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240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完这几句话之后,童戚振再次看向车队的背影,随后自言自语的说道:"我是为了冯干里来的金陵,你们又是为了什么来的?"泗水号的车队离开了金陵城之后,吴勉、归不归他们几个人、妖也再没有出现过。好像他们真的跟着泗水号的马车离开了一样,不过童戚振就当他们没有离开金陵,依旧和自己的弟子隐藏在城中的一处民居当中。
  三天之后,乔装成了一个五六十岁老汉的童戚振从隐藏的民居当中出来,来到了金陵城知府衙门门前,向门口的衙役打听这里一位叫做冯志鸣的刑名师爷。从衙役的口中得知这位冯师爷已经三四天没有看到了,前天老爷发了火,派了衙役去冯师爷的家中找人,冯府的下人们说,自家的老爷三天之前出门之后便再也没有回来。
  得知化名冯志鸣的冯干里已经失踪了三天,童戚振心里有一丝不详的预感。在回到藏身之处的路上,看到了几天之前归不归派人在大街上划出的问天楼暗语。童戚振师徒进城之后,便得知吴勉、归不归他们也在金陵城中。当下一直龟缩在藏身之处没敢出来。故而这图直到现在才看到……回到了藏身之处之后,童戚振对着自己的弟子说道:“我们来晚了一步,冯干里现在应该已经落入了吴勉、归不归的手里。当初他们和问天楼斗的不可开交,这冯干里落入他们手中凶多吉少。”

  “那么师尊要找的那件天才地宝呢?也落入他们之手吗?"听到自己师尊说到冯干里八成已经死在了吴勉、归不归手里的时候,何欢有些不知所措。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没有章法的问道,弟子有一计策,我们在海上拦截泗水号的船,劫持了刘喜、孙小川之后,让吴勉用那件宝贝来换……”
  童戚振的名字虽然直到现在还没有出现在格杀令上,不过他也不敢靠近泗水号的码头,更不敢出海寻事。一旦碰到被徐福大方师派回陆地的方士,只要是广义、广信的任何一人,自己就等于是自投罗网了。
  不过在自己弟子面前,童戚振却不能明说:“吴勉、归不归是什么样的人?你只要说出来那件天才地宝的名字,他们俩便知道我要做什么了。刘喜、孙小川背后是大方师,你这是想让大方师亲自回到陆地吗?”
  看到自己这弟子知道说错话,开始默不作声。他又继续说道:“不过好在他们俩还没有离开金陵城,既然吴勉、归不归准备给我设局。那到不如我自己出来见他们一面。何欢,你的胆子大吗……”
  和童戚振猜测的一样,吴勉、归不归此时的确在金陵城中。自从那晚斩鲲的异动之后,他们俩算到应该是童戚振到了金陵城。这些年这个人到处纵横捭阖,在地府、妖山和汴梁皇宫当中都曾经出现过,这个时候出现在金陵城,应该不会只为了来暗算他们的。
  原本归不归以为童戚振是冲着刘喜、孙小川哥俩来的,不过想到两位东家背后是他绝对不敢招惹的徐福大方师之后,归不归有了另外一个推断,童戚振是来金陵城见另外一个人的。现在这里有两位够资格让他亲自跑一趟的,一位是金山上的广悌。不过那位女方士见到童戚振之后,八成会对他下杀手。
  如果不是广悌的话,那就只剩下一个冯干里了,他们俩不知道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当下,虽然知道不大可能,不过归不归还是请吴勉施展幻术,让外人看到自己四个人、妖已经跟着刘喜、孙小川的车队一起离开。等着看童戚振会不会在他们`离开`之后露头。
  不过一连过了三天,却始终不见这个人出现。归不归明白童戚振已经看穿了自己的把戏,现在这种局面只能继续和他耗下去,等着童戚振出现一点纰漏,自己便可以抓住机会抓住这个人。
  到了第四天中午,乔装在大街上闲逛的归不归突然在一处酒肆门口发现了方士一门的相见暗语。这是当年方士一门第一次崩塌的时候,广仁创出来的暗语,用来方便散落世间的方士们联络。虽然没有告诉这个老家伙,不过后来归不归还是猜出来了这暗语的意思。
  这次归不归看到暗语的意思是,有方士路过金陵,如果城中有同门的话请出来相认。当下老家伙将暗夜抄了下来,送到了吴勉那边,向这个白发男人解释了暗语的意思。
  “什么时候童戚振的胆子这么大了?他这算是自首吗? ”听到了归不归的话之后,吴勉将手里的冥人志合上,随后对着老家伙说道:“怎么沉不住气,他想要做什么?”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应该是见一面谈谈条件吧,他应该是猜到了冯干里落在我们的手上。冯干里的性命不在他的眼里,童戚振想要得是冯干里身上的某件天才地宝。或者是他`以为’应该在冯干里身上的宝贝……”
  “老家伙,你把老子绕晕了。"这个时候,百无求凑了过来,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什么叫`以为`应该在冯干里身上的宝贝?”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冯干里囚禁了离墨这么多年,为了什么?谁都知道这个冯干里曾经是问天楼的四楼柱之一,还是和楼主关系最好的。现在问天楼垮了,楼主和其他的楼柱基本上都死绝了。如果不知道离墨这件事的话,谁都会以为问天楼的宝藏会在冯干里的手里。”
  “老家伙你是说这次童戚振也想左了? ”百无求大概是听明白了,当下二愣子抓了抓自己的头皮,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等一下……老家伙,这次童戚振好像是蒙对了。这转了一大圈,问天楼的宝贝不还是落在你的手里了吗?这个是他蒙的吧?要真是他算到的,那这个人也太厉害了。老子想起来身上就发麻。”
  “就算不蒙他早晚也会知道,这个时候离墨八成开始用泗水号来散播消息了。”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苦笑了一声。随后对着吴勉说道:“动手要快点了,早点取出来宝藏交到徐福手上。要不然后面是无穷无尽的烦恼。”

  当天傍晚,还是在归不归发现暗语的酒肆门口,又发现了第二个方士一门的暗语。根据这句暗语的提示,上面请金陵城的方士来城东的客栈相见。
  就在吴勉、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在吃晚饭的时候,一个身穿方士服饰,二十来岁有些清瘦的男人来到了客栈的后院当中。冲着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行礼之后,说道:“方士何欢奉了家师童戚振之命,前来拜望几位……”
  说话的时候,他从怀里面摸出一只小小的锦盒,放在了吴勉、归不归面前的桌子上,说道:“这是家师送给几位的礼物,小小心意还望几位笑纳。”
  “你师尊还是那么客气,当初他的狐狸尾巴还没有露出来的时候,老人家我还以为福徐身边就他一个好人。”说话的时候,归不归伸手将锦盒打开,里面是一块通体赤红的玉石。看到了玉石时候,老家伙直接将它放入了自己的怀中。随后笑眯眯的继续对着何欢说道:“你师尊有心了,随随便便一个小心意便是天血石,要是真的送份大礼他还不送一支帝崩?就算是仿的,老人家我也心满意足了。”

  日期:2018-06-28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