的实力。
  阳神巅峰!

  听到这四个字,我心里不由一惊。鬼物修行,远活人更难。那袁老爷子下葬距今,不过才区区数年时间,竟能到如此境界,着实闻所未闻。
  此时那恶灵也注意到了我们,迷雾之的身影转头望向我们,阴恻恻的问道,“尔等是何人?”
  祭祀恶灵自然不会理会他,我则是略一思索,开口道,“鬼有鬼道,人有人途。老爷子当年之事,虽与方敏处置不当有关,但这么多年过去,也该放下了,为何今日又要作祟?”
  日期:2018-04-29 08:1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