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41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郁进军哪里甘心到嘴的肥肉落入他人之嘴,多次设法疏通关系试图收回失地。然而今非昔比,雷有健着力于扶持企业,傅町主导污染村庄的搬迁和安置房工程,留给环保的蛋糕只剩原来的四分之一,还被鲁晓路和周祥平分。你郁进军之前捞了那么多还不知趣,哪个愿意搭理?
  郁进军情急之下开始漫长的举报之路,到处写举报信、投信访材料,但一方面他在环保方面留有余地,不敢揭露其中的黑幕;另一方面他对安置房、财政补贴等方面知之不详,只知道有猫腻却说不清个中奥妙,纪委等部门暗中查了两回,后来便懒得理他。
  说到这里,姜姝好奇地问:“淮东治污公司的问题,以前纪委和审计局都查过,没发现郁小明是实际控制人的证据。你怎么发现的?”
  “我被省纪委双规过两次,在黄海也查过官二代实际控制公司牟取暴利的案子,深黯查账之道,”方晟道,“我的经验是只要通过账务发生就脱不了干系,银行流水账是会说话的证人。”
  “具体说说!”
  “很简单,顺藤摸瓜逐步排查。银行对公客户明细账是重要档案,保管期限长达十五年,所以我调来淮东治污公司历年发生明细,筛选金额大于一万元的付出款项,然后发现它与一家专门设备维护保养的公司来往频繁,再追查那家公司老板的个人账户,包括存折和银行卡,检查交易对手只收不付的流水账,层层筛选后终于查到一个身份可疑的银行卡,持卡人是榆洛偏远农村里六十多岁的农民,在家务农几十年,一年到头难得进几趟县城,公司老板与他非亲非故,怎么可能每年汇数百万给他?由此可以判定这张卡实际持有人就是郁小明!”

  姜姝不服气道:“你这叫推定有罪,不符合调查程序;而且有可能实际持有那张卡的人很多,凭什么怀疑郁小明?”
  “这张卡只起过渡作用,款项到账后郁小明随即转到另一张银行卡,同样冒用他人身份证开的,如此倒腾四个回合,最终全部流入自己的银行卡。”
  “听起来并不复杂,为何之前纪委就是查不到?”姜姝狐疑道,“难道纪委内部有人被收买了?这事儿我可不能放过!”
  “奥妙在于,银行卡汇银行卡的时候不是转账,而是从这张银行卡里付现金,然后以现金存入那张银行卡,这样从明细账里你看不出钱去了哪儿,也就是说摘要栏只有两个字‘现金’,不显示交易对手和对方账号。”
  “那你是怎么查出来的?”
  “有个技巧,也是我当初在黄海查陈子建时摸索出来的,即查看这笔明细后面发生的五笔收款交易,如果发生金额与这笔误差在百分之十之内——有经验的老手故意将付款和存款的金额不一致,便纳入怀疑范围,因此锁定交易对手。”
  姜姝听得一脸懵然:“好吧,虽然听不懂,但我承认你说得很重要。除了郁进军的罪名已经坐实,其他人呢?”
  “之所以说是窝案,根据目前初步调查结果,我判断包括本届领导班子在内,向前追溯三任都存在官商勾结、利用金矿分成的财政收入牟取暴利的情况,所谓保持现状派、治理环境派和促进投资派,说穿了都是贪污**派!他们打着各式各样的旗号,耍尽心机捞取好处,内耗和争斗的核心都为了‘钱’字,这才是多次调整领导班子却始终不尽人意的根源!”
  “窝案……”姜姝长时间沉默,铅笔在手指间绕来绕去,下意识翻看了几页方晟提供的材料,轻蹙眉头。
  方晟没料到她是这样的态度,奇道:“怎么了,你有顾虑?”
  姜姝反问道:“你觉得我需要一桩时间跨度长达十年以上的窝案来证明自己?”

  “纪委书记查**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儿?”
  “具体查案还得靠纪委绝大多数同志,可他们……别说普通办事员,就是各室主任和副书记们都在纪委十年以上吧?查出窝案固然痛快淋漓,若追究责任,恐怕多数纪委同志都脱不了干系,还要牵连组织部、监察局、审计局等部门,去年联合调查组查了一阵也不了了之呢。”
  方晟愣住,立即想到红河管委会副主任程振高也参加了联合调查组。当时市纪委正在查一桩行贿案,人手紧张,便到处抽调干部,红河管委会也分配了一个名额。方晟本想派明月到基层见识见识,顺便捞点政治资本,不料动身前晚突然重感冒。因为参加人员必须副处级以上,无奈之下方晟临时通知程振高救急。
  倘若一杆子扫下去祸及程振高,倒真的心怀内疚了。
  姜姝续道:“站在我的角度讲,安安稳稳坐好这个位置,每年按常规查处几桩处级以上贪腐案,不收礼不收贿,做事有原则有分寸便已足够,几年后哪怕叔叔退下来了,凭他的影响力再提携我一把不成问题。我不象你有远大志向,做到副部就心满意足……这么说够清楚了吧?”
  方晟原本兴冲冲而来,指望和姜姝联手做桩惊天动地的大事,此时尤如被迎头泼了盆冷水,坐在椅子上呆呆出神,半晌没吱声。
  “我太现实了,是吗?”姜姝察觉他的失望,问道。
  方晟还是不说话。
  她缓缓道:“很抱歉,也许我的境界远远达不到你的高度,满脑子全是个人利益得失,本质上跟榆洛那班蛀虫并无区别,但我……到双江的目的就是顺利晋升,不想人为制造麻烦,真的……很抱歉!”
  “不,或许你是对的,”方晟终于开口,“做到厅级干部了,有时思想还那么单纯幼稚,总想着凭一己之力能改变什么,其实什么都改变不了,对吧?”
  他越这么说姜姝越觉得不安,连忙说:“如果你执意要查,纪委可以配合,我的建议是有限度、有范围地查,规模不能太大,不要闹出过于恶劣的影响……”
  “让我想想……”
  方晟收拾好材料无精打采离开纪委,原本两人心有默契今晚来个久别重逢,这会儿没情绪再提,也自然而然地取消了。
  坐在办公室,方晟思潮翻腾,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沮丧和挫败。

  从三滩镇到红河,不知自己年龄大了魄力愈发不如昔日,还是官做得越大阻力越大,总之力不从心的事一大堆,每件事都让他头疼好一阵子。他逐渐理解爱妮娅的消沉,在最基层一瞪眼、一拍桌子的事,如今总要没完没了地协调,最终还未必成功。
  偏偏这时办公室主任送来各个组的回报材料,粗粗翻看几份,通篇充斥着官话套话,四平八稳的叙述,滴水不漏的总结,不痛不痒的问题,当下一股怒气直冲脑门,“哗啦”全部甩到地上,冲不知所措的主任嚷道:
  日期:2018-06-08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