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936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点点头准备叫韩稳男离开,不料他却摇头示意自己还想再此多呆一些时日。他告知我,先前来时他已经嘱咐过那飞行员,让他今日夜里在原处等着,我们出去之后他自然会带我们回去。看他的样子,的确是不甘心这样离开。既然不能带走叶翩翩,让他多呆些时日也无妨。他执意如此,我也没有再劝说。
  经过今日之事,叶翩翩对韩稳男的态度有所改变,也没有撵他走的意思。我谢过韩稳男之后,便带着祭祀恶灵走出了村子,但并不打算此离开蓬莱仙境。一来,我想借此机会彻底探查下蓬莱仙境和流波山之间有何联系。二来,麒麟至今下落不明,若不将它找到,我心难安。
  不料,我们刚出了村子便又遇到了先前的白发老者。他背对着我们负手立在不远处,看样子似乎是在特意等我们。我心疑虑,又不敢怠慢,连忙小跑前到了他的身后,拱了拱手道,“不知前辈有何吩咐?”
  白发老者听完我的话,缓缓转过身来,轻声询问,“见到你那位故人了?”
  我不知他此举为何,难不成在这里等我只是为了询问此事?我想不清楚其缘由,只好据实相告。老者听完点点头,轻抚了下胡须,继续问道,“你否是在寻找那畜生?”
  他的话,让我心一愣,不过立马反应过来。老者指的应该是麒麟了,听他的意思,莫非他知晓麒麟在哪儿?亦或是说,他将麒麟抓住了?
  我心思索,既然他脸没有怒色,想必麒麟并没有冒犯他。

  那这么说来,老者应该是想要告知我麒麟的下落。
  想到这里,我连忙应声点头,随即问起麒麟此时身在何处。不料那老者脸露出了喜色,向我摆了摆手,告知我不要再寻麒麟了,它不能跟我离开。
  听到这话,我不禁疑惑。不知这老者是何用意,为何说麒麟不能和我离开,难不成他是知晓了麒麟的用途打算占为己有?但转念想,老者乃是蓬莱仙境之主,若是他真想留下麒麟,大可不必前来告知我。只需要将麒麟藏起来,待我觉得找寻无望之后,我自会离开。
  我思索再三,不清其缘由,随即开口询问老者他此话何意。老者并没有为我解惑,而是双脚腾空而起,朝着远处飞了过去。身影消失的一瞬间,一阵传音响起,“回去吧,日后便知。”
  /bk
  第三百四十八章 远方来电
  听到这个声音,我却是呆在了原地。 原因无他,“日后便知”这四个字,我实在是太熟悉了。
  从最早姽婳在我身边出现,到南宫,再到祭祀恶灵,迄今为止,我都不记得多少人跟我说过“日后便知”四个字,此时这白发老者虽是蓬莱之主,但听到他说这四个字,实在没什么稀之处。我甚至已经懒得猜测其缘由,只思索了一下,麒麟留在这里,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凶险,再者来说,这白发老者实力远在我之,而且此番寻找叶翩翩,他不阻挠的态度也算对我有恩,于是我也不再纠结,转身便准备离开了。

  韩稳男留在这里,我和祭祀恶灵二人往先前来的地方步行而去,不多时,我们便到了先前来处,只是走到这里时,我才意识到一个问题。
  先前来时,我们是靠麒麟打破壁障才闯进来的,此时麒麟留在这里并未跟来,我们该如何出去?
  我有些傻眼,方才跟那老者交谈时,我只顾得麒麟的问题,却是没考虑到我们自己。此时想再去找那老者,可这偌大的蓬莱仙境,我们哪儿找他去?他是大修为之人,可不像叶翩翩那般生活在村落之。
  正思虑间,一旁的祭祀恶灵却是忽然走到前方屏障前,盯着看似一片虚无的屏障看了片刻,然后忽然伸手往屏障按了过去。

  看到他的举动,我心里一惊,连忙便要开口阻止他。在这蓬莱仙境之,巫炁被压制无法使用,祭祀恶灵修为虽高,但在这里,力量确实还不如我。而这蓬莱仙境的屏障威力极大,他贸然动手,说不得便会遭到反击。
  结果我阻拦的话语才刚出口,祭祀恶灵伸过去的那只手却已经穿过了屏障,到了另一边。
  这下我再次傻眼,完全没想到竟会是这个结果。看来这蓬莱仙境应该是难进易出。进来之时有无穷阻拦,想出去却是轻松坦途。
  既如此,我便也不再耽搁,跟在祭祀恶灵身后,一步便跨了出去。到了外面之后,才发现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离我们不远处有一架直升飞机悬停在那里,正是韩稳男留在这里接应我们之人。
  见到我们身影出现,直升机连忙驶了过来,打开了舱门让我们进去。了飞机之后,自然有人问起他家少爷身在何处。我将实情告知之后,那人却是也没再问什么,直接驾驶着飞机返航。
  回到酒店之后,我直接收拾了行李离开,不过却没有回深圳,而是往荆楚之地行去。算算时间,马便要到我与姽婳半年见面的日子了,我自然不会错过。
  说起火神庙,我便想起了当初那个银瞳人,也是商契,次去的时候,并没有见到他,也不知道他是否还在火神庙。前些天我在锁灵塔内遇到王亥时,便想着回头将此事告知商契,毕竟王亥也是他的后世子孙。
  一路南下,路空闲无事时,难免心惦念姽婳,也不知她这半年里过得如何,是否日日青灯古卷,苦等这半年一次的鹊桥相会。
  先前在蓬莱仙境时,看着叶翩翩,我心想到更多的,却是姽婳。

  叶翩翩只能算是我人生的过客,可姽婳不同。从十几岁时,她便夜夜陪在我的床头,年少时我对女性所有的幻想和期盼,全都寄托在她身,再到后来,她领我走如今这条道路,逐渐探索到自己的隐秘身份。可以说,从见面的第一眼之后,我的人生已经跟姽婳纠缠在一起,根本无法分开了。
  若非那所谓的天道阻拦,我和姽婳此时应该早已生活在一起了。当初刚知道那天道阻拦时,我心的愤恨完全无法自抑,到如今,我心里已经平静很很多,但当初发过的誓言却不敢稍忘,脑海里的心念也愈发坚定。
  只是这半年以来,因为前次修为增进过快导致根基不稳之后,我的修为便停滞了下来,许久没有进境。如今又经历诸多事务,无论心性还是根基,都稳固了许多,也到了再度提升自己的时候了。
  当然,修为提升并非自己三言两语便能决定之事,等这次见了姽婳之后,我还是要再做些努力。最起码,泰国那边的太岁,也该去见见了。
  心里思索着这些,不知不觉间,我们已经到了神农架林区。此时夜深,景区自然已经关门,我和祭祀恶灵下车之后,飞身而起,一路疾行,不多时,便到了火神庙外。
  或是近乡情怯,看着眼前隐没在黑暗的火神庙,我心略有几分忐忑,沉默的站在那里,许久之后,才吐了口气,抬脚跨入。
  火神庙内,一片寂静,赤色平台,朱红座椅依旧竖在面。只是殿内空无一人,商契也没有出现。此时离姽婳出现还有数日时间。我也没有着急,让祭祀恶灵自便,自己则是到了卧房开始打坐。

  日期:2018-04-28 06: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