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42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都写什么东西,给我统统撕掉!通知八个组下午继续下基层调研,材料不过关一个都别想回来!”
  主任狼狈不堪地蹲在地上捡起调研报告,逃一般跑出办公室。
  下午两点多钟,方晟阴沉着脸到各科室巡视,果然所有人全部下了基层,只剩下干部监督科毛顺峰等人埋头在堆积如山的材料里撰写报告。
  几个副部长的办公室门也锁着,只有周宁坐在办公室里喝茶、看报纸,见方晟推门进来,镇定地解释说下午接待一位老上丨访丨干部,明天去基层。方晟淡淡说要把关好调研报告质量,然后没关门就离开了。周宁瞅瞅他的背影,不屑地啐了一口,继续研究报纸。
  隔了会儿安如玉拿着介绍信到组织部谈话、办理手续,撞了个闭门羹,一问才知道所有人员都被打发下基层了,遂顺势来到方晟办公室。

  方晟正拿着材料回来踱步、沉思,见安如玉敲门进来点了点头,说:“本来李部长约你谈话,临时有事下了基层,由我来履行一下程序吧,反正就是走过场的事儿……”
  说罢打电话叫来李婉珑负责记录,方晟三言两语讲述了组织上对安如玉在红河工作的肯定,交流到梧湘的意义和目的,并代表银山组织部提出几点期望等等。安如玉则感谢组织的关心和培养,表示到梧湘将一如既往、踏实工作,决不辜负领导的期望云云。
  谈话结束后安如玉规规矩矩垂头道别,由李婉珑领着到办公室出具介绍信,其它手续等相关部门人员回来后补办。
  安如玉前脚刚走,陈景荣后脚赶到,进来后大刺刺坐到沙发上翘起二郎腿,以质问的口吻道:
  “方部长也太不仗义了,离开红河没一个月先后挖掉我三位年轻干部。居思危是你当许书记的面要的,我二话没说挥手放行;上次市委借用明月,我不好却了茅秘书长的面子又勉强答应;这回干脆不打招呼调令直接发到管委会,方部长啊,管委会总共就几个毛人,左调右调,叫我怎么玩?”
  方晟习惯性忍受他的无礼,微笑道:“陈主任砍的三斧头我只认第一下,当初居思危从市委办到红河就约定叫挂职锻炼,二年期满回市直机关也是顺理成章;明月嘛是茅秘书长找许书记要的,因为编制问题暂时借用;安如玉到梧湘是省委组织部直接操作,每年各市区都有交流名额,很多框框条条限制,今年侧重于年轻女干部、副处级等等,安如玉正好符合各项条件,调令下来时我都不知情,呵呵。”

  “谁的责任我不管,反正组织部门要帮我把人配齐了,出三个补三个,另外至少配个年轻女干部。”陈景荣歪着头认真地说。
  妈的,要是换徐璃坐这个位置早把他轰出去了!方晟暗骂道,自己知道对方的底细反而不便翻脸,不看僧面看佛面嘛。
  “最近组织部所有人员到基层搞调研,等活动结束就着手考虑此事,不过,”方晟补充道,“明月的性质是借用,编制还在管委会,因此顶多补两位。”
  “那我也借用一位!”
  “市直机关谁愿意去红河呀?借用需要征求本人意愿。”方晟暗暗敲打他一下,暗指明月离开管委会是有原因的。
  陈景然不知没听懂还是装糊涂,坚持道:“主要还靠组织研究决定。”
  他有一搭没一搭地泡到下班才离开,外面正好下起了滂沱大雨,方晟恨得牙根痒痒却拿他没办法,气恼地在食堂吃了点东西,冒雨夹着一大叠材料回市委宿舍继续琢磨对策。
  白纸黑字五十多页,浓缩了调研组近三周时间数千页材料的精华,随便挑一段挖掘下去就是一桩**大案,倘若坐实五十多页反映的情况,估计抓捕入牢的不下五十名领导干部!
  纵观银山官场史,近五年内处理、惩治的副处级以上贪官污吏加起来都不到五十个!

  难怪姜姝反复掂量后拒绝跟方晟合作。
  一个地级市掀起廉政风暴,对省市两级领导、组织部门、纪委系统都非好事,更不利于地方正府形象。唯有方晟这种外地干部才能毫无忌惮横冲直撞,因为他在银山无亲无故,也不打算在银山干一辈子。
  换作徐璃会怎么办?
  以她上次的态度,恐怕更是敬而远之。查处干部是纪委的职责范围,她怎会主动找麻烦?
  平心而论,徐璃、姜姝都是责任心强、讲原则的好干部,在大是大非面前她们尚且如此,其他领导干部就可想而知了。正因为大家遇事都藏着掖着,不敢拿官位动真碰硬,官场恶习气愈发猖獗,久而久之形成难以治愈的痼疾。
  独自在客厅里不知转了多少圈,突然听到敲门声!
  这么大的雨,哪个没事做晚上前来拜访?方晟警惕地问:“谁?”
  “我……”竟是安如玉的声音。
  方晟愣了愣,道:“太晚了,不太方便,请回吧,明天我让组织部同志送你去梧湘。”

  “快开门让我……暖和一下,我真的……快冻死了……”话音间有牙关打战的声音,不似作伪。
  方晟犹豫片刻,拉开保险栓打开门,安如玉闪身进来,只见她穿着深黑色雨衣,戴着深黑色口罩,只露出一双明亮的大眼睛。
  她是做足措施的,防止雨夜到市委宿舍被人发现,这身打扮眼光再毒也辨不出她的身份。
  轻轻一抖,雨衣上的雨水唰唰直往下流,客厅地毯很快湿了一大片。外面的雨实在太大了。
  “这么大的雨,你来干嘛?”方晟埋怨道,“不必说那些俗套的感谢的话,我答应过的事绝对会办到,不用放在心上。”

  “给……给杯热水……”她牙关还在格格打战,冷得直哆嗦。
  “赶紧把雨衣脱掉!湿漉漉地贴在身上当然冷。”
  她语调有点奇怪:“可以吗?”
  “当然可以!”方晟又好气又好笑地说。
  安如玉很利索地脱掉雨衣,呈现在方晟面前的竟是丰满柔腻、肤如凝脂的**!
  从上而下身无丝缕,如同兰花在深夜里幽幽开放,以最美姿态傲然挺立。
  难怪冷得直发抖,外面气温只有十度左右,她只披根本没有御寒作用的雨衣,没冻个半死已是老天有眼。
  “你……你简直是胡闹!”方晟急得找衣服给她披,可手边除了雨衣没别的,急忙冲进卧室拿毛毯,不料安如玉也跟了进去,蜷入他怀里喃喃道:
  “快抱抱我,抱得越紧越好,真的……冷死了……”
  方晟才发现卧室里居然没有毛毯!
  想挣脱开来到隔壁房间,她已如水蛇般柔媚如花地贴紧了他,轻轻咬着他的耳垂道:
  “再爱我一回好不好?我发誓上次跟你好过之后我没碰过任何男人,我是干净的,我需要被你粗暴……我喜欢你让我疼的感觉,不,又疼又痒……”
  说着纤细的手指准确捕捉到他下身突起的地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