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43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方晟经历的女人当中,安如玉不算最漂亮,身材也不算最好,皮肤、气质也处于中下游,但她独有的“妖媚”却是其他女人们不具备的。徐璃虽有狐媚一笑,却只媚而不妖,能真正称得上“小妖精”的,唯独安如玉!
  “不行,”方晟还在苦苦挣扎,“上次是个错误,我不想错第二次!我希望你到梧湘重新开始新的生活,最好有幸福美满的婚姻,再生个孩子,才算不辜负我的努力……”
  安如玉的舌尖已将他耳朵周边舔了个遍,吹气如兰道:“我知道,今晚就算最后一次疯狂吧,明天开始做良家妇女,行不……”
  此时方晟真是身体背叛良知,终于在满鼻香气中按捺不住将她扑倒在床上,尤自嘴硬道:“就……就这一次……”
  安如玉静静等待他突入体内那一刻,满足地低吟一声,双腿夹他紧紧环绕在中间,鼻腔发出迷醉的气息……

  上次欢爱方晟酒意上涌,意识模糊,在安如玉欲迎还拒的勾引下入港,完全凭着本能行事,事后几乎什么也想不起来。此次他滴酒未沾,真切体会到她的妙处!
  之前方晟所有的女人当中,赵尧尧、白翎、樊红雨和鱼小婷都是处丨女丨之身给了他,根本不懂得技巧,当然方晟也不太会,偶尔让她们模仿A片动作,个个扭扭捏捏不好意思;爱妮娅、徐璃、姜姝之前都有过性经验,但体验很差,倒是被方晟调教出一点起色。她们都有个共性,就是本身性格要么端庄,要么严肃,要么冷淡,没一个象安如玉这样媚惑入骨,从骨子里透出迷死人不赔命的气质!

  更要命的是,她在床上更厉害,不仅与方晟配合得如鱼得水,而且有些让他无法自腔的小动作!
  就在他陡然加速准备冲刺瞬间,她顽皮地夹住他,甜腻腻地问:“喜欢我吗?”
  他被夹得瞬间大脑空白,低吼一声:“小妖精!”在她体内最深处爆炸!
  没等他喘息过来,她火热的嘴唇贴了上去,悄声道:“我有两次……今晚我要四次,行吗?”
  被她的柔情万种醺醺然说不出来话,方晟低低叹息,很快又淹没在她柔荑的双手体贴按摩的舒适之中……
  连续两次耗尽方晟最后一丝体力,很快沉沉入睡,清晨醒来就象上次那样,枕边余香,只有根细细柔柔的长发,怀中佳人却不知去向。
  回味昨晚的疯狂,方晟怅然若失,头一次觉得把安如玉打发到梧湘蛮可惜的;又念及“就这一次”的诺言,觉得自己想得太简单了。
  早上上班后方晟来到许玉贤办公室,郑重其事提交厚达五十页的材料,然后将昨天对姜姝说的话复述了一遍。
  “情况这么严重?”许玉贤不禁动容,翻了翻材料随便看了几段,脸色渐渐凝重起来,“照你的分析不止现任领导班子有问题,而是前后几任都有问题,整个根子烂掉了!”
  “是的。”方晟简洁地应道。
  “如果深挖到底将拔出萝卜带出泥,揪出一大批贪官?”

  “是的。”
  “估计有多少?”
  “保守估计,连同离休、退二线的处级以上大概……五六十个……”
  许玉贤倒吸一口凉气,怔怔看着那叠厚厚材料,仿佛看着燃起引线的火药桶,良久才说:“跟姜姝沟通过吗,她什么态度?”
  听了这话,方晟就猜到许玉贤内心真实想法。

  榆洛县现任领导班子是许玉贤上任后砍的第一刀,事实证明并没有取得预期效果;去年市里联合调查组调查榆洛县领导内耗严重,主导者也是许玉贤。意味着许玉贤主政银山期间,没能彻查出榆洛惊人的官商勾结、疯狂攫取金矿收入的黑幕,反而被方晟这根搅屎棍捅破真相。
  要追究责任,许玉贤是第一责任人。
  许玉贤下意识反应不是勃然大怒,要求追查到底,转而问姜姝态度,这是拉挡箭牌的心理,他知道姜姝刚刚上任不久,凡事以稳为主,不会轻易卷入涉及面广、轰动性强的大案当中。
  方晟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轻轻叹了口气。
  许玉贤的分析得到证实,心中稍定,缓缓道:“你准备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市委书记不想查,纪委书记不愿查,八竿子打不着边的组织部长干着急有何用?
  方晟试图做最后一丝努力:“所有捞钱者都得到应有的惩罚,才能从根本上刹住贪腐之风,扭转榆洛持续多年的消极局面。”
  “当年你在黄海调查陈建冬、刘桂文等官二代,继而牵连出陈冒俊等县领导,使得本地派几乎全军覆没,轰动双江政坛,按说是桩好事,可造成的后果呢?”许玉贤道,“原本市委已内定韩子学任常委、组织部长,受陈冒俊窝案牵连调整为常务副市长;原本内定你直接任黄海县长,见你锋芒太露,先任命为常务副县长;然后京都一口气空降了三位干部,又让强势的曾卫华到黄海主政……你说,如今的榆洛是不是很类似当初的黄海?”

  方晟愣住,没料到当初还有这么一段秘密,隔了半晌道:“当时我和陈建冬已形成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僵局,连职业狙击手都用上了,不把那股势力彻底打垮,早晚有一天我会栽到他们手里。”
  “当时没选择,现在呢?”
  “我……”
  许玉贤继而道:“从梧湘到银山,咱俩历经了风风雨雨,我呢已无雄心壮志,只想平平安安在市委书记位置上多混几年;你呢前景远大,更进一步海阔天空。虽然目标不同,但出发点都一样,那就是任期内不能出妖蛾子,又不能太引人注目,顺顺当当达到目的是最理想的。”
  “在榆洛调研的时候我倒没想到这些,只为那些触目惊心的贪腐行为而震惊,每年几个亿金矿收入,没有切切实实用于改善民计民生,加强县城基础设施建设,反而打着各式各样的幌子巧取豪夺中饱私囊,这样的人渣根本不配坐在领导干部位置上!”方晟激动地说。

  “贪官如韭菜一茬接一茬,你抓得过来吗?”许玉贤平静地问,“肃清榆洛县官场,其它县区又好到哪儿去?听说陈景荣已开始敲落户企业竹杠了,你敢抓么?”
  方晟滞住。
  许玉贤又道:“有句话说得不错,一个容易滋生**的土壤,开不出廉洁的花!想想看,每年几个亿白花花的银子,在不受监管的情况任由他们大手大脚乱花,谁不动心?老实说换了我都难抵御那种诱惑。因此从管理制度、监管机制等方面斩断利益链才是清源之本!这方面我会让正府那边拿方案,看看是不是先把那笔钱管起来,比如交由市财政托管并监督使用,市审计局介入工程审计等等,只有用制度捆住官员们的手脚,让他们想贪不敢贪、想贪贪不了,才能杜绝窝案的一再发生。”

  日期:2018-06-09 08:1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