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937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坐便是三日,第三日午时刚到,我便睁开了眼睛,还不等起身,身后便传来一个声音。
  “相公。”
  依旧是温婉之略带低沉的声音,平静且不带人间烟火,仿佛没有半年苦守,只是迎接早离家的夫君一般。
  我的心里瞬间盈满甜蜜,站立而起,慢慢转身。

  依旧还是当年的大红嫁衣,依旧还是柔柔的盈盈浅笑。看着此时的她,心所有事务都抛到了一边,半年来经历的所有龌龊都荡涤干净。
  我没有说话,她也没有说话,只是慢慢的走到我身前,柔软冰凉的身子拥进了我怀里。
  来时路,心头有万千话语,等不及想跟她说,但见到之后,却一个字都不想提,只想让此时的幸福满足永久凝固住。
  此时此刻,说任何话,都似乎是对幸福的亵渎。
  足足半个时辰之后,心的贪恋才舒缓了一些,手臂轻轻一动,姽婳便从我怀里钻了出去,依旧浅笑盈盈,问我这半年经历之事。
  自从踏了修行路,我便无一日平静生活,虽只半年,但所经历之事着实不少。我和姽婳依偎坐下,捡着些细碎琐事,一点一点说给她听。

  卧房之内没有光源,我们也不管外面天色,这么一言一语说着。说到一些凶险之事时,我没有避讳,姽婳也没有做些无用的担忧,只是目光之带着浓郁的心痛。而提到其他一些事务,如先前营救叶翩翩之事,姽婳却是带着几分笑意,简短评价了一句。
  “她是一个好女子。”
  我也冲她笑,“跟你一般好么?”
  不知为何,姽婳脸的笑意愈发充盈,很肯定的点了点头,“是的,与我一般好。”
  如果有选择,我自然想忘掉一切,与姽婳永远厮守在这里。但这寻常夫妇最司空见惯之事,我们却无法做到。
  幸福时光永远是短暂的。第二日,姽婳早早起身,如同最平凡的妻子一般,给我准备吃食。
  饭后,我们一起收拾了碗筷,闲坐片刻后,便商议下一餐。

  午饭自然是放在午时之后吃才最合适,但我们却不行。早早开始准备餐食,她主厨,我帮厨。我从未做过厨房里的事务,做起来难免笨手笨脚,而姽婳,也不是个经常操持锅碗瓢盆的女子。一顿饭做的磕磕碰碰,原本打算午时吃完的,但到了午时,却才将将做完。
  姽婳站在餐桌旁,笑意盈盈的伸手抚摸着我的脸颊,声音依旧柔柔的,但离别的愁绪却怎么也掩盖不住。
  她说,“这一餐,相公只能一个人吃了。”
  我点点头,张嘴却无言。
  姽婳还想说些什么,但身影已经模糊,甚至没给我留恋的时间,转瞬便不见了踪影。
  我没有再说话,直到眼前再寻觅不到一丝红色时,才坐了下来,小心翼翼的将餐桌的食物尽数吃下,然后起身四下看了一遍小小的卧房之后,才转身离去。
  一直到出了火神庙,银瞳人依旧没有出现,王亥之事自然无从诉说。倒是先前不见踪迹的祭祀恶灵,不知何时已经站在外面等我了。
  见到我之后,他没问这几天之事,也没问起姽婳,只是冲我点点头,便转身往来时的方向行去。
  离开火神庙,到了神农架景区,我正思索着是否要回深圳时,口袋手机却是响了起来。
  最近这些时日,我几乎已经不用手机了。知晓我号码的也那么几个人,而且他们几乎每人手都有我送的传音符。平素联系时也都是通过传音符,少有再用到手机的。所以,听到手机的声音,我心还有些怪,等拿出来一看,显示还是个陌生号码。

  带着疑问,我按下了接听键,刚将手机放到耳边,对面便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女人声音,“喂,周先生吗?您总算是接电话了,我是方敏,不知道周先生还记得吗?”
  这人语速飞快,而方敏的名字,也没让我产生熟悉感觉。正欲开口否认时,电话里的声音却是再度响起,“几年前我们在一列过车见过,当时我在做红白知宾……”
  听到“红白知宾”这四个字,我脑海才一下子有了记忆。
  几年前,我被梁天心追杀后,从神农架回家过年的路,在一列搭乘的火车见到过这个方敏。当时她正给别人讲故事,途提到过自己的职业“红白知宾”,还说起了她经历过的一件诡异之事。正是因为无意听到她讲的事,我当时才给她留了电话。
  只是当初听到的那件事十分邪异,我预料到她沾惹此事,没多久便会出事,这才特意留下电话,结个善缘。结果几年时间过去了,也没收到她的消息,我还以为当年那事,多半是她遭了灾祸,很有可能已经不在人世。没想到,此时却收到了她的讯息。

  她语气急促,显然遇到了什么事,但此时距离当年那事已经过去多年,多半不会是当年之事,想了想,我也没提,只是安抚了两句,问她到底怎么回事。
  /bk
  电话里方敏的声音依旧急促,说她最近这些天,每到晚,会梦到一个老头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也不说话,阴恻恻的眼神让她十分畏惧。!而且这个梦一做是许多天,让她寝食难安。
  她先前做过红白知宾,对撞鬼邪之事也多有耳闻,出了这事之后,她很快便去找人求了张符,晚睡觉时,放置于自己胸口位置,以保平安。
  结果没有求这符还好,求了符箓之后,当天夜里,那老头再度出现,而在她出现的同时,方敏便觉得胸口传来火灼一般的疼痛。她睁开眼一看,发现自己胸前放置符箓的位置已经烧了起来,等她手忙脚乱的把火扑灭之后,那符纸只剩下了小半截。
  符箓着火,方敏只觉得更加凶险,一夜未敢合眼。第二日一早,便拖着疲累的身子,找到了给她符纸的道士,想再寻其他方法。谁知刚把此事说完,那道士面露惊恐,二话不说,竟是直接跑路了。
  到了这般境地,方敏束手无措,也没有其他门路再找懂行之人,情急之下,却是忽然想起了我,贸然打来电话求救。
  听完她的诉说,我眉头微微皱起。此事不用多想,便知是恶鬼为祸,能一现身,便让符箓无风自燃,这恶鬼至少也有鬼将修为。招惹到如此鬼物,方敏能支撑数日,也算神。
  只是我心里有一点想不明白。当年我见方敏眉心深处有阴气环绕,认定她已经被那袁老爷子的阴魂锁定了,不日必遭灾祸。此后她不管是惨遭横死,还是平安无事,我都能理解,可这数年之后,却又出事,到底是何道理?

  此番厉鬼,是她新遇,还是当年那袁老爷子的遗祸?
  若是新遇,这厉鬼修为虽是不俗,但以我如今修为,加祭祀恶灵还在身旁,处置起来无甚困难。可若是当年那缸葬的袁老爷子遗祸,此时恐怕更加凶险了。
  当年我修为不高,听闻缸葬之礼,只觉得肉体凡胎无法承受,加袁老爷子死时已有尸变征兆,双重作用下,必生厉鬼。而这些年来,随着修为的提升,此事我也曾多次思索,只觉得其隐藏的凶戾,远我当初所想更多。
  那老爷子死时的尸变征兆,很大程度是他死时还有一口气,呈现活死人状态,此后以佛家重礼下葬,魂魄难散。此时他的阴魂是一种介于生死之间的神异状态,困束于缸棺之,会发生什么事,实在难以推测。
  日期:2018-04-28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