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219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鸭屎有点失望地说:“哦,我还估摸着一起走呢。”
  “你刚出来,还是少一起走。你明白吗?通天鼠的事还没了,野狐田对我们意见很大。这个你自己小心。”皮六说。

  “我知道了。”鸭屎低头整理下衣服,与大家一起坐船去望湖楼。
  他们回到望湖楼的时候,尽管时间很晚了,但是平日里这个时间,宁十三是不会休息的,可今天,说也奇怪,他早早睡下了。
  鸭屎并没有敲门,而是跪在了师父的门口。宁十三一夜没有动静,鸭屎就这样跪了整整一夜,双膝都没有活动一下。
  宁十三平日里太阳出来就会自然起床,次日早上说也奇怪,太阳高高照的时候,他还没起床。快到中午的时候,几乎在望湖楼的其他兄弟都知道鸭屎回来了,也知道鸭屎跪了一夜。
  快到中午的时候,月明妃穿着睡衣走到门口,从门缝里看到鸭屎跪在地上。他赶紧去叫宁十三。
  “宁爷,我刚从门缝看到鸭屎跪在外面啊。”月明妃说,“会不会有事?”
  “知道昨晚为何早睡,早上为何不早起吗?”宁十三问。
  “不知道。”月明妃说。
  “因为我知道他肯定会来。也知道他肯定会跪。这个孩子不简单啊。”宁十三说。他原本想说更多,但是又不方便说给月明妃听,于是叹息一声,没再言语。
  过了老大半天,他又冒出一句:“把衣服给我拿来吧。”
  宁十三打开门,佯装惊讶地说:“大清早的,怎么跪这里了?”
  “师父,弟子知道错了,出来后就过来了。”鸭屎说。
  “去吃点东西,一会到我书房来。”宁十三说。
  “是,师父。”鸭屎说。

  宁十三刚下楼不久,小宋江从旁边的角落闪了出来,将鸭屎搀扶了起来。
  “还能走吗?”小宋江问。
  “走不了,你扶我回屋。”鸭屎说。
  回屋后,鸭屎活动了下腿,揉了揉膝盖。不一会儿,小宋江就跑了上来。他手里拿了一片荷叶,包了一大块烧鸡,咯吱窝夹了一个缸贴烧饼。
  “从哪儿弄的?”鸭屎将烧鸡块夹入烧饼中,大口嚼着问。
  “我让人从街上买来的,用包袱铺裹了三层,不然早凉了。”小宋江笑着说。

  “多亏你想着,我天天想这口,都想疯了。”鸭屎笑着说。
  “待会师父会找你聊什么?”小宋江问。
  “嗨,不管聊什么,装孙子就行了。”鸭屎从口中揪出鸡骨头,笑嘻嘻地说。
  鸭屎光顾着跟小宋江聊天,不知道皮六早已站在了门口。
  皮六听鸭屎说要在师父身边装孙子,噗嗤笑了,随后推开门,将一个小包袱扔给了鸭屎,随口说:“孙子儿,接着。”

  “孙子骂谁呢?”鸭屎嬉皮笑脸地问。
  “骂孙子呢。”皮六说。
  “这是什么东西?”鸭屎将包袱仍在身边,继续吃东西,随口问了句。
  “你闻闻不就知道了?”皮六说,“待会见完宁爷,告诉我一下,我们定出发的时间。”

  “好嘞,你去忙吧。”鸭屎说。
  他拎起包袱一闻,闻出了黑蜘蛛的香味儿。他打开包袱一看,里面全是自己喜欢的小吃,且是热乎的。
  日期:2018-04-27 17:55:51
  第254章 痛骂一顿
  胡乱吃了一堆东西后,鸭屎的膝盖基本上恢复了知觉,已经可以走路了。他小心翼翼地走到师父的书房外面,轻轻敲响了门。

  “进来吧。”宁十三浑厚的声音穿透木门,让鸭屎耳膜一震。
  宁十三坐在窗户边,窗户是半开的,他沐浴在阳光中,眼睛是眯着的,仿佛极为困倦一般。窗户外面是风中的微山湖,湖面上波光粼粼,很多渔船开始下水了,不时有渔民的招呼声传来。
  鸭屎已经很久没有认真看过师父的脸了,让他很吃惊的是,师父脸上的皱纹竟然多了那么多。此刻的鸭屎,尽管脸上的胡子没有刮干净,但是依然一脸青春洋溢,活力十足。逐渐发育开的肌肉,撑起了瘦瘦的衣服。
  “坐吧。”宁十三招呼他坐在自己身边。
  平日里,师父接见徒弟的时候,从不让徒弟靠近,而是让他们远远的坐着。今日,宁十三让鸭屎坐在他身边,显然他有重要的话要讲。
  说话之前,宁十三脱下了帽子。晚清的时候,他一直戴着瓜皮小帽,眉心上镶了一块通透的和田玉。民国以后,他剪掉了辫子,续了发,多数时间是齐耳,上面戴着一顶礼帽,装扮得像个读书人。
  今日见鸭屎,他也戴着礼帽,小款的那种,耳朵后面的头发依然乌黑油亮,仿佛打了蜡一般。他穿着长衫,怀表的黄金链条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这是朋友从外地带来的碧螺春,你尝尝。”宁十三将自己身边的茶杯推给了鸭屎。
  这个桌子上除了一个紫砂壶外,就是这个青花瓷的茶杯,里面斟满了茶。
  鸭屎的心开始砰砰跳,手在发抖,他极力在短暂的时间里搞清楚师父的用意,可是无法揣摩。如果喝,那师父喝什么?这岂不是抢师父的饭碗。如果不喝,岂不是不给师父面子?到底该怎么办?鸭屎不得而知。

  思考了几秒钟之后,鸭屎伸手摸了下茶杯的底部,发现茶水已经凉了。他又摸了下茶壶,发现水是温的。
  “师父,我去续点热水。”鸭屎捧着茶壶站起身说。宁十三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不一会儿,鸭屎端着新续的水走了进来,同时他手里也多了个小茶杯。这是厨房下人用的普通瓷杯。鸭屎将宁十三给他的茶杯里的水倒入到自己的小杯子里,拿起来抿了一口,笑着说:“这个碧螺春真好。”随后,他将茶壶里的热茶倒进了宁十三的杯子里,慢慢推给了他,并笑着说,“师父,趁热喝,好香。”
  宁十三笑着说:“委屈你了。”
  “师父,不委屈。”鸭屎说。
  “呵呵,”宁十三继续说,“委屈你想着去续水。”
  鸭屎以为说他被关了几天,受委屈了呢。他连忙解释道:“师父,这是弟子的本分。”
  “你越来越像皮六了。你这样倒是不如小时候乖。你小的时候,倔强的要死,认准的事情谁也动不了。如今,你也学着这么世故了。”宁十三微笑着批评道。
  随后,他脱掉帽子,放在手中说:“我统一微山的梦想可能实现,但是未来微山的安宁可就在你们这辈人手里了。”
  鸭屎一看吓了一跳,师父的头顶已经全部白光了。
  鸭屎双眼湿润地说:“师父,您的头发?”
  “老了,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微山终究是你们的微山。我想临死前,看到它繁荣安定。你能帮我完成这个愿望吗?”宁十三微笑着说。

  “师父,”鸭屎立即跪下说,“我还小,师父高看我了。师父要我做什么,我一定好好做。请师父相信我。”
  “你让我怎么相信你?”宁十三将青花瓷杯子狠狠摔在地上,瓷杯子当啷一声落地,噼里啪啦开花,碎屑满地。鸭屎跪在师父身边,浑身颤抖。
  师徒二人陷入了沉默,二人都不作声。
  “一个帮派,如果没有一个核心,早晚会死。你是我的徒弟,也是我最喜欢的弟子,你为何一次又一次挑战我?”宁十三问道。

  鸭屎一句话不说,只是跪着。
  “如果你想离开怀义堂,随时可以走,我绝对不留你。如果你认为自己能力强了,可以独霸一方了,你随便去一个地方,做你的事情。我不拦你。你有绝活,可以混得比现在更好,我当然不拦你。如你想在我这里混,如果你还记得我曾经对你的好,你就给我做一件事—听我的。”宁十三那句“听我的”声调很高。
  “是师父,”鸭屎说,“我知道错了。”
  “我对你既期望又失望。通天鼠的事情让你彻底颠覆了我对你的认识。你让我怎么相信你。我处理通天鼠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这个帮会的权威。你救了他,与他联合,最终打了师父的脸,师兄的脸,打了全帮会的脸。整个帮会就你一个好人,其他都是混蛋。你四爷牛逼了,其他人都变成了傻逼。你怎么这么聪明?”宁十三大骂道。
  “师父骂的是,我一定好好改。”鸭屎不敢看宁十三,小声说着。
  “当然,问题归问题,你做的贡献我这里都清清楚楚。等我死后,我会将怀义堂交给你。”宁十三说,“你一定要按照我的意思,把它照顾好。”
  突然听师父说这句话,鸭屎涕泪交加,哭着叫了声:“师父。”随后一个响头磕到底,痛哭着说不出话来。
  “眼前你要做的事情已经很清楚了,第一、把微山岛给我摆平;第二、把李一刀给我摆平。为了完成这个任务不惜一切代价。”宁十三说。
  “是,师父,我一定完成任务。”鸭屎说。
  “这是我师父给我的,”宁十三从身后的架子上取下了一把匕首说。
  他拔出匕首,寒光刺眼。那匕首极为锋利,鸭屎仿佛在哪儿见过一般。
  “多谢师父,”鸭屎接过匕首说。
  “完成了微山岛的事情,我就真正统一微山了。到时候,我会选一个合适的时机,宣布你来接替我。到时候,你就不要打打杀杀的了,回头在我身边,学着处理事情吧。不要让我失望。”宁十三拍着他的肩膀说,“去和李一强商量具体的事情去吧。”
  “是,师父。”鸭屎拿着匕首,走出了宁十三的房间。
  宁十三拄着拐杖,站起身,面色憔悴地斜靠在书桌旁,看着鸭屎走出了书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