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133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长着一脸络腮胡子的老板嘴里叼着半支烟,不耐烦的冲一个伙计喊道:“那个谁,把3号维修项目单拿给这位先生看一下。”
  “不用了,”萧晋客气的阻拦道,“我相信老板的人品,您直接说费用就好。”
  老板立刻就笑的露出了被烟渍熏的有些发黑的牙齿,对他竖竖大拇指:“先生好眼光!谢谢光顾,盛惠八千块!”
  八千块夷州币相当于华币两千块,这费用不算多,也不算少,普普通通,萧晋也很干脆,从钱包里数出八张一千币值的钞票递过去,又接过伙计开来的发票,然后便等在了修车店门前。
  不一会儿,老板亲自把一辆白色轿车停在他的身前。谢过老板之后,他上车挂档,踩油门离开。
  车是丰田卡罗拉,全世界累计销量最高的三厢车,几乎遍地都是,一样普普通通,毫不起眼。
  开着普普通通的车,离开普普通通的修车店,萧晋就像个普普通通的夷州居家男人一样,不快不慢的行驶在路上,估计就算是交通探头拍到了他,都没人有心思多看一眼。

  按照手套箱里的地图标注位置,四十多分钟后,他把车驶上了城外的半山腰,然后在树林掩映中找到了一栋很是隐蔽清幽的别墅。
  卡罗拉的前挡风明显安装有电子识别系统,车头刚刚靠近别墅的车库,库门便自动缓缓的向上翻起。
  他挑了挑眉,把车开进去,然后下车来到车尾,打开后备箱,冲里面那个被胶带封住四肢和嘴巴的胖子咧嘴一笑:“张家和先生,我们又见面了,你还好吗?”
  其实,昨天胖子张家和把裴子衿的卫生间打扫干净之后不久,就被人给药昏了,直到十几分钟前才刚刚醒转。
  可想而知,当他意识到自己口不能言、手脚不能动、而且眼前还一片漆黑的时候,会有多么的恐惧——他以为自己已经来到了地狱。
  好在长期贩毒的经历早就锻炼了他的神经,没一会儿就从身下的震动和噪音判断出自己正在一辆车的后备箱里,但活着并没有减轻多少他的害怕。
  谁知道自己会被带去哪里?又会有什么在等着自己呢?
  很快,答案揭晓了,车停了,后备箱被打开,眼前出现了一张他最不想见到、同时又最期盼的笑脸。
  不想见到自然是因为昨天那种刻骨铭心的疼痛依然记忆犹新,期盼则是因为中了毒,再过两天就要肠穿肚烂了。
  萧晋掏出刀子割断他手脚上的胶带,问:“自己能爬出来吗?”
  张家和想都不想就点头,但一天一夜的昏迷已经让他手脚酸软,像头猪似的吭哧半天,最后还是翻出来的。
  萧晋没有出手帮忙,拉了张凳子坐在一旁冷眼旁观,待他坐起身,艰难地用仅剩的、还能自如活动的两根手指撕掉嘴上的胶布,才开口问:“知道我们现在在哪儿吗?”

  张家和一边喘息一边摇头。
  “这里是你的家乡,夷州。”
  张家和一呆,下意识的往四周望去,最后视线定格在了一个机油包装盒上,才露出不敢置信的惊喜和疑惑来。
  那包装盒上的汉字是繁体的,华夏只有夷州和香江这两个地方的汉字不是简体。

  “你很聪明,”萧晋点燃一支烟,然后把烟盒连打火机一起丢给他,说,“应该能猜到我为什么带你回来吧?!”
  张家和拿着烟盒想了想,震惊道:“你……你们要抓‘涛哥’?”
  萧晋点头:“别惊讶,那王八蛋既然敢把生意做到我们大陆百姓的头上,我们就不可能轻易的放过他,再说了,夷州本来就是我们的地盘,在自己的地盘上抓毒枭,有什么好奇怪的?”
  张家和脸皮抖动了一下,低头点烟。他就算再傻,也知道这种时候探讨夷州到底算不算华夏的地盘是非常傻B的行为。
  “涛、涛哥几乎是夷州最大的传统丨毒丨品供应商,”半支烟下去,他迟疑着开口说道,“权势熏天,如果我帮你们抓住了他,我……我能得到什么?”
  萧晋眯了眯眼,伸手入怀掏出银针包,然后起身一脚将他踹翻,不等他反应过来,便连续快速的在他头顶和胸腹刺下了足足九枚银针。
  张家和吓得魂都要飞了,一动都不敢动,哆嗦着问道:“裴……裴长官,饶命!我不是在跟您谈条件,我只是想活命啊!”
  萧晋冷笑:“以前看书,经常能看到一句话,说是‘家乡能赐予人力量’,我对此一直都嗤之以鼻,认为和那些骗人的所谓心灵鸡汤是一个尿性的东西,但今天你却给我上了一课,让我明白了自己的认知有多么浅薄,所以,我必须要好好感谢你才行。”
  说着,他屈指轻轻在张家和的胳膊上一弹。
  这一下的力道撑死也就够弹死一只臭虫的,打在人的身上并不比挠痒痒强多少,然而奇怪的事情却发生了,那张家和突然就惨叫起来,声音都喊破了,凄厉至极,仿佛被砍了一刀似的。
  萧晋脸上的笑意更冷了,“真不好意思,你让我体会到了家乡的魅力,我却没办法回报你同样心灵上的美感,所以就只能退而求其次让你感受一下身体的‘五味’了。

  现在你的神经系统已经被我的银针激发出了最大的潜能,哪怕是一只蚊子落在你的皮肤上,也像是一颗豆子打在你身上一样,被你清晰的感受到。
  所以,为了尽可能表达我的感激之情,接下来,我会把你剩下的那两根手指也掰断。人们都说十指连心,想来应该能够证明我的诚意了。”
  张家和骇的眼珠子都快要爆出来,拼了命的摇头:“求求你求求你!裴长官,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饶了我这一次吧!”
  “你错了?错在哪儿了?我怎么不知道?”萧晋一脸的无辜。
  “我……我从来都没见过‘涛哥’,根本就不可能帮你抓到他啊……”张家和眼泪哗哗的往外流,声音中充满了痛苦和绝望。
  萧晋眼里闪过一丝失望,伸手将胖子身上的银针都取了下来。
  很明显,他心里还是奢望着张家和在裴子衿审讯时说了谎话的,因此他才会用银针试探,只可惜,张家和确确实实只是个不入流的小人物,指望从他身上得到惊喜,完全不可能。

  “既然知道自己错了,那你就该明白,不管我们现在在哪儿,我都有的是办法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他坐回椅子上,冷冷地说,“如果你还不信的话,我现在就可以放你走。”
  车库门吱呀呀的向上翻起,风卷着毛毛雨丝扑洒进来,空气中满是清新的泥土味道。
  张家和贪婪的深呼吸几口气,眼里的挣扎一闪而逝,绝望则又更加浓厚了几分。
  大陆很少有这么干净的空气,他确定了此时自己确实身在家乡,但同时也彻底相信了萧晋的话——对方既然敢将自己带回夷州,就肯定不怕自己逃跑,几枚小小的银针就能带给人极致的痛苦,手段简直神乎其神,不乖乖听话的话,绝对会死的很惨。
  “不想走么?”萧晋再次开口,“我警告你,这可是你最后的一次机会,如果接下来你再敢跟我耍什么花招,我保证你会活到寿终正寝,也会痛苦到寿终正寝。”
  日期:2018-04-28 06: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