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囚牢》
第60节

作者: 莱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夸奖了,我其实很不想搞这么大场面的,只是老头子非得交代不能丢了面子,那我只能按照最大的规格来,不知道林家的那些人现在是不是气死了。”说完,他放肆笑了起来。
  我没有参与他们的话题,眼睛不由自主地巡视着周围,富丽堂皇的装束宛若古代宫殿般,走进里面一片觥筹交错的光景,丝竹声入耳,后来我才知道这场豪华的宴会仅仅是为了林祁的接风洗尘。
  我不由感叹,富人的生活真是奢靡,这样一对比起来,齐桓倒显得不像是那么庸俗,身处于这个淤泥仍旧清高冷调。
  “在想什么?”齐桓一道磁性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眼神里的打量意味十足,我收起心中的小心思,迎上他的眸光,“没什么,只是有些饿了,这么久都没进食。”
  “我带你去吃东西吧。”说着,他拉着我的手正欲往美食区走去,一道身影挡在我们前面。后面是邱芸芸,那前面这个应该便是邱父了。
  “齐总,可否有空与邱某聊聊?”邱父笑意盈盈,眼底下的狡黠十分明显。

  “邱总,抱歉,此刻怕是有点不方便,我爱人肚子有点不舒服,我得带她去看下私人医生。”齐桓虽然拒绝了,但是姿态并不低。
  我不想看这些尔虞我诈,后面的邱芸芸虽然没有说一句话,但是我能感觉到她的眼神如果可以的话,大抵我现在该是死了千遍万遍了。
  “那打扰齐总了。”说着牵着邱芸芸走到另一边去了。
  他们走远后,我收回视线,对齐桓笑道:“你刚才的表态,难道不怕和邱氏闹翻吗?”
  “阿秋,你这是在担心我吗?”他笑得很开心,丝毫没有被刚才的情景打断心情。
  我齐桓的眼中看不出一丝担忧和犹豫,罢了,大概是是我多想了吧,他都不怕我怕什么?况且齐氏跟我早就已经没有半分关系了。
  “你爱怎么理解便是怎么理解好了,与我无关。”说完,我加快脚步把齐桓甩在身后。
  另一边,邱芸芸跺着脚,瘪着嘴角生气道:“爸,你刚才怎么不继续说下去了?齐桓就那样轻易一句话你就退缩了?”
  “芸芸!怎么说话的呢?你爸是那种喜欢退缩的人吗?”邱父脸色很不好,呵斥着邱芸芸,他大概有点明白这个女儿为什么缠着齐桓四年都没有上位成功,换作是他也不会喜欢这么愚蠢的女人。
  邱芸芸本来刚才气势汹汹的怒气,瞬间焉了下去,垂下眼睑眼泪吧嗒落下来,“爸爸,我不是有意的吗?只是女儿真的很着急,你看齐桓和何秋那个样子,比四年前更加过分,好歹那个时候他们误会重重。”

  “好啦好啦,芸芸,爸爸自有分寸,在很多事情方面爸爸还是要以大局为重,你要理解。”邱父见邱芸芸这般模样,始终是狠不下心,况且齐桓这个女婿他也中意了很久,要是齐氏集团和邱氏联合的话,那在这个城市定能站在龙头企业位置。
  只是想象很美好,现实很骨感。邱芸芸收起自己的眼泪,眼神一直盯着我和齐桓,我是感觉到了的,在许多不经意的时候总能看见邱芸芸不善的眼神。
  或许是兴趣使然,在这种情况下,我起了点坏心思,主动去挽着齐桓的手,头靠上他的肩,仿佛我们之间从来没有什么间隙。
  齐桓微微愣住,随即被喜悦充满了,伸出双手把我拥入怀中,或是今天累了,也或是跟邱芸芸暗中争斗,这个怀抱竟然让我有一瞬的安心感,齐桓身上带着点淡淡很好闻的香水味。
  宴会中场,齐桓被林祁叫走,说是林老头子找他有事,走时他眼睛里尊尊的担忧看向我,我被他看得很不自在,于是说道:“你去吧,我这么大个人还能丢了自己不成。”

  “可是我担心你。”齐桓直截了当说出了自己的担忧,听得在场的林祁隐忍着笑,他上前说道:“齐大总裁,你就放心吧,我守护着你的宝贝,你速去速回吧。”
  听到“宝贝”两个字,我忍不住朝林祁翻了个白眼,这几个不正经的人倒是混到一起去了,齐桓在深深地看了我几眼之后,提步向林老爷子方向走去。
  “嫂子,你和我大哥……”
  “别叫我嫂子,我和齐桓已经是离婚了的,叫我何秋就行了。”我出言阻止,伸手拿起酒杯轻抿了一口。

  林祁表情有些错愕,而后像是明白了什么,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嫂子,哦,不对,何秋,我懂了。”
  “谢谢配合。”我举起酒杯朝他示意。
  “有意思。”林祁立马从旁边拿了个空杯子,倒满酒和我碰杯,然后一饮而尽,只是刚到半杯他便被呛得直咳,脸色通红。
  我不禁惊讶,“你不会喝酒呀?那你喝那么多干什么?”
  林祁咳得喘不过气,一时间没有空隙回答我的话,只能支支吾吾地勉强说着:“我……不是……”
  “等你气顺了再说吧,我可不想到时候有人怪我让你喝酒。”我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看着这幅青涩的模样,不由想笑。
  林祁并没有不满我嘲笑他,反而自己先笑了起来,“何秋,你还是这种笑起来的时候好看,我承认我是不太会喝酒。”不会喝酒的原因其实还有一个,但林祁并不想此刻说出来,尽管他已经有点赶紧身体在反应了。
  “你这种阶层的人竟然还有不会喝酒的?这个应该是你们的常态吧。”不得不说以前刚见林祁的时候他身上确实没有豪门**的那种气息,反而像个纯净的少年。
  “他酒精过敏!”齐桓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转头的时候看到他脸色并不好,阴沉的吓人,“你得赶紧去医院了。”

  酒精过敏!这四个字像是一道惊雷,在我脑海中炸开了,等我再次看着林祁的时候确实发现他脸上已经开始微微红肿了。
  林祁云淡风轻地灿烂一笑,略微害羞,摸着后脑勺说道:“何秋,让你见笑了。”
  听到他直唤我的名字,齐桓的寒眸越发深邃不可测,我能明显感觉出齐桓周身散发出来的冷气。
  我看着齐桓带着林祁正欲上楼,他折回来冷着脸对我说:“还不跟上来。”
  我不明白他情绪为何这般变幻无常,本来想拒绝说直接回去的,奈何脚步却不由心,喏喏地跟了上去。
  到林祁卧室的时,他脸上的红疹已经比刚才更多了,我从来没见过酒精过敏的人,这般状态的却是有点渗人,但好在私人赶来的及时。
  “我的小祖宗,千叮咛万嘱咐你不能碰酒精,就是不听,下次再这样我要晚一步命要捡回来都难说。”私人医生很铁不成钢的语气,让我更加愧疚,要不是有我那一下敬酒,林祁可能真的不会喝酒。
  林祁看到了我的落寞,脸上仍旧挂着笑,安慰道:“何秋,你别自责啊,是我自己的原因,我忘了我不能喝酒,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很抱歉,我事先不知情。”
  “没关系没关系……”见我还自责,他有些着急。

  冷在一旁的齐桓终于发话了,他握住我的手,对私人医生说:“这臭小子交给你了,我们先走了。”
  我被齐桓带着出了卧室的门,在门口的走廊上,他抵住我的身子,薄唇几乎贴近我的,“阿秋,怎么我就离开了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你就和那个小子搭上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