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囚牢》
第62节

作者: 莱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听着妈妈的话怎么有点像是在交代后事的感觉,况且当初妈妈知道我的经历之时不是比我还气愤吗?怎么这会儿比我先原谅齐桓了?
  “妈经历了这么多年,什么事情总要比你看得透一点。”妈妈苦口婆心劝道。
  我不太明白妈妈为什么这个时候这般着急这个,“妈,我刚才听陈姨说爸爸……”
  “这不是你该操心的事情,爸爸的公司让他自己去管。”妈妈突然激动地打断我的话,这让我越发疑惑这其中的猫腻,但她不肯说,我也不过于强求这些事情。
  我只按下心中的疑惑,喏喏应了句:“好。”
  或许天底下的妈妈都如这样,正像我对熙熙,前几年我可以什么苦什么累都往自己的心里面咽,决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到我的孩子。

  “好了,孩子,我只想你过得好好的,有个好的依托终身。”妈妈伸手替我擦着眼泪,她的眼眶也不禁湿了起来。
  见到她的眼泪,我忍住自己的情绪,安慰几句妈妈之后,她让我把齐桓叫进去,后来齐桓出来的时候面色沉重,我不知道妈妈和他到底说了什么,虽有好奇,但我不会去过问。
  “爸爸,姥姥是不是骂你了?不过没关系的哦,熙熙也被姥姥凶过,但是她不是真的凶。”熙熙小大人般涌上前安慰他的爸爸。
  上一秒还在沉着脸的齐桓,下一秒就笑逐颜开,让我觉得他刚才那副表情一定是装的,是在向我和熙熙卖可怜。

  夜已经深了,我让陈姨去休息之后,也牵着熙熙的手上楼去我的房间休息,我今天有些累了,无暇跟齐桓计较那么多。
  这时齐桓走了过来,他俯下身子忽然抱起了我。
  “我抱你上楼。”齐桓温柔的说,我没有挣扎,我知道我的力气敌不过他,只是熙熙在旁边让我分外尴尬。
  “爸爸,熙熙也想被抱,不过女士优先,等你抱完妈妈再回来抱我好不好?熙熙等你哦。”熙熙睁着一双明亮的双眼,眼神里尽是对齐桓的仰慕,连对我都不曾有过,我不禁有些吃醋。

  “熙熙你……再这样油嘴滑舌我不理你了!”我轻轻睨了一眼何熙,和齐桓在一起之后他的情商好像变高了。
  熙熙没有说话,而是大笑了起来。
  “好。”齐桓笑意满容,心里对自己这个儿子竖起了大拇指。
  “齐桓,你后悔吗?”我终于问了,齐桓抱我上了台阶。
  “老婆,我后悔什么?你说,我有什么可后悔的?”齐桓动作闪过一丝僵硬,自信道。
  “那你问过我吗?”我问他,他不再说话。

  而是沉吟了一会儿,开口:“老婆,我会努力的,回来吧,咱们儿子现在状态多好,你不喜欢吗?”
  何熙自从有了齐桓之后,确实变得比之前更加开朗,这是我无言拒绝的事实。我眼里潮潮的,不想再难为齐桓,可是得给我时间,我还没有适应,齐桓把我抱进了房间,放在了床上。
  “阿秋,你好好休息,今天我和熙熙就不打扰你了。”他说完关了灯,轻轻地关上门走了出去。
  齐桓出去了,我本来想睡的,一下子无法入睡了,脑海里的思绪在这几天的事情之间来回交织,心里头莫名的堵得慌。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意念开始模糊,忽然一个声音厉声喊着:“你别想离婚,你别想去找他。”
  又一个声音“求你放过我吧,我们离了,你就可以自由了齐桓。”
  “不!救救我,救救我!”我挣扎着晃着头。
  “醒醒,快醒醒,阿秋。”齐桓轻轻的晃着我他想摇醒我,我微微睁开眼,头很痛睁不开眼。

  “痛,痛。”我小声说着,我已经快没有力气说话了。
  齐桓把头贴在了我的头上,“好烫!走,咱们去医院。”他抱起了我下了楼。
  “妈妈,妈妈。”熙熙睁着一双迷蒙的眼睛追了下来。
  “熙熙乖在家等爸爸妈妈,陈姨,陈姨。”齐桓叫着,眼下却万分着急我的状况。

  我妈在卧室也被齐桓这般大动静吵醒了,连外套都来不及穿从卧室里面出来,“这是怎么了?小秋。”
  “妈,阿秋她发高烧了,我得送她去医院,你们先照顾下熙熙,我们很快会回来的。”齐桓边说边走着,到车前把我轻放上去,车子启动了,“阿秋会没事的。”齐桓安慰着我,我已经意识模糊了。
  “好好,你们一定要注意安全。”我妈在后面不停地叮嘱齐桓,一只手牵着熙熙,熙熙也很乖地没有吵闹,只是眼底含着一汪泪水,憋着小嘴。
  第二天醒来,我已经在医院里了,我睁开眼,觉得一只手抓着我的胳膊,我抬了抬胳膊,扭头看去,是齐桓,他守了我一夜疲倦的爬在床边睡着了。

  医生进来了,他看了看吊瓶,说:“快打完了,你好幸福呀,你先生陪了你一夜。”
  听到了声音,齐桓醒了,他抬起头揉揉眼站了起来,有些着急,“大夫,她怎么样了?”
  “烧退了。但是心病难治呀,她是长期郁结心事,加上晚上没有盖被子才烧成这个样子,回家好好休息不要刺激她,有话慢慢说。”医生拿着病历出去了。
  我有些清醒了,“你守了我一夜?”
  “别说话大夫让你多休息”齐桓给我捏了捏被角,“早知道昨晚就怎么也应该赖着和你一起休息的。”
  “熙熙呢?”我看着空旷洁白的病房,问道。
  “这时候还想着熙熙,那臭小子真幸福。”齐桓的男中音带着磁力和温柔,一副吃醋的模样。
  点滴打完之后,已经是半上午了,我准备回家,身体仍有些虚弱,脚刚下床着地,齐桓见状过来想要抱着我出去,我立马拒绝:“大庭广众之下,像什么样子。”
  “我们这样还少吗?我昨晚就是这样送你过来的……”齐桓笑了笑,似是我不好意思的模样很赢得他开心。

  突然,门口站了个人,我愣住了,齐桓的妈妈怒视着我。
  “齐桓,你眼里还有我这个母亲吗?我真是白养了你这个儿子。”她怒不可遏,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这些话,手心攥得紧紧的。
  “妈!阿秋昨晚突然病了。”齐桓急急的辩解道。
  “我也是刚出院的人,也不曾见你这般着急的模样,真是有了媳妇忘了娘,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这个女人进我们的家门么?”齐老夫人满脸失望和愤怒。
  “妈,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家再说好吗?”齐桓扶着我,眉心蹙起,要不是眼前的女人是他的母亲,他是决不会有这般耐心的。
  我本来就虚痛的脑袋,这种繁杂的氛围下更加隐隐作痛,于是我对齐桓说:“要不然你先陪你的母亲去,我一个人可以的。”
  “不行……”
  “妈妈。”齐桓的话刚落下,门口齐老夫人后面响起了熙熙的奶音,朝我奔跑而来。
  “熙熙,你怎么来了?”我抱着熙熙,欣慰笑道。
  熙熙指着后面尾随而来的我妈,“我是和姥姥来的。”

  我抬头看见我妈越过齐老夫人向我走来,无视齐桓的母亲,姿态不卑不亢,朝我笑道:“小秋,感觉好点了吗?”
  “好多了,我正打算回去呢,哪麻烦你们还特地来接我。”我很感激我妈出现的及时,否则刚才的那种境遇我真不知该如何处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