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331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夫差拔剑自刎,西施亦追随其后,历史也不是没发生过这种事,西施临死之前心中念着的不是英俊的范蠡,而是夫差,那个曾经是她仇人的男人”男子忍不住再三叮嘱道:“不要发生这种狗血的桥段,如果你感觉自己有点无法自拔的时候,就赶紧离开,行么?”
  连城摇头,语气不容置疑的道:“这是不可能的,我心中的恨意怎么可能会让我对他产生出什么感情来?你别开玩笑了”
  连城随后推开车门,男子冲着她摆了摆手离去。
  直到车灯消失在转角,连城才转身回到扎兰,当她路过那间办公室的时候,扭头望了一眼已经紧闭的房门,轻声呢喃道:“可能么?”
  多年以后,一个吐字不清舌头有点大的歌手曾经唱过一首歌。
  “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离不开暴风圈来不及逃,让我不能再想,不能,不能······”
  爱情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来的太快,快到让你措手不及,就像龙卷风一样,等你有所察觉的时候,风却已经把你给刮天了,你想下来,却已发现自己飞的太高了,要么被摔死要么就一直飘着。
  而这个时候,当你想抽身而退时,却已经来不及了。

  也许这个时候的连城对安邦是没有一丁点爱意的,此时她已被仇恨填满了内心,但时间久了仇恨是可以慢慢淡去的,取而代之的也许就是另一种情感了。
  谁也没办法否认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潜移默化之间,仇恨消失情愫却忽然诞生了,爱情的种子在生根发芽的时候你是没办法察觉的,而等你已经觉察到了,却发现,根已经深深的扎在了你的心里。
  除了人的生死难以确定之外,爱情也是无法预估的!
  正月十五之后,年味渐散,大圈的人开始陆续归来。
  总有人新的一年就是新的起点,这话虽然的俗了点但确实有道理,比如对大圈来讲,这个年一过他们真的走了一个新的起点。
  去年,六七个月的时间,大圈从来到香港然后立足,经历了好几把事,有人死了有人进去了,除开这些失败的因素,大圈还算是成功的毕竟他们在香港站稳了脚跟,有了一间酒吧有了走私的生意,也在掸邦聚拢起了一只队伍,有了欣欣向荣的趋势。

  但魏丹青过,大圈努力经营的这些其实对于一个集团来讲还是远远不够的,他们需要一个实体来让他们披华丽的外衣,至少明面不会让人指着他们,这是一群大圈仔。
  九龙城区改造,魏丹青已经盯着有两三个月了,为此他不惜让大圈强行把和兴和给踢出局,甚至把周相晓都给杀了,为的就是有一个能让大圈帮光鲜亮丽起来的机会,如今年一过,三月初春,九龙城的改造已经被立项了。
  大圈人全体归来的几天后,魏丹青在扎兰开了一个包房,让人全都进来了其中也包括不参与刀枪炮事件的曹宇和刘子豪。
  “年前都回家了咱们也没聚,关键是你们大哥那时刚进去,也没心思等灯红酒绿的,这年过完了事也已经都淡了,所以咱们得聚聚了······”魏丹青弯腰从茶几拿起一瓶啤酒,抬了抬后笑道:“来,大家伙干一杯,为大圈的明天,为继往开来”
  “叮!”十来个酒瓶子碰到了一起,众人仰头一饮而尽瓶中酒。
  “啪”酒喝完之后,魏丹青卷了根烟慢慢的抽着,王莽坐在沙发仰头问道:“魏爷,除了喝酒,除了庆祝什么的,你是不是还有事啊?”
  z最?j新{{W`
  “当然有事了,不然我能弄的这么隆重么?”魏丹青抽着烟,语调放缓,慢慢的道:“我刚来大圈的时候,只在几件事发表过法,也出谋划策过,但到底我从来都没在经营大圈给过什么决定性的意见,因为那时我刚来的多了不合适,总得过一段时间才能得到大家的认可,我觉得现在好像是差不多了?”
  王莽呲牙笑了,徐锐和丁建国还有邓锦州他们也都笑呵呵的七嘴八舌的道:“魏爷,大圈离开我们这些武夫谁都行,但唯独离了你就不妥了,你就是我们大圈的定海神针啊,有您在咱肯定是永远都风平浪静的,刘备对诸葛亮是什么心思,那肯定我们对您就是啥样的”
  魏丹青夹着烟卷点了点他们笑道:“捧的有点过了哈,轻点行么?好了,闲扯的事就放下吧,咱们点正事·····你们回来之前我去监狱了下安邦,跟他聊了很久,接下来我的他点过头,现在要征求下你们的意见,在座的人谁都可以发表反对或者认同的意见,明白了么?”

  见魏丹青的这么正式,王莽也都收敛了脸的笑意正襟危坐:“魏爷,您吧”
  魏丹青干咳了一声,背着手道:“你们也知道,年前的时候咱们弄起来一家公司,专门做建筑工程的,一个多月前这个公司的摊子已经支起来了,准备接下九龙城改造的活,对吧?”
  王莽揉着脑袋道:“生意的事别谈了,咱们能聊点打打杀杀的问题么?魏爷,这方面我们真听不懂”
  魏丹青斜了着眼睛道:“我当然不是跟你们聊生意了,我的是公司的事,也是关于你们利益的问题······我跟安邦已经聊过,从扎兰开始,到走私的生意,掸邦的军火还有这家建筑公司,所有的利益全部都整合到了一起,集中成一块股份,然后分成了若干份,在座的每一位都有,你们除了平时每月会拿到固定的薪水以外,年底如果公司盈利,还会额外给你们分红”
  “唰”大圈的人和曹宇还有刘子豪都愣了,那个年代分红这个词对内地人来讲,还是极其陌生的,也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股份制,魏丹青的话对他们来讲就是鸭子听雷。
  魏丹青在年后的时候和安邦曾经研究过,如何系统的把大圈这个组织给规划成一个正规的团体,因为在这之前大圈虽然实行的是军事化管理,但是管理却有太多纰漏了,和和生堂还有和兴和这种已经成型了的社团相比,相差的太远了,大圈成立的早期还不出有什么弊端,但如果往后一旦壮大起来,那缺点就会显现出来了。
  最直接的一点就是,利益如果分配不均,那会引起大乱子的。
  就比如,大圈这些战士每次有事都是冲到最前面的,拿命去拼,流血流汗都是正常的,丢掉性命都是有可能的,但到最后却发现,自己拼成这样,钱却没有赚到多少,那这心会不会凉了?

  战友的感情可以在战场互为生死,但那是一种特定的环境,当从战场下来后,面对切身利益的时候,你却不能再用战友情来衡量了。
  色字头一把刀,钱是万恶之源,这话听起来有点扯淡,但你细细琢磨的话,这就是道理。
  因为钱的事,亲兄弟,父母,朋友都有可能闹掰,其他的关系就自不用了。
  魏丹青和安邦那次聊的时候,的就非常直白,但安邦听完后却惊出了一身冷汗。
  魏丹青道:“为了把这个可能扼杀在摇篮里,所以我提的这个事必须得在年后他们回来时就通过,不然后患无穷啊······”
  安邦当时差点就给魏丹青跪下了:“魏爷,大圈的半壁江山是你给打下来的,这话真真是没有任何的水分啊”
  包房里,魏丹青的话音落下后,众人都集体静默了半天,魏丹青静静的抽着烟也不吭声,给他们足够的时间过滤一下刚才谈的这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