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330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年三十那天,您老要是没什么事,就去我那坐坐,包点饺子喝点酒什么的,毕竟你一个人在香港日子也挺孤单的,是不?”少马爷伸手把桌子的钥匙收了起来。
  魏丹青笑道:“一定,一定的,你们年前年后就好好休息,过完年之后搞不好就有活落到你们身了”
  “这么快?”少马爷诧异的问道。
  魏丹青淡淡的道:“安邦虽然进去了,但是大圈还在啊”

  没过两天,去仰光查探的何征开始有消息往魏丹青这里反馈。
  “魏爷,我打听到了一点消息,给察哈做辩护的是一队来自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律师团队,出庭的一共有五个人,这几人都是注册的律师,可以查得到底细”
  魏丹青听完之后,当即就叹了口气:“既然是能查到的东西,那就肯定没什么用了,因为他们肯露出来就不怕你去查,你查不到的才是有用的,这个为察哈脱罪的人藏的简直太深了,关键的是我们在美国那边一点根基都没有,宾西法尼亚离我们太远了”
  何征问道:“那我这就回去了?”

  “嗯,回来吧,白跑一趟也正常”魏丹青有些颓然的摇头道。
  “魏爷······”何征舔了舔嘴唇,在电话里语气非常淡定的道:“我倒是有个法子,觉得可以试试,成功的几率要比我们查来查去的还要大,只不过可能就是点时间而已,但绝对有把握给这个人弄出来”
  魏丹青愣了下,不可置信的问道:“你还有办法?”
  “呵呵,魏爷,你察哈后面的人谁最了解,谁最知情”何征反问道。
  魏丹青顿了顿,道:“当然是他自己了”

  何征笑道:“那既然如此,我们何必一直在外面没头没脑的乱抓瞎?不如直接从察哈那里套出来,是不更有把握?”
  “唰”魏丹青惊愕的愣住了,半天没有吭声,何征道:“反正邦哥也得进去两年,我回大圈也没什么用,这段时间我就专门研究这个事了”
  “好,好,好,孩子·····辛苦了,你记住等你出来的那天,魏爷亲自去仰光给你扫榻相迎”魏丹青难得的用感慨的语气道。
  随后,何征挂了电话,魏丹青长叹一声:“再给这孩子几年的时间,这又是大圈另一个大师爷啊”

  三天后,临近年关之前。
  缅甸仰光的警方接到线报,准备抓捕一个贩毒的团伙,但是毒贩的反抗非常的强烈最后几乎全都跑掉了,只有一个给该团伙放风的喽啰被抓住了。
  几天之后,何征被捕入狱,在缅甸被判刑,随后被送往监狱。
  而关押何征的监狱,就是金三角大毒枭察哈所在的那一个。
  还有两三天要过年的时候,黄连青和鄢然都去监狱了安邦,没见到他的时候这两个都属于坚强到骨子里的女人,一见到穿着囚服的安邦,两人的眼圈就全都泛红了,泪眼婆娑的隔着玻璃互诉衷肠。
  “熹仔过完年就满十五岁了吧?”安邦不忍直视的从鄢然的脸蛋挪开眼神,着鄢伯熹笑眯眯的问道:“记不记得叔叔曾经答应过你什么?”
  “记得,叔叔要送我去当兵的·····”
  安邦道:“放在几十年前,十五岁的大人都能拿着枪战场了,别把自己当成是孩子,等你莽叔从内地回来,就让他把你送到部队里去吧”
  自从安邦进了监狱之后,连城就搬到扎兰去住了,虽然安邦是因为她的原因而进去的,但大圈的人谁都没有埋怨过她什么,因为就算不是安邦你换成另外一个人见连城被带走的话,也肯定是同样的做法,跟英雄救美没什么关系,主要是大圈的人都太有集体荣誉感了,这源自于他们骨子里的军人情结,注重团队意识。
  这天傍晚,年三十,扎兰没有开门营业,连城独自一人站在楼抱着胳膊静静的着灯火通明的香港夜景,她虽然不是国人没有什么过年应该团聚的概念,但却并不妨碍她触景生情。
  大概临近午夜,当窗外有零星的鞭炮声响传来的时候,扎兰楼下停下一辆车子,一个男子推开车门后下来冲着楼招了招手,连城皱了皱眉,随即走了下来。
  “你这个时候,怎么来香港了?”连城略微有些不满的道:“你不该来香港的,在香港的人越多,就越容易走漏消息”
  那男子怜爱的伸手摩挲着连城的脸庞,道:“我只是想今天过来陪陪你,虽然我们不算是地道的中国人,但往论几辈的话祖籍也是内地的,我记得时候每到中国的春节爸和妈也会和我们团圆在一起庆祝新年,只是这些年你我都在外面也没机会跟他聚在一起了,如今他不在你又独自一人在香港,我怎么能不来你?”
  连城脸不满的神情渐渐淡去,她幽幽的叹了口气道:“这种日子,恐怕以后也不会再有了”
  “车吧,我来的时候见有个餐馆可以吃年夜饭,这个时候大圈的人都不在,随意点不用担心他们······”二十多分钟之后,连城和这个长相略微和她有几分相似的男子来到一家餐馆。

  “安邦被审判的时候,你为什么帮着他话?只要你点头当时在现场见他了人,别是什么崔正文,就是全香港的大律师组团来替他打官司,这个人命案他也赢不了”男子夹着菜送到连城的碗里,语气虽然很埋怨,但却听不出来有多大的怒气。
  “我就是承认他杀了人,他能被判死么?”连城轻声反问道。
  对面男子手中的筷子顿了顿,摇了下头。
  连城接着道:“既然他不能被判死,多关几年少关几年有什么关系?无非就是失去自由而已,但你觉得他会有多大的痛苦么?”

  对面的男子,叹了口气:“那你打算就耗在这里了?”
  “其实,死亡并不是最痛苦的······”连城着窗外,语调平缓的眯着眼睛道:“最痛苦的是,眼睁睁的让他着自己曾经努力得到的一切,忽然之间全部远离了他,却只能眼睁睁的着而没有任何挽回的能力,无助和忧伤才是摧毁一个人最残忍的手段,特别是在他临近崩溃的时候,你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低头着他时,他这个时候才是最痛苦的”
  那男子愣了愣,随后皱眉问道:“那你得要在这浪不少的时间了?”
  连城笑道:“那又有什么关系?在哪里不是生活?在美国和在香港有什么区别嘛?总归都是生活而已,哪里都是一样的,我无所谓了”
  连城和这男子一直在餐馆里直到午夜钟响之后才出来。
  临分别之前,在车里那男子几次欲言又止,直到回到扎兰连城才问道:“你想跟我什么?兄妹之间,还有什么张不开嘴的?”
  男子最终无奈的叹了口气,扭头叮嘱道:“有一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
  连城风情万种的拢了拢头发,道:“你都要出来了,还有什么该不该的?”
  “我希望你最好别把自己的感情掺杂在这场争斗当中去,心一点,这种事很难的”男子十分认真的道:“这个安邦,我虽然没有跟他接触过,但能让黄子荣的女儿都被他所折服,想必还是有点个人魅力的,你心一些千万别沦陷进去”

  “你,你是怕我爱他?”连城失声笑道:“你开什么玩笑,我们是仇人是对手,我怎么可能会爱一个自己恨不得想方设法要折磨致死的男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